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全美3260萬人確診 45%人已打1針

金山口罩令稍放寬 室內外規定要留意

忘年之交

電話鈴響,我接起。電話中尹先生的侄女告訴我:「尹先生已於昨天晚上九點十分走了。他走得很安詳很平靜,沒有痛苦……」聽到這個消息,我的心沉了下去。再過四十五天就要迎來尹先生的百歲生辰,我們還準備為他舉辦一個生日派對呢。

記得那是1997年一個夏天,我在店裡為顧客展示各種品牌的相機時,一個身材瘦小的亞裔長者推門進來。他看我忙著就在一旁靜靜地等候,我和他打了個招呼,示意他等一會兒。待我送走顧客,已過了半小時。我很歉疚地說:「對不起,讓您久等了。」他微微欠了欠身,說:「沒關係,我有時間。」因為我們都來自大洋彼岸,所以對他特別關注。他喜歡攝影,每次都把膠捲送到我們店來沖洗。這麼一來二去,我們漸漸熟悉起來,話題也多了起來。

尹先生出生在韓國的鄉村,家教非常嚴格。十六歲就離開家到城裡上學讀書,直至大學畢業。他的英語很好,被美軍錄取做翻譯,參加了朝鮮戰爭。後移居日本,進入藝術學院,走上了藝術之路。他的作品無數,石雕精美,栩栩如生。在日本退休後,經他妹妹的申請,移民美國,居住在我們的城鎮。

他終身未娶,有兩個妹妹,分別在美國和瑞士;還有兩個侄女,也分別在英國和新澤西州。他的朋友和學生都在日本,他常以書信和這些親友聯絡往來。

尹先生的知識淵博,中文功底深厚,讀寫沒有任何困難,唐詩宋詞也能夠默寫下來。一次我給他一張「大觀樓長聯」的照片,不幾天他竟然一字不漏地默寫給我,而且還能解釋其中的意思。他的鋼筆字恰如其人,工工整整。他平時穿戴整齊,皮鞋擦得鋥亮,頭髮梳理得光滑。認識他時已近八旬,可他的相貌及動作根本沒有老態,瘦小的身材永遠挺直,一副眼鏡架在鼻梁上,常戴著一頂貝雷帽或寬沿遮陽帽。

我們多次請他到家裡共度周末和節假日。我們的孩子和朋友們都與他相處融洽,他如同我家庭中的一位成員。我們一起遊覽公園、一起唱歌、一起烹飪、一起收拾庭院。他喜愛培育花木,我們一起在我家庭院栽種了許多花木,其中日本櫻花已根深葉茂,每年春天滿枝頭的粉色花朵在藍天下綻放,微風吹拂著散發出清香。此外還有迎春花、野菊花、青毛竹等,也都枝繁葉茂,把我家裝點得生氣盎然。在我家的庭院裡處處可看到他的身影。

與他相處的二十多年間,雖然他的年歲漸長,但仍是步態輕盈,手腕有力。進入九十歲後,他的侄女為他申請了一個新澤西的老人公寓。在那兒他仍閒不住,常常為社區護理花園;教移民來美的老人學英語;主動幫忙照顧行動不便的老人們購物;節假日還組織老人們的聯歡活動。在老人公寓裡他是最年長、最活躍、也是身體最好的。每次我們去看望他,給他帶去的零食,他都分享給其他的老人們。

如今尹先生已離開我們一年多了,可他的身影及容貌都深深印在腦海。我們萍水相逢,卻有著難以割捨的情感。(寄自新澤西州)

新澤西州 日本 美國

上一則

尋覓(九)

下一則

星星的孩子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