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國4月個人消費支出穩健 通膨暫時回降

德州小學槍案槍手行兇用槍廠商 以兒童打廣告惹議

壓傷的蘆葦(下)

陳佳蕙∕圖
陳佳蕙∕圖

他們的兒子愛德華學習一直不錯,一直都是他們的驕傲。2007年,愛德華高中畢業那年,美國在伊拉克戰爭的末期,他偷偷地報名參加了美國陸軍,在經過了十周的新兵訓練之後,又做了運輸補給作業的專業訓練,結業後就被派去了伊拉克。

2008年3月,詹森收到了美國軍方的通知,說愛德華不幸在一次運補的路上被伏擊而身亡。艾麗和詹森怎麼也不願相信這個事實,一個年輕、帥氣、陽光、睿智的孩子,怎麼好端端地就死了。艾麗哭暈了許多次,但詹森只是沉默不語,一直到追悼會那天,當愛德華的高中好友說出:「別了我們所愛的愛德華,你沒有走遠,你是像一朵雲彩飄向天國,在那兒含笑看著我們。」詹森好像突然意識到他和兒子從此天人永隔,他崩潰地大哭了起來。從此,詹森一蹶不振,每天喝得酩酊大醉。艾麗心情也十分沮喪抑鬱,長時間都得去看心理醫生。醫生建議艾麗跟詹森不如先分開一段時間,以免相互影響。於是,詹森就搬去了工廠住,不想這一分開就是十二年。

至於葛瑞絲,她是一個華人佛教機構的志工,她在丈夫過世後投入了一個安撫在戰爭中失去親人的義工隊伍,被分配去關心詹森。這時的詹森還在用酒精麻醉自己,工廠接下的訂單往往都不能按時完成,甚至還被客戶告上了法庭。但當客戶知道他的兒子犧牲在伊拉克戰爭,他因此而意氣消沉才耽誤了產品的交期,都紛紛撤了訴。在葛瑞絲和其他義工的陪伴下,詹森慢慢地戒了酒,但是脾氣仍然孤僻易怒,怎麼也無法和艾麗回復之前的生活。

艾麗看詹森很痛苦,就跟他說:「我們離婚吧!我快五十歲,已經過了生育的年齡,你還可以找一個年輕點的女人,可以為你生個一男半女,或許這樣可以改變你的現狀,讓你擺脫過去的陰影,重新振作起來過正常人的生活。我們兩人再一起過下去,只會彼此折磨對方,一起痛苦一輩子。」艾麗的話讓詹森心如刀割,他知道自己還深深愛著艾麗,但卻完全喪失了去愛的能力。幾個月後,詹森告訴葛瑞絲他決定讓艾麗離開他,因為離開了他艾麗就離開了痛苦,同時他也考慮艾麗所說的一男半女的建議。於是,他向法院申請了離婚。

六個月後,詹森覺得他應該是法律上的單身,就向葛瑞絲和關心他的志工提了再婚的想法,於是熱心的葛瑞絲就到處托人幫詹森物色對象。透過在中國的分支機構,葛瑞絲找到了一位叫李歡的東北姑娘,還陪著詹森去了一趟中國相親。詹森回美國後就想幫李歡辦理未婚妻簽證(K-1)的許可,經過詢問,他向移民局提供了他的離婚申請、未婚妻簽證申請、他在中國與李歡的合照、兩人交往的通信和李歡來美後的財力擔保。不料,移民局以沒有離婚判決為由將他的申請退了回來。詹森一直認準他的離婚申請就是他離婚的證明,他的自以為是壞了他的大事,不求甚解的他就這麼把自己耽誤下來,這一耽誤又過了幾年,他和李歡的事也就吹了。葛瑞絲幾次去探望詹森,發現他又回復之前酗酒的狀態,問明原委後,葛瑞絲就找到我來幫他做諮詢。

聽詹森說到這兒,我終於瞭解了他的事和他的人,讓我一下子輕鬆了許多,也沒有像先前般排斥他了。我對葛瑞絲則多了份敬意,畢竟捐錢到慈善機構容易,花錢花時間花心力投入志工的行列而不求回報,這樣有愛心又不吝付出的人並不多見。

之後,在詹森和艾麗完成了財產分割和放棄贍養的協議,我準備好了他們的離婚協議,又一次約艾麗前來簽字。那天,我們談了許久,她告訴我,她父親幾年前過世了,她就把母親接來一起生活。為了讓自己走出喪子之痛,她把她的時間都安排滿檔,白天就心無旁貸地上班,下班就去健身房做瑜伽,做完就回家和母親一起燒晚餐,吃完飯後就陪著母親看看新聞聊聊天。在周末,上午她會帶著母親出去踏青,下午母親休息的時候,她就會去醫院做義工,日子過得充實又有義意。最後,她說:「既然這輩子老天不讓我做一個好母親好妻子,我就試著做一個好女兒好女人。」我送艾麗出門時,看著她瘦弱的身影,我的眼睛模糊了,心裡暗恨可惡的戰爭和發起戰爭的人,讓原本屬於這個家的美滿幸福就這麼被葬送了。

幾個月之後,離婚判決下來了。葛瑞絲陪著詹森一起來拿離婚判決,那天我第一次看到了詹森臉上的笑容。他說葛瑞絲又幫他介紹了一位三十二歲的四川妹子,不久之後,葛瑞絲還會再以男方家人的代表陪他去四川相親。葛瑞絲在旁邊笑著直點頭,她說只要詹森再成了家有了孩子,他的人生會不一樣,她的付出就有了意義。我聽了她的話,心中對她和像她一樣的志工充滿了敬意。正是他們如此默默地奉獻,點亮了一戶又一戶即將熄滅的燈火。《聖經》有句話說:「壓傷的蘆葦,它不折斷;將殘的燈火,它不吹滅。」我想人若能領悟上帝的心思而代天行愛,世上就會少許多孤苦無望的生命。

又過了兩個月,我接到葛瑞絲的電話,她告訴我他們已經從四川回來了。這個四川妹子名叫胡敏,結過婚有一個女兒,孩子的父親兩年前因工傷死亡。三十四歲的胡敏是農村的小學教師,長相清秀細緻皮膚白晳,個性內向寡言,淡雅嫻淑,近五旬的詹森習慣性地穿著一身牛仔裝,一副歷盡滄桑的模樣下仍顯得英氣,相處幾天的時光,兩人對彼此都有好感。葛瑞絲委託我向移民局幫胡敏申請未婚妻簽證許可,就連詹森的前妻艾麗都幫忙做了經濟擔保。簽證許可很順利地就辦了下來。

半年後我收到葛瑞絲的邀約,一起和詹森一家人吃晚飯。席中,我看見一臉堆著笑意的詹森,右邊坐著胡敏,艾麗挨著胡敏坐,懷裡抱著一個大約三歲的小女孩。艾麗笑著介紹說,這女孩是胡敏的女兒也是她的乾女兒。小女孩不僅人長得甜,小嘴也甜,阿姨阿姨地叫著我。挨著艾麗坐著的是艾麗的母親,她笑容可掬地說她今天收穫最大,除了多了個乾女兒胡敏,還多了個乾孫女。胡敏眼中泛著淚光說:「乾媽,我們和孩子們一定會好好孝敬您老人家的!」此刻我彷彿置身在快樂的天堂,因為這席中的人都知道愛人如己,甚至勝過自己。

說到伊拉克戰爭(第二次海灣戰爭),它的起因是美國在2001年遭受到的911恐怖襲擊。那之後,美國總統布希宣布向恐怖主義宣戰,並將伊拉克等國家列入邪惡軸心國。2002年,在美國的主導下,聯合國武器檢查團重返伊拉克檢查,但並沒有發現大規模殺傷性武器。2003年3月17日,美國總統布希以伊拉克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藏匿恐怖分子和踐踏人權為名而向伊拉克宣戰。伊拉克軍隊在美英強大的軍事力量前,如同以卵擊石,首都巴格達在4月9日就被美英聯軍攻占,等於也宣布伊拉克政權的倒台,隨之而來的就是曠日持久而讓美軍死傷慘重的游擊戰,直到美軍在2011年正式撤軍。這場戰爭是否是一場正義之戰,見人見智。但是,無法在伊拉克找到毀滅性武器,只證明了美國當初的師出無名。戰後伊拉克陷入無止境的內戰,中東的局勢至今更加動亂,令人為各方戰死的年輕孩子們和無辜死傷的人民感到不值,更遑論那些因為這場戰爭而支離破碎的戰士家庭。

在詹森一家的悲劇中,國家對於他們的創傷置若罔聞。但人間有愛,葛瑞絲這樣的義工卻默默地去修補詹森的破碎人生,這樣的義行令人動容。除此之外,艾麗所做的事更是令人尊崇,她讓我知道世間真有一種愛,就叫做放手。如果有人問我,在以上帝之名施行公義懲凶緝惡,和以上帝之名愛人如己扶弱濟貧之間,會做什麼選擇,我會一無反顧地選擇後者。

註:本文作者任職於美國律師事務所,本文由真實案例編寫,為保護當事人隱私,人名地點皆經過修改。人物性格和案情經過,若有雷同,純屬巧合。(下)(寄自加州)

➤➤➤壓傷的蘆葦(上)

美國 移民局 簽證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