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台第2場供應鏈對話 擬於8月底前舉行

美國實際染疫死亡恐逾90萬人 佛奇:官方數據少算

捉水鬼塞塘涵

李白有飲酒詩,王羲之有喝酒字,杯酒催化了他們的才情。天下第一大行書〈蘭亭序〉,是王羲之酒意微醺下書寫的,是神品。我不擅酒,也東施效顰,次日再觀,遺字、錯字、不認得的字,是集大成的「剩品」。

在醉酒狀態把事情做得更好,始終無法領略。哥哥結婚時,我還在念大學,父親委以「總招待」的重任。嗜酒的舅舅早早來了,在其慫恿下,深怕招待不周,開席前空腹喝了三杯酒。少頃,搖搖欲墜,半醉半醒間幾度頑強抵抗自身的墮落,卻像是舉刀對付槍彈般大規模陣亡。待酒醒,空悲切。錯過了婚禮,還背負了酒徒的罪名。洗不盡,像創傷,至今疤痕仍存。此後多年不再喝酒,但出社會後,脫離父母監督,偶有放浪形骸之時,但喝酒不開車,也不搭車,二十公里內,我都是跑步回家的。特異獨行,只為了證明自己酒後不再誤事。

很多人喝酒是回不了家的,樸素客家庄,未曾聽聞洗劫或撿屍醉者,單單是看到夜半不歸,醉臥鄉間小路者,就夠令人怵目驚心了。他們像是從茄苳溪爬上來的龐然大物,在昏暗夜色裡晾在月光下喘息。天冷時,他們還造次鑽進土地公宅第,和祂同寢共居。又像是從竹林鑽出的魑魅魍魎,想要攫取路過的小孩當消夜。臨暗之後,黎明之前,喝酒的人,不要靠近,這是父母教我們的硬法則。

這一天,客家庄發生一件荒誕事,數童晨興結伴上學,一路喧譁。小居哥耳朵特別敏銳,隱約聽到嘩啦啦的流水中,伴隨斷斷續續人的呻吟。小居哥停下,豎耳傾聽,快跑往前方溝渠一探,水流不疾不徐,沒任何異狀。就在回頭時候,他聽到了「哀哀哀」的痛苦呻吟。抬頭順著水流往前方一看,涵洞口卡了一個醉漢。醉漢急欲掙脫的力氣,偏偏和不大不小的水流力道相互抵消,杵在爬不上又沖不下的尷尬裡。

眾童見狀,裹步,父母親的交代言猶在耳,萬一靠近醉漢有什麼差池,肯定會被長輩打得慘兮兮。小居哥不怕,獨排眾議,認為現在已是黎明之後了,早就超過了危險時間,即便被醉漢襲擊,現場還有人可以通風報信。小居哥提議大家助其一臂之力,只可惜沒人桴鼓相應,他將書包擱置路旁,跪臥溝岸旁拉醉漢一把。醉漢體重破百,小手拉大手,費了時間,使了勁,搖搖晃晃中僵持許久才拉起。不料,小居哥這時好像被酒意傳染了,明明已經救人完事,站起來後整個人仍晃個不停,數日方歇,凡見狀者紛紛探究。也因為這樣,此事很快傳遍客家庄,醉者身分曝光,原來是隔壁庄的廖大石。大石嗜酒,慣性夜遊。像隕石,落點難測。

「捉水鬼塞塘涵啦!」廖大石落點竟在涵管中,卡在涵洞內不上不下,客家庄耆老對此事件是這麼評論的。爾後客家庄揶揄醉漢,都稱其為大石哥。

捉水鬼塞塘涵,客家語,意謂敷衍了事,隨便搪塞,更深層的意義是找替死鬼。現在有時想想,喝酒跑步回家固然是好,但萬一不勝酒力,迷路夜遊,或是一不小心掉進大排,被沖入了涵洞成了替死鬼,那可是多麼令人惋惜呀!大石哥塞塘涵,屆時我豈不成翻版的廖大石了。

上一則

娓娓(一九)

下一則

揮手自茲去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