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拜登促G7談抗中 譴責強制勞動和抗衡一帶一路

美債上周表現一年最佳 投資人不甩通膨升高

夜渡怒江山(下)

川藏公路上著名的「怒江七十二拐」。(新華社)
川藏公路上著名的「怒江七十二拐」。(新華社)

眼前這位年輕戰士,身材魁梧,性格開朗,生長在內地一個繁華城市裡,可他放棄了家中舒適的生活,穿上軍裝,來到高原戍守邊關;強烈的高原日照曬黑了他的面孔,雄偉的大山也使他開朗的性格裡透出剛毅。他向我講述高原上的軍旅生涯,那一座座大山似乎化成一個個強勁的音符,奏出一首震撼人心的英雄交響曲。現在正值隆冬,大雪封山,前幾天他們還在被人們視為畏途的山上清雪開道。最後,他用手指著一座高聳雲霄的山峰說:「道路就從那裡經過。」

順著他指的方向望去,只見重巒疊嶂背後,一座白雪覆蓋的大山矗立半空,在飛渡的亂雲中忽隱忽現,無疑那裡正在飄雪。單是望著,便覺如天空星辰般難以企及。我把目光從遙遠的山峰上收回,轉向身邊這位戰士,他持槍挺立在江邊巨崖下如雕像般的身影,給人一股征服的力量。

年輕戰士的經歷和樂觀堅強的性格,使我覺得自己一開始所擔心的夜翻此山可能會遇到的困難和危險根本就不算什麼,便決定今天翻越這座巍峨的大山。今夜,不論在山上遇到什麼,與當年開闢這條路和今天守護這條路的英雄們相比,都不足掛齒。

太陽隱沒在西邊山崖背後,懸崖峭壁投落的陰影裡,立刻感到一股凜冽的寒氣。

我稍作停留,便出發了。轉過一段彎路,道路便鑽進一個巨大的峽谷中盤旋上升,峽谷兩側,亂石崩雲,赤裸的巉岩峭壁如猛獸蹲踞,對著道路虎視眈眈;道路如繩索般,在這邊的山峰上纏繞幾圈兒,爬下谷底,又轉到那邊的山峰上纏繞幾圈兒,再繞過來,又轉過去。我累得筋疲力盡,氣喘吁吁,總以為趕了十來公里了吧?可探頭一看,出發點就在腳下不遠處。這盤繞的道路,有時就像雲貴高原上的層層梯田一樣,如果直線攀登就近多了,有一次,我把單車扛在肩上,想不順路繞行,直攀上去,誰知剛剛抬腳,便連人帶車摔在地上。欲速則不達,古訓在這裡以最直接的方式體現出來。

趕了整整一個下午,黃昏時分,還沒走出這個大峽谷,而且還能隱隱聽見中午進山時經過的那個山村的犬吠聲。

夜幕降臨後,一輪滿月升上了天空。

峽谷籠罩在寒冷的陰影裡,可西側白雪覆蓋的峰巒,映著月光一片白亮。路上融雪開始凍結,如塗了層膠似地直粘鞋底。

當月亮緩緩升上東面的山峰,峽谷裡頓時明亮起來。月光寒冷澄澈,皎潔無比,四周的峰巒、高聳的峭壁、就連石縫中的小草,都清晰可見。峭壁陰影裡,偶有禿鷲叫嘯,嘶啞的叫聲使峽谷裡的空氣都顫動起來;這種鷙禽有時飛落在路邊石頭上,彷彿蹲著一個人影。

又上行幾公里,腳下積雪越來越厚,寒氣愈甚,完全凍結成光滑的堅冰,一不小心就會摔倒。每當從一個彎路轉過一個山嘴兒,強勁的夜風如同撲面猛吹一口寒氣,吹得人幾乎站立不穩。此刻,簡直不知是冷是熱,忽爾熱汗直冒,忽爾瑟瑟發抖。我感到口渴,打開水壺,壺水早凍成了堅硬的冰塊。

不論道路如何盤旋以盡可能地緩和坡度,推著單車依然走幾步便要停下來喘息一陣。雙腿累得軟綿綿的,心口通通直跳,背上一直在冒汗,可從谷口吹來的寒風使整個頭部如同浸在冰水裡似地。猶如長長的一條繩子在巨石上繞來繞去,一隻螞蟻沿著繩子漫無盡頭地緩緩爬動著——這就是我當時最深切的感受。

半夜時分,愈發凜冽的寒氣帶著無法抗拒的困倦突然襲來,我想盡一切辦法,都無法克制昏昏沉沉的睡意。有時推著單車走了很遠,猛然驚醒,不知剛才是醒著還是睡著。心裡不停告誡自己:「如果還想看到明天的太陽,就千萬不要睡!我甚至用匕首刺破手指,疼痛使我片刻清醒,可很快又進入了昏然欲睡的狀態。

最後,疲憊困倦到了極點,即使冒著被凍死的危險也要躺下來睡一會兒。到處都是厚厚的積雪,連一片坐的地方都找不到,我把單車放倒在雪地上,頭枕著背包,就這麼蜷縮著身子在車架上躺下來;這麼做時心裡想:也許這一躺下就再也起不來了,明天有人從這裡經過,會發現一具凍僵的屍體……

我剛躺下,立刻便睡著了。大概一會兒便醒了,可鼻子、耳朵和腳幾乎被凍成冰塊。我趕緊坐起來。

大山沉寂,冷月無聲,漫山冰雪在月光下閃著寒光。這真是一個終生難忘的元宵節。

雖置身於荒涼的大山上,我並不感到孤獨,就在山腳,一個戰士正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我們相距並不遙遠。此刻,他是否像我一樣,正仰望著天空這輪滿月?像我一樣,在這冷寂的大山裡,望著它想起了遙遠的故鄉和親人,想起了「花市燈如晝」的元宵佳節?在那遙遠的地方,在火樹銀花、笑語喧闐的節日盛會中,也一定有無數殷切的思念和祝福,隨著皎潔的月光飛向這片冷寂的高原……

我向山下望去,看不見那裡的哨所,然而我能感到,他持槍如雕像般剛毅的身影,正挺立在怒江邊的懸崖峭壁下。

我站起身,在冰雪中,在寒風裡,繼續著艱難的行程。

到山口,已是後半夜。這裡純粹是一片雪月世界,彷彿飄落人間的廣寒宮:碧海青天,明月高懸,皎潔寒冷的月光傾瀉在皎潔寒冷的冰雪上,白光璨璨,晶然一片。回望來路,月光下,逶迤的峰巒如隱隱波濤般滾向天際。站在這遺世獨立的雪月之中,豪邁之情油然而生,上山時遙望著如天空星辰般的山峰,此刻就踩在我腳下!這時,我突然產生一種奇異的感覺:另一個我仍在山下遙望,遙望著這座此刻我正置身其上的高聳山峰,兩個我之間隔著一條漫長的盤曲如繩索般的陡峭山路。(下)

➤➤➤夜渡怒江山(上)

奇異

上一則

我的母親

下一則

路易十四將成「Louis 14」?法博物館簡化文字挨轟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