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台新增本土確診132例、8死 陳時中:疫情緩坡下降

加州15日迎接重開 8項防疫須知要注意

模範少數族裔的省思

亞裔美國人多半篤信「溫良恭儉讓」的美德,認為「吃虧就是占便宜」。這究竟是「EQ」高還是「阿Q」行為?則見仁見智。

在美國「種族歧視」談判桌上,目前一邊坐著一排白人,另一邊坐著一排非裔和拉美裔人士,他們並未替亞裔安排座位,甚至很可能根本就沒寄出邀請函給亞裔。即使收到邀請函,亞裔代表也可能選擇不出席。過去在「種族歧視」議題上,亞裔扮演的角色,不是「超人」,而是「隱形人」。

亞裔是否並未受到種族歧視呢?當然不是。或許,亞裔所受到的歧視,並不像非裔和拉美裔那麼嚴重,很少有亞裔在馬路上被警察鎖頸壓倒在地,半夜開車也很少突然被攔截下來進行臨檢。亞裔只要「危區不入、亂區不居」,也不太會遭人白眼,或被罵「滾回去」。

但是,除了林書豪,在美國,你見過別的亞裔籃球、足球、棒球、橄欖球明星隊員嗎?他們不是白人就是黑人。除了李安、成龍,你在美國見過多少亞裔的導演和演員呢?美國有亞裔的搖滾樂歌星嗎?

在美國,有些人視亞裔為「模範少數族裔」(Model Minority),這個說法從上世紀八○年代開始就在各大媒體上廣為流傳。人們根據統計數字,認為:亞裔美國人教育程度高、經濟狀況好、犯罪率低、家庭穩定。日常生活中,基本上低調,刻苦耐勞、勤奮努力,並且不找麻煩、不爭權位,堪為全世界「受歧視者」的表率。

而不爭權位,並非表示不想要權位,可能是明知難爭取,乾脆看開一點,故作大方。這是美國亞裔最可愛、也是最可悲之處。

「我喜歡有色人種」

我到美國留學之前,閱讀過一些描寫海外生活的書,有散文,也有小說。其中提到一般人對各族裔的刻板印象,非裔的形象受到最多扭曲。

有一篇文章,作者夜晚走在紐約市路上,人生地不熟,誤入非裔社區,他提心吊膽,很怕遭到搶劫。突然,背後有人拍他肩膀,他趕緊回頭一看,是個高大黑人。那人向他說:「這一帶治安不太好,那邊是地下鐵車站,你最好趕快搭車離開。」

另一篇提到一位美國房東老太太,喜歡叫經過客廳的中國留學生陪她聊天。她常說一句話:「我喜歡有色人種。」有一次,作者被她叫住聊天,中途她又說出那句名言,作者實在氣不過,指著自己的襯衫問她:「這是什麼顏色?」她說:「白色。」於是作者說:「白色也是一種顏色,不是嗎?」但作者回到房間後很後悔,認為自己真不該那麼幼稚衝動,房東老太太只不過習慣使然,並無惡意,何必和她斤斤計較呢?

我抵達美國後,在小城讀書,自己也經歷了一些族裔問題的小插曲。

我住的公寓附近有位美國老先生,偶爾散步會遇見,便會與他隨便聊幾句話。有一次談到美國的族裔類別,我問他:「照你看,我是否屬於有色人種?」他很肯定地回答:「有色人種指的是非裔,你應該算白種人。」我聽了很錯愕,感到啼笑皆非。心想:我知道你是好意,但我對自己的亞裔基因很滿意,你不必把我歸類為白種人。

後來,我申辦第一張駕駛執照,在汽車監理所填寫個人資料,「髮色:黑。眼色:黑」,櫃台上的金髮美麗女士,注視一下我的眼珠,說:「你的眼睛是棕色,不能算黑色。」我不想多作爭辯,心想:棕色就棕色吧,誰在乎呢?因此,我的駕駛執照上,一直到今天眼色還是棕色。我在想:美國人種變化還真多,髮色、眼色、膚色,千變萬化,難怪語言、思想也千奇百怪。

打破「玻璃天花板」

亞裔美國人如將自己一生經歷際遇,從頭到尾檢視一遍,會發現:這一生確實「吃了一些虧」,但也確實「占了一些便宜」;獲得一些寶貴的機會,雖然回報比別人略低;也會獲得升遷,雖然沒有白人那麼快。終於領悟到:美國確實是個充滿機會的「天堂樂土」,雖然自己並不見得是「上帝的選民」。

在矽谷高科技行業中,長久以來存有所謂「玻璃天花板」——少數族裔及女性,無法升遷到最高層。作為工程師充其量只升到「工程副總」,永遠升不到總經理。

然而種族歧視和玻璃天花板並非完全不可能突破。亞裔中的印度人,表現可圈可點。如今總經理為印度裔的超級公司,包括了IBM、谷歌、微軟、百事可樂、萬事達卡等。在歷史上,印度人所遭受的「種族壓迫」,遠多於其他亞裔。英國東印度公司曾統治印度二百多年,這場殖民災禍使印度人的英語能力超強,終於能「化危機為良機」。

其他亞裔,包括華裔,不甘於待遇和升遷受限,許多亞裔科技奇葩,心想:「天無絕人之路,山不轉路轉」,既然玻璃天花板難以突破,還不如破釜沉舟,登高一呼,召集志士,另起爐灶,創立新公司。因此近年來,亞裔所成功新創的公司如雨後春筍,遍地開花,蔚成奇觀。

美國亞裔正陷於「兩面夾攻、腹背受敵」的困境

「模範少數族裔」之說,看在各族裔美國人眼中,觀感不盡相同。從亞裔看來,有點「受寵若驚」,因為它提升了亞裔的形象。不過也有壞處,它使人誤以為美國的亞裔的處境還不錯,沒受到太多歧視,因此不太需要照顧亞裔的權益。

從白人族群,特別是有「優越感」的人看來,「模範少數族裔」之說證明了美國社會的公正性,顯然少數族裔並未受到歧視,否則亞裔為何能有這麼大的發揮空間?另外,既然亞裔只要努力就能成功,其他族裔為何不能同樣效法呢?

就非裔和拉美裔看來,難免因形象不佳而感到尷尬。甚至有人推想:亞裔教育程度高、經濟狀況好,這種情形是否對非裔和拉美裔不公平?是不是需要想辦法糾正?因此近年來,有些非裔和拉美裔人士主張,大學入學不應該以成績作為鑑定標準,因為亞裔成績太好了,別人很難競爭。也有人主張乾脆明令限制亞裔學生的入學人數比例,將大部分名額保留給其他族裔的人。

主張限制亞裔名額的議案,在加州是「第十六號議案」,提案人是聖地牙哥的非裔州議員,提案時說:加州大學亞裔學生人數太多,「超過份內應得的」(over-represented),必須加以限制,將亞裔學生人數減為一半。幸好上次選舉時,該議案並未通過。

紐約也有限制亞裔學生人數的議案,是特殊高中法案,該法案也並未獲得通過。提出該法案時,拉美裔的紐約市教育局長公開發表一項新論調:在「種族歧視」議題上,非裔和拉美裔是「受害者」,而亞裔和白種人一樣,都是「加害者」。

因此可以說,目前美國亞裔正陷於「兩面夾攻、腹背受敵」的困境。右方遭到「極端保守右派」的「歧視」,左方遭到「極端激進左派」的「敵視」。換言之,極端右派認為亞裔「不夠白」,極端左派卻認為亞裔「太白了」。亞裔美國人兩邊都不討好,處境之艱難,可想而知。

立志做「太陽」,而不是「北風」

美國《獨立宣言》上說:「人生而平等」,指的是「法律地位」平等。實際生活中,每人的外貌、健康、智慧、財富、品德、機運,各不相同,很難平等。因此,每人一生中,無論求學、就業、經商,或旅遊、餐飲、購物,還是交朋友、談戀愛,都會遭遇不同程度的「大小眼」。

我在美國奮鬥多年,經過一番困知勉行,悟出了一項顛撲不破的真理:「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使他受到某種程度的歧視。」對待歧視時,務必謹守「嚴以律己,寬以待人」的原則,不可輕易歧視別人,也不可輕易指責別人涉嫌歧視。因為「人非聖賢,孰能毫無私心、毫無成見呢?」《聖經》上說:「你們怎樣論斷人,也必怎樣被論斷。」又說:「為什麼看見你弟兄眼中有刺,卻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 」

自從新冠疫情以來,針對亞裔的「仇恨犯罪」事件,大幅地增加。犯罪者有白人,也有黑人。沒有明顯證據的「隱性歧視」,可以視為「人之常情」,但是明目張膽的「顯性歧視」,就不能一味坐視容忍。

在歷史上,亞裔美國人受盡了歧視和不平,忍辱負重。近百年來,由於辛勤努力,贏得了成果和榮譽。如今面臨危機,乃由於「樹大招風、懷璧其罪」,或由於「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在此關鍵時點,亞裔美國人要如何妥善應變,才能維護自己族群的尊嚴和權益,並且贏得其他族群的尊敬和友誼,處處考驗著各人的智慧和涵養。

此刻亞裔美國人,需要的是「英雄」,而不是「烈士」;要立志做「太陽」,而不是「北風」。(寄自加州)

亞裔 美國 種族歧視

上一則

等你來看花

下一則

養鴨畫家鄭芬蘭「人生不留遺憾」 50歲拿下藝術碩士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