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比特幣4年來首度重大更新 提升交易效率

環時:美虛張聲勢 難下決心對戰解放軍 勸台獨勢力夾起尾巴

洋太太(上)

豆寶∕圖
豆寶∕圖

2011年春天的一個早上,我正在上班的路上,明媚的陽光讓我忍不住打開窗享受難得的清新。一路迎著徐徐的春風和路邊玉蘭花的香味,這樣的春色讓我想到出國之前跟父親在西湖的八角亭,邊啃著瓜子吃著糖蓮,邊品著清明前的龍井的情景。想著想著就到了律所。我剛出電梯,在走廊上就聽到律所裡有個男人正怪腔怪調地誇誇其談著。推進門一看,是一個油頭粉面、年過半百的亞裔男子。他白淨的方臉上長著一雙小眼睛,小鼻子上架著一副金絲邊眼鏡。他正使出渾身解數試著和辦公室前枱的白人小姐露莎攀談,只見露莎面露難色,想必對他那十分生硬又帶著濃厚鄉音的美語感到十分頭疼。

這個男人的中文名字叫林清至,去了日本一趟就成了小林清至,外號就叫小林。他家祖祖輩輩是上海人,他說他祖父是上海灘頗有名氣的老中醫,一直是掛牌行醫的人家。他自幼聰明好學,受祖父的薰陶培養,十八歲那年已經開始幫著祖父行醫開方針灸治病。二十歲那年,祖父把他送去日本學習,希望從日本人那兒學習漢方在現代醫學中的運用。在完成醫學博士後,就留在日本行醫二十餘年,在治療老年癡呆症方面頗負盛名。說著說著,小林從他的袋子裡拿出許多關於他的日文宣傳海報,眉飛色舞地向露莎炫耀自己。

當他看見我走進辦公室,露莎向他使了眼色,示意我就是案件負責人,他就連忙跟著我,邊走著嘴巴也沒閒著,不一會兒就把他的職業、學位、經歷和社會影響力都介紹了一遍。進了我的辦公室後,他順手把一疊他個人的宣傳資料往我桌上一推,然後開口說明他的來意並且大吐苦水。

兩年之前,小林的一個病人幫他介紹了一個長相甜美的洋女人玲娣做女朋友。年過四十的白人女性,一般來說膚質和體態都已經達到大媽的水準。但是,玲娣精心打扮,臉上厚厚的白粉、唇上一抹的朱紅、眼睛靈動的假睫毛、香肩半露的低領毛衣、黑色的緊身褲,外加一雙尖頭的高跟鞋,依然能保持風韻,神情十分撩人。這讓一直想有個銀髮美女做伴的小林,春心蕩漾、熱情洋溢。初見面時,他將畢生所學的美語詞彙融合他獨創的手語,努力地向玲娣描述她眼前這個男人是多麼地多才多藝、多金倜儻。並承諾等他的診所業務穩定下來的時候,就為玲娣買個像樣的大房子。奇怪的是,她聽明白了也信了,他們很快就在一起,不到三個月就定了終身,準備第二年的1月1日開始他們的旅遊結婚。當然,他們都各自帶著自己的小盤算:這位神叨叨的小林喜歡銀髮美女不假,而可以劍走偏鋒地拿到綠卡才是他真正的目的;那位徐娘半老的玲娣仰慕博士神醫是真,而可以搭上成為富人的末班車才是她人生之大幸。

登記結婚之後,小林還沒有美國永久居民的身分,不便出國旅遊,所以新婚旅程就只能安排在美國國內。玲娣喜歡漫天的白雪,所以阿拉斯加的費爾班克斯就成了他們新婚蜜月的首站。小林是中國南方人,習慣暖和的天氣,所以夏威夷的歐胡島成為了他們旅程的第二站。就這樣,兩人開始了三十天的蜜月旅行。因為相知不深,對對方有多少嚮往,對自己就有多少保留,於是兩人在旅程中,愛意漸萌,濃情見長。然而,幸福時光總嫌短暫,雖然短暫卻也花掉了小林近五萬美金。

蜜月結束之後,小林就住進了玲娣一房一廳的小房子,兩人恢復了平日的忙碌。玲娣在一家脊椎醫療診所做前台,一周上四天班;小林則緊鑼密鼓地在準備新診所的開張。小林為了這個婚姻的付出可算是真心實意不惜血本,先是購置了一輛三萬多美元的新房車,又因為玲娣喜歡音樂而買了一套高級家用音響。既然住進了玲娣的家,小林每月就付給玲娣一千美元,做為他的房錢和生活開銷。

小林生性喜歡吹噓,他愈把自己吹噓得厲害,玲娣就愈發對未來的日子有著更高的憧憬:豪宅、名車、鑽戒、傭人、寵物……,而她自己每天只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就好。但是,久而久之,日子還是要回到現實生活中的柴米油鹽醬醋茶。玲娣等著等著就有點不耐煩了,不知要等到哪一天才可以過上她夢想中的富人生活。

除非是青梅竹馬彼此知根知底,男女之間因為認識不清而在一起的例子所在多有,如果能求同存異,彼此包容,兩人還是可以克服分歧而白頭到老。

單身許久的玲娣有個愛好,就是特別戀貓,儘管加州法律是每家不能領養超過三隻寵物,但是玲娣一個人就養了二十多隻貓。她那一室一廳的小屋宛若貓咪的天堂,床上、沙發上、書桌上、餐桌上、窗枱上、書架上、地毯上、衣櫥裡、梳妝台上,除了兩人的臥室,到處都躺滿了她的愛貓。玲娣每天下班回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和貓膩在一塊兒,她全身上下都是貓毛,地上散落著貓食。不巧的是,處女座的小林有潔癖,他一聞到貓味就惡心,但是面對著這個心愛的美人還有那張美國綠卡,小林還是強忍住了。有一天,他發現他衣服上都沾上了撣都撣不掉的貓毛和討厭的貓味,於是他只要一進診所就把全身上下的衣服都換下來。自從和玲娣生活在一起他就老是想吐,特別是只要在家吃飯都會感到嘴巴裡有一根嚼不爛吐不岀來的貓毛,令他作嘔,於是他決定不再回家吃飯,然後待在診所裡搞到晚上十一點才回家,而回到家就直奔臥室倒頭便睡。如此,兩人溝通少了,潛在問題就開始顯現了。

玲娣發現小林的床笫上不認真,功夫不怎麼樣,解決不了她的需求。另一方面, 話說玲娣每月從小林那兒拿一千塊,剛開始時會激動片刻,可是上班時不時都還加薪,日子久了就覺得自己老拿一千塊就是一個虧本的買賣。一天晚上,玲娣在洗衣籃裡看見小林換下來的褲子,心念一動就摸了摸褲子口袋,發現裡面有三十六塊錢,她猶豫了一下,就順手放進了自己的口袋。第二天,她又發現了十三塊,這回便毫不遲疑地把錢收了。玲娣為這意外之財心中暗喜,也覺得刺激。那一周,她總共在小林的口袋裡搜括了一百多塊,她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當玲娣摸小林的口袋摸出了癮頭,被小林發現了!他為玲娣這種偷雞摸狗的事感到很惡心,但為了綠卡又不想跟她翻牌。於是,他每次換洗衣服都自己先摸空了口袋。當玲娣接連幾天沒摸到錢時,她心裡就開始不舒服了。後來,她找來了她的男閨密一起商量,如何找小林的麻煩,想給他一個深刻的教訓。他們看小林是個連基本美語都講不清楚的外國人,就向家事法庭申請離婚並控告小林家暴,並申請了一個臨時禁止令,想把小林趕出家門。(上)(寄自加州)

➤➤➤洋太太(下)

日本 美國 綠卡

上一則

張愛玲的幽默

下一則

異想天開的冒險故事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