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美國女排3:0勝出 中國小組賽吞二連敗

防美中關係失控 王毅設3底線

羅密歐與茱麗葉的前世今生

羅密歐在朱麗葉墓中。(圖∕Frank Dicksee, 1853-1928)
羅密歐在朱麗葉墓中。(圖∕Frank Dicksee, 1853-1928)

有這麼一個故事。在義大利的西耶那城有位英俊的望族青年馬里歐托,和一位秀外慧中的淑女季阿諾莎相愛,祕密結了婚,只有馬的弟弟知道這個祕密。婚後不久馬在街上遇到他的仇敵,開始是惡言相向,繼之動武,馬失手打死了對方,被判驅逐出境,如在西耶那現身則會被處死。馬無奈只好投奔在亞歷山大城(埃及)的叔叔尼克羅,等將來有機會回家。他和愛妻只靠魚雁往返,聊慰相思。

留在西耶那城的季阿諾莎被父親逼迫要嫁給一位門當戶對的青年,絕望中她求助於替他們主持婚禮的修士。修士給她一瓶安眠藥水,喝下後會沉睡三日如死,同時她遣人送信給丈夫告知這個計策。她下葬當天的午夜,修士把她偷運出來。三天後她甦醒,偽裝成修士,趕往亞歷山大城和丈夫團圓。不料因為風向和其他原因,船誤了期,抵達目的時已是幾個月後。她的信使所乘的船又不幸遇上海盜被殺。而馬的弟弟通知嫂嫂死訊的信已先到達了。馬里歐托見信後傷心欲絕,不告而別,獨自化裝為朝聖者潛回西耶那,直奔愛妻之墓,淚如泉湧,痛不欲生。入夜後,他帶了工具打開墳墓想再見妻子一面,卻被發現送官。起初人們還以為是盜墓賊,後來有人認出他是馬里歐托。他坦承不諱,被判斬首。

季阿諾莎到達亞歷山大城卻沒見到心上人。尼可羅對她說馬里歐托聽到她的死訊後就離開了。尼可羅陪她回到西耶那,到達後發現三天前馬里歐托已經被處死。季阿諾莎哭得死去活來,經尼勸解後祕密地進入最嚴格的修道院。但不久後她因極度悲傷拒絕飲食而去世。

這個故事是否聽來有些耳熟?不錯,這就是莎翁名劇《羅密歐與茱麗葉 》的前身,是義大利薩勒尼塔諾(Masuccio Salernitano,  1410-75)的五十篇短篇小說集中的第三十三篇。據他所言,這是 1303年發生的真實故事。這個故事雖然動人,卻有一不合理處:兩人既然都出身望族,為何不明媒正娶?波托(Luigi Da Porto, 1485-1529)後來將它擴展為小說《兩個高貴愛人的故事》(1531 出版)時就改正了這點,把兩家變為世仇,因此男女主角只能祕密結婚。此外,主角也改名為羅密歐與茱麗葉,地點改為維洛那(Verona),結尾也略有變動——茱麗葉在羅密歐死前醒來,見到他死去後才自盡。科爾特(Girolamo de la Corte)於1594發表的《維洛那故事》裡不但收集了這篇,還聲明它是十四世紀初在維洛那的真人真事,並且自稱曾親眼見到這對情人的棺木,不過其言不可信。

無論是發生在哪個城,這個故事都很受讀者喜愛,後來被義大利作家班德羅主教(Matteo Bandello,  1480-1562)收集入短篇小說集(1554),並且添加了幾位多彩多姿的陪襯人物,包括急躁好鬥的茱麗葉表哥提拔特,羅密歐的好友——風趣的墨枯修,也加入了著名的陽台訴情一景。很重要的是他提到了羅密歐的年齡是二十歲。班德羅有不少故事後來被改編為舞台劇,莎士比亞的《羅密歐與茱麗葉 》、《辛伯林》、《第十二夜》等都在此列。

故事先被譯為法文,傳到英國後,詩人布洛克(Arthur Brooke)改編為長詩。最後「集大成」的作品毋庸贅言自然是莎翁的名劇。莎翁當時只有三十歲,在他生花妙筆下,不止是男女主角,連提拔特、墨枯修、茱麗葉的乳母,也都個性鮮明,活靈活現。此劇自問世之時已極受大眾歡迎,這不但是因為殉情故事淒美動人,也因為情節和人物具有真實性。這類「被禁止的愛情」造成男女主角喪生的悲劇,翻開文藝復興時代的書,如《十日談》,就能找出不少。距離維洛那不遠的波隆那(Bologna)十三世紀也會發生過類似事件——兩個仇家的兒女相戀並祕密結婚,被女方家人發現,殺死了男孩。女孩悲憤之餘,吊死在自家窗前作為抗議。近期比較轟動的事件則是塞拉耶佛(Sarajevo)的一對戀人,信基督東正教男孩Bosko和穆斯林少女Admira,兩人因知道結合無望而私奔,但在塞城被圍捕(1992),並在城外橋上雙雙中槍身亡,死在彼此懷抱中(1993)。其實,即便廿一世紀的今天,極端保守的國家如印度、巴基斯坦、阿拉伯國家等地,這類的悲劇並不罕見,只是沒有被西方媒體挖掘出來罷了。中國古代因傳統禮教約束,類似故事較少,最出名的殉情故事《孔雀東南飛》的焦仲卿和劉蘭芝是在婚後發生的。

為了使劇情緊湊,高潮迭起,莎翁把幾個月的時間縮短到四、五天。如果羅密歐在茱麗葉生日舞會中一見鍾情是星期一,當夜羅密歐即潛入朱家和陽台上的意中人互訴衷情,訂下婚約;次日即祕密成婚,婚後當天就因提拔特殺死好友墨枯修而將之殺死,因而被驅逐出境。羅密歐離城前夜潛入茱麗葉臥房,一夜纏綿後依依不捨地離開(星期三)。不久朱父進入,逼她出嫁。茱麗葉服藥假死,次日(星期四)下葬,羅密歐聞訊趕回殉情。這些一氣呵成的情節使戲劇絕無冷場,但是觀眾不免會覺得男女主角太急躁衝動了些,我想這也許是莎翁把男女主角年齡降低為只有十四歲左右的少年的原因吧。

《羅密歐與茱麗葉》的舞台劇、改編的電影、音樂、芭蕾、在各國都極受歡迎,以致於羅密歐與茱麗葉成為全世界殉情男女的代稱。但是有個問題,十四歲的少年很少能擔綱演出莎劇,所以在舞台和電影中扮演男女主角的演員年紀比書中年齡至少大一倍,甚至兩倍(李斯廉.霍華演羅密歐時是四十六歲),直到1968年,義大利大導演澤佛瑞里(Franco Zeffirelli, 1923-2019)才終於把男女主角還原到莎劇中的少年。澤佛瑞里不愧是影壇奇才,貫穿全劇的青春少年活力,純潔動人的愛情,真實確切的義大利文藝復興背景都可圈可點,幾位重要配角的演出也深植人心。以往影劇中的茱麗葉多是冰清柔弱的金髮美女,如童話中的公主,但是澤佛瑞里的茱麗葉是個活潑堅強的黑髮女孩。事實上也是如此,喝下安眠藥被葬在死人墓穴中需要相當的勇氣,劇終時拿刀自刺豈是柔弱女子做得到的?此片實是筆者心目中的《殉情記》經典。

法國作曲家古諾(Charles Gounod,  1818-93)自從因《浮士德》(1859年)享譽國際後,但之後連續三部歌劇,都沒能有亮眼的成績。幾次失敗後他終於想到了改編莎劇《羅密歐與茱麗葉 》,這個故事最適合他擅長的浪漫抒情音樂。歌劇(同名)1867年在巴黎首演,立刻轟動全市,正巧當時世界博覽會在巴黎舉行,國際觀眾蜂擁而至,不久歐洲各國競先上演,受歡迎程度至今不衰。其音樂最出名的一曲是茱麗葉在生日宴中唱的一首花腔圓舞曲,在演唱會中常會聽到。此外貫穿全劇靈魂的四首男女高音二重唱也非常動聽。

歌劇相當忠於原著,不但前三首二重唱(舞會相遇,陽台傾訴,離別前的難捨難分)都保留了許多莎劇的原文。因受時間限制,歌劇一般會對原劇大幅刪減,此劇當然也不例外,次要人物如羅密歐的父母和茱麗葉的母親被全刪,乳母只剩下幾句唱詞,有趣的是歌劇反而增加了一角——羅密歐的書僮。最重要的改變是讓茱麗葉在羅密歐毒發前醒來,如此男女主角可以有一曲最後的二重唱。羅密歐在墓中服毒後發現愛妻甦醒,驚喜交集,和她歡欣地互訴衷腸,但是不久即毒發倒地,他承認自己已服毒,神智昏迷時喃喃地重複茱麗葉在新婚夜說的句子:「聽!那是夜鶯在石榴樹上唱歌呢!」茱麗葉絕望地拔刀自刺,但身體的劇痛並沒有使她哀傷:「啊!這是多甜蜜快樂的時刻,能和你一起離開世界。我們再次擁抱吧,我愛你!」二人在擁吻中死去,音樂達到高潮時幕緩緩落下。

莎翁在劇終時曾說,羅父會造一座茱麗葉的金像,這自然是莎翁的杜撰。不過維洛那還真有一座茱麗葉的銅像,就在茱麗葉「故居」前方。事實上這是個假古蹟,就連最引人遐思的陽台都是1930年代當地人在博物館儲藏室裡找出一個古代石棺槨,拆開粘上去的。人們雖明知是假,每年仍有數千封信寄給茱麗葉,維洛那不但派有專人收信,每年還選出最佳信件作者,並邀請他在情人節時到維洛那參與盛會。茱麗葉在歷史上是否存在並不重要,因為她已經永存在每一個戀人的心中。(寄自伊利諾州)

羅密歐和朱麗葉的新婚夜。(圖∕Frank Dicksee, 1853-1928)
羅密歐和朱麗葉的新婚夜。(圖∕Frank Dicksee, 1853-1928)
陽台相會。(圖∕Frank Dicksee, 1853-1928)
陽台相會。(圖∕Frank Dicksee, 1853-1928)

義大利 歌劇 舞台劇

上一則

那件花襯衫的下落

下一則

Gucci「Archetypes原典」展覽登場 看照片也過癮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