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台本土確診增175例、19死 新竹增10例長照機構染疫

仇恨犯罪?舊金山94歲華裔婆婆遭砍 臀腿多處刀傷

伸張正義靠自己

2020年11月底,我母親因為血壓過高發生小中風,幸好緊急送醫治療沒有大礙。第二天我接到醫院通知,要我攜帶病人需要的衣物用具送去醫院。到了醫院前台,服務人員告訴我護士會馬上下來。去過醫院有經驗的人都了解所謂的「馬上」通常意味要等上二十到四十分鐘左右,因此我就站在大廳一角靜靜等候。

等了沒兩分鐘,一個非裔女警衛蜜雪兒突然過來,用極不客氣的口氣喝令我去外面等。我向她解釋來龍去脈,但蜜雪兒用「防疫程序」這頂大帽子叫我立刻出去。我便退到了介於大廳與外面的中庭裡。已經十一月底的冬天,外面北風緊,很冷,至少中庭有空調,我就在中庭的凳子上坐下來等。約一兩分鐘後,蜜雪兒出來在中庭插腰對我大叫 “ You need to wait outside. OUTSIDE!!”

最後退到大樓外面的我越想越憤怒,回到大廳,告訴蜜雪兒我要和她長官通話。她撥了她長官的分機,並稟告長官說有人不聽指揮。我接過電話後,告訴這名長官拉摩爾,就在三個月前,我也曾來這間醫院送住院朋友慰問卡片與鮮花,等護士下來拿時,我都在大廳等候,毫無問題,為什麼今天來送病人需要用品,竟一而再再而三地像趕狗一般地被趕出去?我當然理解醫院需要採取防護措施,但三個月前後的待遇不同,顯然在執行防護上有前後不一致的矛盾,更不用提在態度上的凶惡與霸凌。

拉摩爾在電話上陳腔濫調地重申病毒防疫的官話。我只好重新出去外面等,約再十分鐘,護士才終於出現拿取物品。

真的是因防疫需要而採取這樣嚴厲的防範措施嗎?還是措施因種族性別有執行上的不同?蒙受莫名恥辱的我決定要來做個實驗。

就在當天下午,醫院通知說老母病情已在控制範圍內,可以來接出院。我帶著我的白人老公,事先說好進了大廳後,他去量體溫確定正常就走開去大廳一角站著,我則出示證件登記然後上樓去接老母。約半個鐘頭後我和老母下來回到大廳,老公看到我們來了就從大廳的沙發上站起來。大廳有兩名警衛,但蜜雪兒已經下班了,是不同的警衛。我大聲問老公,這過去三十分鐘內可有任何人過來質疑他來幹嘛,然後叫他出去醫院外面等?老公聳聳肩說沒有,不但沒有,他還可以在沙發上讀報紙。那外面中庭呢?有兩名西裔人士也是手拿一些包裹坐在凳子上,等家屬下來拿東西。

這時候我請前台再度幫我轉接拉摩爾,我叫拉摩爾出來大廳跟我解釋這是怎麼回事。

早上拿防疫這頂大帽子堵我嘴的拉摩爾出來後便期期艾艾地無法為前後的矛盾自圓其說。我對著拉摩爾火力全開,痛切指責醫院警衛在執行程序上顯然有重大的種族歧視,身為警衛組長竟然放縱部門員工公然對病人家屬如此霸凌,可恥可憎!

光是痛罵拉摩爾還不解氣,回去後我寫了個電郵給醫院的公關,陳述重點包括:

一、因為病毒肆虐,所以各醫院有防疫措施可以理解,但是為何同一家醫院在執行程序上前後不一致?有時候可以在大廳等,有時候就不行?難道是端視警衛心情好壞?再來,警衛為何看到黃皮膚的亞裔就一路追殺趕到大樓外面才罷休,其他黑白西族裔都沒事,還可以坐在大廳沙發上看報紙半個鐘頭都無人聞問?

二、有家人在醫院住院已經夠煩悶憂心,家屬前來醫院,警衛有必要如此態度凶惡地對待家屬嗎?我又不是恐怖分子,為何從大廳被趕到中庭還不夠,一定要把我趕到外面去?醫院警衛可以視家屬如糞土嗎?還只是因為我是討厭的「中國人」?

我在電郵內警告醫院,不要把這封電郵視為普通的抱怨,如果醫院方面不進行調查給我個交代,我會繼續上訴到郡政府和州政府。醫院在三天內很快地回信,並打電話來向我致歉,蜜雪兒也遭到申誡。

有人會說蜜雪兒遭到申誡又怎樣,不痛也不癢。但是,下次蜜雪兒在醫院再度看到亞裔家屬或病人,想要再上前逞威風,她應該會有所忌憚——原來不是每個亞裔都是不會說英語的啞巴,原來也有亞裔會投書管理部門討公道。

柿子挑軟的吃是人性的惡習,遭遇不公待遇,無論是言語上的破口大罵,或者是肢體上的毆打搶劫,得靠自己跨出第一步,或者致電給管理階層,或者報警留下記錄,甚至自己備好自衛性工具以防攻擊。想要依附在其他族裔的「平權」活動來沾光,只是癡人說夢。若是隱忍不語,不採取任何行動討回公道,更是姑息養奸。(寄自馬里蘭州)

蜜雪兒 防疫 亞裔

上一則

海岸春遊

下一則

夢想的推手 貝殼放大林大涵 群眾集資送台灣火箭上太空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