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美3281萬人確診 35.4%民眾完成接種

台新增25例確診 13例是本土病例

問世間,情為何物

去年,由於疫情,許多人宅居在家,網路社群及雲端會議因此蓬勃而起。親朋好友間的聯繫更形緊密,落實了「天涯若比鄰」這句成語,而訊息的傳遞更是無遠弗屆,一有什麼風吹草動,網路上瞬間出現報導。除了人人關注的疫情發展、重大國際政經局勢之外,在藝文休閒方面,最令人吃驚的就是〈可可托海的牧羊人〉這首歌的爆紅流行。

〈可可托海的牧羊人〉是歌手王琪於去年五月創作發表的一首歌,由他本人寫詞、作曲並演唱,旋律優美動聽。半年後,街頭走唱歌手洋仔在大排檔翻唱,他撕心裂肺地唱得聲情並茂,如泣如訴,讓點歌的人頓時聞歌動情,潸然淚下。路過的人,駐足聆聽並錄影,當晚即放上了網路,一夜之間,這首歌登上了熱搜,開始瘋傳。王琪接受專訪時,道出歌曲背後牧羊人和養蜂女之間淒婉真實的愛情故事,更加深了歌曲的感染力。

可可托海位於新疆阿勒泰地區富蘊縣,它其實不是海,當地哈薩克語的意思是「綠色草原」。它集優美峽谷、沼澤濕地、寒極湖泊、地質礦產資源等自然景色為一體,且融合草原游牧文化、西域民族風情、地域特色民俗等人文景觀,是休閒度假的好去處。這地方因這首歌也成為熱門的旅遊景區。

春暖時,在可可托海這一片花開草盛的草場,牧羊人趕著羊群,遇見了帶著兩個孩子的養蜂女。善良的牧羊人,看到他們被別人欺負就代為出頭,保護他們,養蜂女為報答這份照顧之情,送他香甜的蜂蜜,而他也經常送些羊奶過來,於是四處漂泊的兩顆心漸漸走近且互萌愛意。日子雖甜蜜,但她不想因自己已有兩個孩子而拖累他,終於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帶著孩子悄然離去。

當草場的草枯黃時,牧羊人等來了養蜂女嫁到了伊犁的消息。歌詞中,他難以置信地問:「是不是因為那裡有美麗的那拉提?還是那裡的杏花才能釀出妳要的甜蜜?」那拉提,意為大草原。草黃需要轉場,可是牧羊人沒有離開,他堅持留在原處痴痴地等,萬一有一天養蜂女回來,他若離開了,她會找不到他。每天他心裡就這麼一直想著。

數月來,這首歌鋪天蓋地而來,紅遍了大江南北,傳唱於大街小巷,包括海外的華人,許多人也知道這首歌。我不禁問自己,一首歌能如此紅遍,背後的原因是什麼?必是觸動了人們心中最柔軟的所在。人世間,愛情,是生命中永恆的主題,生離死別的戀情,更是讓人揪心,文人筆下也一再歌詠傳頌。在中國有梁山伯與祝英台,外國有羅密歐與茱麗葉。究竟情是什麼?於古詩詞中就有此大哉問——「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此出自金、元之際著名文學家元好問的〈雁丘詞〉。

元好問赴并州考試,途中見一捕雁者捕獲了一隻雁,將牠殺了後,另一隻脫網的雁卻悲鳴不去,竟自投於地,殉情而死。元好問感動得買下牠們,葬在汾水之上,壘石為識,號稱「雁丘」,並寫下了這首名傳千古的〈雁丘詞〉——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

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

歡樂趣,離別苦,就中更有痴兒女。

君應有語:

渺萬里層雲,千山暮雪,隻影向誰去?

問世間,愛情到底是什麼?竟然值得以死相殉?這雙雁,天涯共飛,恩愛依偎,度過了多少個寒暑。有過歡樂,但離別更苦。失去至愛,形影孤單,哪裡還能經得起歲月的煎熬?……

中國古詩詞中尚有許多首悼念亡妻之作,當我看到元稹〈遣悲懷三首.其三〉中的「惟將終夜長開眼,報答平生未展眉」時,心中一驚。他以徹夜不眠的思念,來報答妻子常年為他受苦未能展眉歡笑的一生。這份情感多麼深沉執著,哀痛欲絕。

納蘭容若,是清初著名詞人,王國維評價他:北宋以來,一人而已。他寫了十五首悼念亡妻之作,其中令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這首〈浣溪沙.誰念西風獨自涼〉:

誰念西風獨自涼,蕭蕭黃葉閉疏窗,沉思往事立殘陽。

被酒莫驚春睡重,賭書消得潑茶香,當時只道是尋常。

上闋寫喪妻後的孤單淒涼,下闋寫對往事的回憶。秋風瑟瑟,獨自立在空蕩蕩的屋中,任夕陽斜照在身上,想著妻子對他無微不至的照顧與關心。春日醉酒,妻子輕手輕腳不至驚擾他,下一句寫夫妻間的生活樂趣,兩人以茶賭書,互相指出某事出在某書某頁某行,誰說對了,就飲茶為樂,兩人樂得茶潑了一地,滿室茶香。這生活片段,極似李清照與她丈夫趙明誠的賭書情景,充滿了詩情與雅趣。妻子生前,兩人沉浸在人生最大的幸福中,當時他毫不察覺,只道理應如此,平平常常,如今陰陽兩隔,才知一切已不能挽回,所有的哀思與無奈全化在最後一句「當時只道是尋常」。

蘇軾的悼妻之作〈江城子〉,情意纏綿,展現了綿綿不盡的哀傷與思念。膾炙人口,常被引用。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唯有淚千行。料得年年斷腸處,明月夜,短松岡。

上闋寫對亡妻王弗深沉的思念,下闋寫夢境。雖是記夢,卻直抒胸臆,訴悲懷。語氣真摯樸素,淒涼哀婉,沉痛感人。開頭這三句「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直情直語,排空而下,看得人一震,心頭滴血。

蘇軾一生中有三個女人,王弗賢慧能幹,在蘇軾「達則兼濟天下」的仕途中,對他幫助甚大,不止是蘇軾,蘇家上下對她都深表敬愛之情。王弗病逝後,他娶了她的堂妹王閏之。王閏之是個典型的賢妻良母,雖然在才學上比不上堂姊,在藝術才情上也不如後來的王朝雲,但她一生中大多數時間都是陪著蘇軾貶官流放,在生活中為他噓寒問暖。他們感情雖深,可惜她卻不是蘇軾的知音。當知音王朝雲來到蘇軾身邊的時候,也許是因為他的年齡比她大上許多,他對她特別地鍾愛與珍惜。

一天蘇軾拍著自己的肚皮問家中的侍女們,裡面裝的是什麼。一個說是剛吃過的中飯唄,蘇軾搖搖頭。另一個說是滿腹文章,還有說是聰明才智,蘇軾皆哈哈大笑地搖頭。他望向朝雲,朝雲笑了一下,嘆口氣說:這裡頭啊,是一肚子的不合時宜。蘇軾大笑,捧著肚子猛點頭。人世間最美好的感情就是兩個字——懂你。

蘇軾被貶到嶺南惠州時,那是蠻荒且瘴癘橫行之地,他恐此去難再生還,不願帶家人隨往。但朝雲誓死相隨,不離不棄。在艱苦的惠州,天性豁達的蘇軾會苦中作樂,有一天他要朝雲唱那首〈蝶戀花〉,當她唱了第一句「花褪殘紅青杏小」時,就淚滿衣襟。蘇軾問她,她說是因「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這二句。這是蘇軾從屈原的《離騷》中化用來的,他內心深處的悲痛,沒人讀得出來,只有朝雲體會得到,他只是一個牆外失意的匆匆過客罷了。她是他的知音,兩人靈犀互通。

朝雲病逝惠州後,蘇軾從此不再聽此曲。蘇軾親手將她葬在惠州棲禪寺大雁塔下,建了亭,並在上面寫道:「不合時宜,唯有朝雲能識我;獨彈古調,每逢暮雨倍思卿。」

情究竟是什麼?也許每個人看法不同,但應是出於一份真心,只要真心相待、相知相惜、體諒與包容,便是生命中的最美。(寄自新墨西哥州

疫情 中國 新墨西哥州

上一則

赤子情懷猶在

下一則

60歲被退休 國民黨黨工重念研究所「腦筋靈光多了」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