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英開放18歲以上打疫苗 逾72萬人預約創紀錄

熱帶風暴克勞德特席捲東南部 12死

偷雞不著蝕把米(上)

黛安∕圖
黛安∕圖

2012年年底,清晨的聖荷西一片昏暗,颼颼冷風伴著濛濛細雨使勁地敲著窗。到了上午九點半,預約洽談的人抖擻地推開律所的門進來,來人是個個子不高的亞裔女子,她一頭利索的短髮,一副微胖的身材,一眼無奈的茫然,年約四十多歲,是在凱撒醫院工作的護士,名叫愛蘭。

愛蘭出生於一個普通的工薪家庭,父母親從菲律賓移民過來後就都在本地政府的機關裡工作,家中有兄弟姊妹八個,她排行老三。中學時,少女懞懂的她在一次同學家的私人舞會中莫名奇妙地懷了孕。剛開始只想著怎麼對父母隱藏這個祕密,一直到被父母發現她隆起的腹部,要做人工流產已太晚。後來,愛蘭生下了一個女兒黛西,自此之後她在家中就一直被父母和兄弟姊妹數落。

高中畢業後,性格要強的愛蘭,沒有像同齡的女孩一樣,把大把的光陰花在梳妝打扮上,而是埋頭苦讀希望成為一位有執照的註冊護士。她一面讀書一面去麥當勞打工,還一面儘可能地自己帶女兒。終於,在她二十五歲那年拿到了大學的文憑,並且考上了註冊護士的執照。加州的護士職位一直緊缺,愛蘭正當年輕精力充沛,馬上就被當地的一家大醫院錄用為住院部護士,有了份不錯的收入。既吃苦又上進的她,在半年的努力後,在醫院的職位已經相當穩定,在工作上也如魚得水。

一天,醫院住進了一位車禍後嚴重肋骨骨折的病人班滕。班滕的身材高挑,光亮的長髮下有一張帥氣的臉龐。他是個富二代,也是家中的獨苗,平時不務正業,大部分時間不是在琴房裡拉大提琴,就是在高爾夫球場揮小白球。他喜歡拈花惹草處處留情,「花花公子」正是他在朋友圈裡的綽號。班滕十五歲那年,還在高中的他愛上了同班同學麗娜,高中還沒畢業,兒子梅森就已經出生。等高中一畢業他們就在雙方家長的督促下完婚。可是他們的婚姻沒有走得太遠,梅森五歲那年,麗娜實在忍受不了班滕在外面不斷出軌,毅然提出了離婚。班滕的父母認為麗娜畢竟是他們寶貝長孫梅森的母親,為了不讓離了婚的麗娜把梅森帶走,就出面為麗娜在家附近買下了一棟兩房一廳的小房子,這樣他們可以隨時就近去探望孫子。不安分的斑滕,自從和麗娜離婚後,又交了兩個女朋友,分手時也都是各送了一套小房子了事。

隨著住院的時間久了,愛蘭被班滕長相和身家深深吸引。班滕病癒出院後,愛蘭為了能再見到斑滕,就毛遂自薦去他家為他做居家護理。此外,為了更瞭解班滕,她只要一有機會就會跟蹤他。很快地,愛蘭就發現斑滕身邊時常有不同的女人出現,愛蘭心裡打起了算盤,想要得到斑滕的心,讓自己成為他生命中的唯一。於是,她付錢把女兒託付給母親撫養,這樣她才能無後顧之憂。她必須設法趕走班滕身邊的女人,班滕這個財貌雙全的男人,她要定了。

首先,她需要一個可以時常接近班滕的機會。不久之後,這個機會自己跑上門了。原來,班滕的父親維特病了,經過檢查確診為胃癌晚期,並且已經轉移到淋巴,需要盡快住院治療,才能保住性命,也需要做好護理和復健,才能恢復正常人的生活。這時,斑滕想起不久前才住過的醫院和曾經精心照顧自己的護士愛蘭,於是他聯繫到愛蘭,請她幫忙安排。

這樣的天賜良機,愛蘭二話不說就立刻幫班滕的父親辦理了住院手續。維特住院期間,愛蘭對他無論是手術、化療,到後來的護理都是貴賓級的照顧,大到進手術房,小到每天的進食排尿,愛蘭都鉅細靡遺。經過了治療,維特脫離了危險,進入了恢復期。手術之後的兩年裡,維特的病曾多次復發,也多次進出醫院。只要維特在院的期間,愛蘭每天工作中的大部分時間都在照顧著維特,這讓維特這一家老少都覺得生活中越來越離不開愛蘭。班滕家裡雖然已經請了兩個保姆,可是班滕的母親溫蒂嫌棄她們既沒有醫療知識又粗手粗腳的,便不放心讓她們來照顧維特,老爺子更是除了愛蘭以外,不准別人碰他一下。

班滕看在眼裡,他意識到家中父母都老了,需要像愛蘭這樣有愛心有體力又懂護理的人,他開始對愛蘭從以前的愛理不理到後來的萬分感激。他心中認為如果他娶了愛蘭,那她將會更加忘我地照顧自己的父親,於是他把這個想法告訴了父母,父母見兒子長大了也懂事了於是一家人坐下來把話談開了,決定讓班滕娶愛蘭為妻。同時,兩老因為年紀大了,怕不知啥時就會離開這個世界,就思考怎樣來保護他們為這個家辛辛苦苦所攢下的財產,不會落入外人的手裡,於是做了一個遺囑。

不久,班滕就向愛蘭求婚。人生最美的事不外乎是心想事成,這對愛蘭無疑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雖然經過了自己的精心策畫,但最終的選擇權還是在班滕這方,既然班滕主動提出,她就順水推舟地答應了。就這樣雙方開始籌辦婚事,班滕的父母砸下了二十萬美金為兒子和新媳婦舉辦了一場盛大的婚禮,並且重新裝修了他們將要一起生活的豪宅。婚禮當天,他們早上在美輪美奐的教堂舉行婚禮,下午在附近的公園舉辦露天大派對,晚上再到酒吧狂飲。當天,他們成了閃光燈和眾人目光的焦點,這種上流社會的氣派和光環,讓愛蘭整顆心都飄了起來,她認定自己就是這個世界上最最幸福的女人。

婚後,愛蘭名正言順地住進班滕家的豪宅,她不敢相信自己已經成為這個家的女主人,猶如麻雀變鳳凰。但愛蘭深知這個婚姻就是一個交易,為的是交換她豐富的護理經驗和她與醫院之間的關係。為了維繫這個婚姻,她做了一個選擇,那就是放棄在家做少奶奶的機會,還是繼續她在醫院的工作,同時盡力將維特的護理做好,並且主動把自己的薪水交給班滕管理,她認為這樣以小博大是穩賺不賠的買賣。

她的付出的確也觸動了維特,他常對愛蘭說,以後等他過世了,家裡所有的財產包括名下十幾棟房產都會留給他們夫妻倆,他還常常為愛蘭購買名牌手錶、包包、衣物等奢侈品。維特的言行讓愛蘭吃了定心丸,相信她的計畫已經成功了一半。為了更進一步抓住班滕這一家人的心,她還主動挑起了斑滕家的擔子,不管事情大小,裡裡外外,她都全包了。

一天,班滕突然肚子疼得在床上打滾,掛急診送去醫院,掃描後竟然發現他的十二指腸長了東西,經過幾天的詳細檢查,被確診為腫瘤。原來,斑滕早就常覺得肚子不舒服,小便也一直紅紅的,但因為不痛不癢,就以為沒什麼關係。溫蒂為兒子操碎了心,流著淚說還指望班滕和愛蘭可以再給他們家添個孫子或孫女的。接下來的腫瘤切除手術還算順利,但是化驗結果卻發現是個惡性腫瘤,而且也已經轉移到周圍的淋巴。正準備開始安排班滕做化療的時候,班滕術後的大出血又差點要了他的命。不想屋漏偏逢連夜雨,維特的病情本來就不穩定,加上兒子突染惡疾,一急之下,救不過來就離開了人世。這家人的生活到此算是亂了套,班滕在化療中身體弱不禁風,溫蒂本就不管事而且年紀也老了,家中的重擔就落在愛蘭的身上,辦告別式或買墓地都離不開她。

等到老爺子入土為安,班滕結束化療之後就在家專心療養,一方面病怏怏地掌管家裡的經濟大權。維特留下的十幾棟出租的不動房產和他在醫藥上的專利,每年都有不菲的收入。愛蘭心想,這個家現在是班滕做主,班滕常常心有餘而力不足,那就理所當然地變成她做主。看上去這個家的確就全靠她在支撐著。愛蘭就把自己的女兒也帶到這個家中一起生活。

日子這麼一晃過了三年,班滕的癌細胞又轉移了。愛蘭以無法同時照顧班滕和溫蒂為藉口,把常回來探望且準備長住的班滕兒子梅森和溫蒂,一同請去斑滕的前妻黛西那兒,說是這樣溫蒂可以受到黛西和梅森比較周全的照料。當然愛蘭定期會去黛西家給溫蒂打針送藥,帶溫蒂去醫院做身體體檢。又是兩年過去了,最終班滕的癌細胞還是控制不住,轉移到了骨髓和腦子,班滕的日子顯然已經走到了最後。(上)(寄自加州)

➤➤➤偷雞不著蝕把米(下)

腫瘤 加州 癌細胞

上一則

與布列松談瞬間

下一則

萬鑫鑫的陶藝課(二二)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