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一起共舞、一起騎馬 英女王與歷任美國總統好多故事

鐵窗10個月 前香港眾志成員周庭出獄

夜渡怒江山(上)

西藏八宿的怒江大橋。(新華社)
西藏八宿的怒江大橋。(新華社)

我二十五歲那年,在足跡遍布大江南北長城內外之後,踏上了被稱為世界第三極的青藏高原。我從青海翻越唐古喇山進入西藏,飽覽了西藏雄奇瑰麗的山水和淳樸獨特風俗後,於1999年的除夕當天,獨自騎單車從高原古城拉薩出發,計畫用四十天穿越險象環生的川藏路和滇藏路,去西雙版納。途經藏東八宿時,正是2000年正月十五,天降大雪。我欣賞了高原雪地的奇特魅力,也經歷了一場生死考驗。

那天早晨醒來,透過旅館玻璃窗,看見外面樹枝上落滿了雪。推開窗,雪仍在下,天地間白茫茫一片。今天的行程將非常艱難,因為要翻越一座大山——怒江山,山路七十二拐舉世聞名。

冒著紛紛揚揚的雪花出發了。

路上積雪很厚,但騎行並不困難,因為雪落到地上,很快便凍結了,而正在飄落的雪花又使冰封的路面不致於過分滑溜而摔倒。飄舞的雪花被風吹旋著,把人團團裹住,四望迷迷濛濛。

就在我騎到一片比較開闊的地方,突然覺得前方茫茫雪地上隱隱透出一股紅光。紅光越來越亮,雪漸漸小了,能看清白皚皚的雪地一直延伸到遠處的山麓;而一團飄灑著雪花的烏雲,低低地壓著雪地,正迅速向我身後掠去——前方,朝陽照著積雪,紅光閃閃;身後,卻濃雲滾滾,大雪飄飄。陽光驅逐著陰雲遠去,接著又一團挾著風雪的陰雲接踵而來……。

我停下來,站在茫茫雪地上,站在陰晴的交界處,欣賞陽光與烏雲在這片高原雪地裡角逐變幻的詭譎景象:我看見,一座白雪覆蓋的峰頭高聳碧空,映著陽光,潔白耀眼,而山腰卻濃雲密布,大雪紛飛,一隻蒼鷹繞著峰頭,翱翔在風雪之上;我看見,雪中眠臥著很多野鳥,形如鶴,而羽毛赭紅,陽光下,宛如雪地上燃燒著點點炭火;我看見,一片樹林,幾頂帳篷,輕煙嫋嫋飄出,瀰漫林中,帳篷旁的樹幹上,拴著一匹背上裹著厚氈的馬,不停用前蹄刨著地下的積雪,幾個小孩子用木板當雪橇,在雪地上嬉戲;我看見,寂靜的空林裡,陽光把樹影一條條清晰地印在雪地上,一片遮不住陽光的烏雲從頭頂飄過,灑下一陣碎雪,林間光影裡看去,哪裡是雪,簡直是千萬點銀鱗在閃爍;我看見,當烏雲完全飄散,碧空如洗,一片湛藍籠罩著這個晶瑩的琉璃世界,四周連綿起伏的雪山在碧空呈現的影子,宛若藍色樂譜上跳躍的潔白音符。

這是一個冰雪晶瑩而又帶著淳樸生活氣息的童話世界。

雲散日出後,公路上的積雪開始融化。騎行越來越熱,把鴨絨襖脫去,仍覺冒汗。停下休息時,一看單車,哇!這裡的的氣候真夠怪的,感覺如此之熱,可車子前後擋泥板的下端和花盤框架上,竟凍結著好幾條長長的冰凌,幾乎垂到地面了!

一路下坡,中午便騎行四十公里,到達怒江大橋。

怒江發源於遼闊的藏北高原,彙集了唐古喇山南坡和念青唐古喇山北坡無數冰川雪峰上流出的涓涓細流,形成一條滾滾大江;至此,夾在伯舒拉嶺和他念他翁山兩座綿亙險峻的山脈之間,滔滔而下。

穿過一條在峭壁上開鑿的隧道,便是怒江大橋。橋頭如同焊接在萬丈絕壁上。山勢嵯峨高聳,江水深切直下,幽深的峽谷如同一把利劍,把崇山峻嶺劈成兩半。緊束江流的陡峭山壁,上聳碧宵,下插江水,站在橋頭俯瞰下去,驚心動魄。江水如一條窄窄的綠帶,隨著山崖迂曲瀠洄,只見江水在黑色石壁上洶湧澎湃,卻聽不到濤聲;那雄偉險峻磅礴恢弘的氣勢,讓人感覺自己異常渺小,而在飄浮著濛濛水霧的峭壁陰影裡盤旋的蒼鷹,即使飛到眼前,也覺得小如黑點。

江邊有武警把守。一打聽,才知上山的路就從這裡開始,一直盤旋上升近五十公里,才到達海拔四千六百五十八米的山口。

在和年輕的武警戰士攀談中,我得知發生在這座橋上震撼人心的故事——

1950年初,西南軍區第18軍奉命進軍西藏,十一萬軍民在三十二歲的軍長張國華率領下,邊修路邊挺進。當時條件十分落後,但戰士們以高度的革命熱情和頑強的戰鬥意志,硬是用鐵錘、鋼釺和鎬頭,劈開懸崖峭壁,降服險川大河,以平均每公里犧牲一至二人的巨大代價,歷時四年多,從當時的西康省府雅安把路修至拉薩。怒江段的地形更是險惡,道路要從懸崖峭壁半腰通過。1953年3月,18軍54師162團奉命打通怒江,修路造橋。162團2營4連的一個排接受了開闢山壁搭建鋼梁的艱巨任務。戰士們每天都要爬上四千多米的山頂,垂下幾十米長的繩索,懸空打炮眼,開鑿山壁;上有落石,下有怒江,懸空作業,一旦發生意外,無處可躲,傷亡極大。八個月後,當最後一聲炮響,山壁被炸開時,這個三十多人的戰鬥排,只剩下排長一人,他既為完成上級交付的任務而自豪,又為犧牲的兄弟們而悲痛,悲憤交集下仰天長嘯:「我的好兄弟們,軍黨委交給咱們的任務完成了,你們可以放心了!我帶著你們打過了長江,解放了大西南,走進西藏,卻沒把你們安全帶回家鄉,我對不起你們!」說完,縱身跳進波濤洶湧的怒江之中。至今,怒江橋頭隧道旁的懸崖上,依然鐫刻著一個戰士縱身跳江的岩畫。

那個艱苦卓絕而又鬥志昂揚的時代過去了,可當年18軍戰天鬥地的精神卻在駐守高原的軍旅中代代傳承,在和平年代依然湧現出許多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被譽為「天路鐵軍」。(上)

➤➤➤夜渡怒江山(下)

冰川 旅館

上一則

歲月多磨

下一則

傳奇女牛仔史詩級藝術收藏 紐約5月開拍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