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華社新血曾偉康:當新舊世代橋梁 讓華人聲音被聽見

紐時分析:選舉陰謀論在共和黨初選依然受歡迎

洋太太(下)

豆寶∕圖
豆寶∕圖

張俐絲

當小林接到禁制令之後心裡十分害怕,他立刻給玲娣的律師蘆娜掛了一個電話。蘆娜告訴他:「如果你覺得自己沒有錯,可以不去出庭。什麼事我們都可以談判,只要你接受以下幾點,好好配合我們協議離婚,我的當事人可以撤銷禁制令:

一、立刻協議離婚,在女方準備的離婚協議書上無條件簽字;

二、立刻支付女方十五萬塊的賠款;

三、同意一輩子不再去找女方,不在女方出入的任何地方出現;

四、婚前婚後買給女方的東西,包括車、音響統統歸女方所有;

五、同意立刻搬離女方的房子,永遠不得回去;

六、同意負擔玲娣一切的律師費用。」

小林琢磨了一下,覺得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就找到了我們律所。我仔細研究了對方申請禁制令所提出的理由:

一、小林是個大騙子,他到處吹牛他是博士、是醫生,要賺大錢買大房子,讓她過幸福生活;

二、小林每天吃她的用她的睡她的,從不履行做丈夫的責任,結婚六個月以來從不為家裡支付過一分錢,就連午飯都要從家中帶去診所吃;

三、小林在家裡常大聲罵人、死力摔門,常常逼她做她不願意做的事,就連夫妻的那些事都是被他強迫的;

四、前天晚上,小林十一點以後才回家,回到家就罵聲連連,然後又是摔東西又是踢門的,讓她嚇得不敢進臥室,一人躲在客廳裡和貓兒過了一夜,讓她凍著了身體發了燒,第二天她的閨密知道這事,看她可憐就帶她去醫院接她去家裡住。

我向小林解釋了何謂禁制令。美國是一個保護婦女、兒童或弱勢群體的國家。在家暴的情況下,被家暴的一方可以向警方或法院申請臨時的禁制令,以保護她或他免於繼續遭受施暴的一方對她或他身體的虐待、性的虐待、威脅、纏擾或騷擾。被家暴者申請禁制令必須明確表示遭受了某種形式的虐待,並且她或他與施暴者有親密的關係(已婚或註冊的家庭伴侶、離婚、分居、約會或曾經約會,有孩子或同居或曾經同居,但不能只是室友),或者與施暴者的關係密切(父母、孩子、兄弟、姊妹、祖母、祖父或姻親)。一般來說,警方和法院會先選擇相信被家暴者的陳述,並批准一個臨時禁制令,儘量讓效期可以持續到開庭日,讓施暴者無法以任何方式試圖與被家暴者接觸。對於需要迅速而且具有法律約束力的方式來防止施暴者繼續施暴,申請禁制令是被家暴者一個不錯的選擇。當然,任何用意良善的法律都有被濫用的可能,有心人的確可以利用這個法律,信口雌黃、子虛烏有地聲稱自己受到虐待。

如果被家暴者向員警舉報家暴被覈實,員警會開立禁制令。若案情重大,員警會向地方檢察院上報。如果檢察官認為家暴的情節重大,就會立案以刑事案偵辦,在審理期間,法官會按照被家暴者的需要,開立短期禁制令以保護被家暴者,一旦施暴者的罪名成立,除了刑事處罰之外,法官可以開立長期的禁制令以保護被家暴者。

如果被家暴者向家事法庭控告施暴者家暴,在審理期間,法官會按被家受暴者的需要開立短期禁制令以保護被家暴者。一旦施暴者的暴行證據確鑿,除了民事處罰,法官可以為被家暴者開立長期的禁制令。如果被家暴者帶著家事法庭的判決和禁制令向地方檢察院控告施暴者,那麼一旦施暴者的罪名成立,除了刑事處罰,法官可以開立長期的禁制令以保護被家暴者。

對施暴者而言,禁制令會在以後申請綠卡、社會福利、就業時造成困擾,一旦被定罪,那麼一輩子就要戴著罪犯的帽子被拒之門外,完全找不到像樣的工作,那麼他或她的人生就殘缺了。

玲娣申請的禁制令要求小林再也不准靠近她的家、她的辦公地點和她常去的健身房,如果在外面任何地方巧遇,他必須立刻遠離她至少一百米,也不能用任何方式,包括通過第三者,和她通話或書信聯繫。如果小林家暴的行為被確定,法官會開立長期禁制令,這禁制令和他的暴力記錄不僅會讓他做不成醫生,也會如影隨形地跟著他,成為他一生的夢魘。

我仔細分析了案情,提出了對此案的建議:

一、家暴和離婚案分開處理,先以事實證據處理家暴案,把禁制令取消,再處理離婚案;

二、在雙方財產明細還沒透明公開之前,就要求一方放棄部分財產既不負責任又失公允,建議按照離婚訟訴的正常程式處理,並按照加州法律平等地對待雙方的財產;

三、對方對家暴所提供的證據不足,全是信口開河,與事實不符,應不予採納;建議禁制令應雙向執行,也就是雙方都不能去對方的工作單位和住處,不可以在第三者面前誹謗甚至談論對方,如果萬一在公共場合遇見雙方都因該主動廻避;

四、女方扣押小林的私人證件和隨身用品,包括他的護照、中醫執照,畢業證書等等,是家暴的其中一種形式,必須立刻交還;

五、女方濫用立意良善的法律,以謊言報私怨騙取禁禁令,女方應該負責雙方的律師費用;

六、在婚姻關係沒有結束之前,女方不得單方面賣掉房產或處分共有財產。

根據小林的陳述,他根本沒有對玲娣實施過任何暴力。因此,當務之急就是要說服法官把禁制令取消。於是,我按照玲娣的陳述逐條進行駁斥:

一、玲娣說小林是大騙子,卻扣了小林的學位證書、醫師資格證書,讓他不能自證。於是我們向他畢業的母校補辦了學位證書,又向加州中醫協會補辦了他的中醫證書;

二、玲娣說小林從不曾為家裡支付一分錢,我們提出小林的銀行記錄證明玲娣所述偏離事實;

三、玲娣說小林強迫她做不願意做的事,我們指出小林有難言之隱,甚至已經很久沒有和玲娣同房,怎麼會有強迫的事實,並舉出有關玲娣和一個黑人男閨密過從甚密的證據,必要時可以讓法官傳這位黑人先生出庭說明;

四、玲娣陳述中的家暴當晚,根據小林的描述,我們畫製了當晚十一點他從診所回家後怎樣繞過客廳從後門直接進入臥室的路徑圖,說明他根本沒有和玲娣照過面,更不可能對她實施家暴。

我把我們的回應和證據都呈報給法院,並遞交一份給玲娣的律師。在陽光底下沒有新鮮事,只有被揭露的事實和被蒸發的謊言。玲娣和她的律師氣得主動要求延期開庭,並希望能夠私下協議。

最後,玲娣不得不跟事實低頭,在我們擬的協議上簽字。她同意把小林用婚前收入所買的新車和音響設備及其他私人財產還給小林,同意立刻安排時間讓小林去她家拿他所有的個人身分檔案、護照及衣物等等,各自付自己的律師費,從今往後雙方互不相干。

案子結束後,小林還是天天打電話來,還是那一口嚼不爛吐不出的滬氏美語,還是那一副眉飛色舞自命不凡的神情。原來,他看上了我們前台的露莎,又在物色他下一個洋太太。

在美國,家暴、毀謗、偷竊和酒駕是最尋常不過的法律事件。其中,家暴問題向來受到重視,對家暴的懲罰也相對地重。兩口子吵架,如果其中一方報警或鄰居聽到而報警,當員警到達現場而發現其中一方有傷痕時,會馬上逮捕另外一方。就連夫妻在路上拉扯都會被路人報警處理,路人也會為了主持正義而主動留下來作證。如果一方被打傷去看病,即使她或他隱瞞不說被打的真相,只要醫生有所懷疑,也可以向警方舉報家暴。在家暴的事件中,沒有贏家。無論是被家暴者在身心靈上所受的傷害,或是施暴者被判以的刑罰和被安上暴力分子之名的負面影響,都會是一輩子的遺憾。

在亞洲地區,家暴屬於告訴乃論罪,當事人願意起訴就起訴,不願意起訴就不起訴。然而在美國,家暴不只是在自家屋簷底下的事,它可是公訴罪。所以,夫妻之間有矛盾,一定要避免衝突,切忌動手傷人,要多多溝通,千萬不要在孩子面前爭吵。如果兩人無法溝通,最好找朋友、教會、寺廟等機構的輔導員從中調解,不管兩人是否能夠㩗手到白頭,能維持平靜安穩和諧的生活才是健康的活法。

註:本文作者任職於美國律師事務所,本文由真實案例編寫,為保護當事人隱私,人名地點皆經過修改。人物性格和案情經過,若有雷同,純屬巧合。(下)(寄自加州)

➤➤➤洋太太(上)

家暴 美國 加州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