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英開放18歲以上打疫苗 逾72萬人預約創紀錄

熱帶風暴克勞德特席捲東南部 12死

她隨著枯葉而來(下)

落葉。(李源.攝影)
落葉。(李源.攝影)

當時我叫李玲,班上還有一名女生也叫李琳,同音不同字。每次老師點名人起來回答問題時,叫道:「李玲(李琳)。」我倆都把頭埋下,害怕叫的是自己的名字。

有個人跟自己同名自然不是很令人高興的事,尤其李琳是班上學習成績最優秀的,每次老師表揚她,我就覺得慚愧,她的優秀好像襯托出了我的平庸。

剛上高中時,有天儲源對我說:「我看你把名字改了算了,不要跟那個李琳叫一樣的名字了。」

好大膽的想法!我吃驚地看著她。

「怎麼改?」我懵懵懂懂地問。

「到派出所去改。」

派出所就在我們學校的斜對面。儲源和我兩人一天下午放學後,就去了派出所。那是一棟平房,在一個昏暗的小房子有兩個年輕的男戶籍民警。儲源大模大樣地對那兩個男民警說:

「我的同學她想改名字,因為班上有個同學跟她叫一樣的名字,好麻煩。」

她面對民警竟如此淡定和大膽。我站在她後面,簡直就把她看成了花木蘭,女中豪傑。

戶籍民警並沒有提出任何異議,只問了我的原名和家庭住址,然後從很多豎立的櫃中找出一本大而厚的戶籍登記冊,就好像我們從小聽說的陰間閻王爺對所有的人登記簿一樣。他找到我們家的那一頁,抬頭問:「你父母同意嗎?」

「沒有問題的。」我怯生生地說。

「那麼你下次把家裡的戶口本帶過來,我們一起改了。」

回到家,我跟父母說了要改名字的事和理由,父母也沒有多說什麼。

等我們再次回到派出所時,戶籍民警問我:

「那你準備叫什麼名字?」

這一下把我給問住了,我還真沒考慮過這個問題。那根本就不是一個十六歲的學生應該考慮的問題。這可不是什麼無名作家的筆名,想用就用,不喜歡了可以重新換一個。這個名字將伴隨我一輩子。從我們快生下來前,父母可能想了幾天幾夜才想出來的名字,孩子的名字包含著他們對孩子將來成為什麼樣的人的期望。我不瞭解我父母對我有什麼期望,那時父母只希望我能夠考上大學,好像那是那時唯一能給父母添光榮的作為。十六歲的我,根本就沒有什麼個人存在意識,所做所思所想都是依照社會和家庭的規矩和要求,根本就沒有想過自己希望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可以成為什麼樣的人。

正在我遲疑時,儲源在旁邊說:

「你就叫我的名字吧,源。」

站在那兩個等待我的名字的民警面前,為了儘快完成改名字的事,我當時沒有多想就接受了她給予我的這個名字。從此以後,我的名字叫「李源」,我的名字就是來自於她。

沒想到,改名也改了我倆的命運。從此以後,我的命運就跟水有關了。水是四處流淌的,我的命運也就是四處漂泊。

後來我們分開了,不在一個班級。高中畢業後她直接參加了工作。分開期間我對她並未特別在意,因為我跟她本來也沒有多少話說。但我們之間又從未斷過聯繫,似乎總有一根細細的線牽引我們,那就是她對我忠誠的友情和信任。一年或二年我們見一面,都是我去地質局宿舍找她,與她和藹可親的母親聊幾句。

她總是對我講述她生活中發生的一切。她做打字的工作,還演示給我看。跟我講她的男朋友如何如何,話題後來又延伸到她老實巴交的丈夫。她對我一如既往地充滿了熱情,而我不再羞澀和膽小,也不需要她為我護駕,我反而變得比她大膽得多,自己一個人揹起背包走遍中國。我意識到,隨著時間過去,自己發生了徹底的變化,而她似乎一直未變,仍被時間封存在過去的那個性格和樣子之中。她好像並沒有意識到我的變化,每次仍以「老大」的態度來對待我,就像很多年前她對我的關照。

再後來我出國了,但每次回武漢探親我都會去看看她。待在一起那幾個小時裡,聽她說她的生活(工作、分房子、老公的收入、女兒……)。分手時她總是一句話:「回來時來找我。」是的,她總在那裡,地質局宿舍大院裡等我,就像少女時期那樣。

地質局宿舍位於武漢市中心地帶,航空路立交橋邊上,被商業區所包圍,在世貿和國貿兩棟大樓之間,馬路上車水馬龍,邊上有很多商店。2000年的一天,她外出買東西,匆忙過馬路時,一輛摩托車從左邊飛馳過來撞在她的身上,她當場倒在血泊之中,離開了人世。那年她才三十八歲,留下了一個小女孩。

從老同學那裡得知噩耗時,我很震驚,無法相信這無常的命運,她身上毫無早逝的徵兆呀。昔日她在學校教室裡的尖叫聲和爽快的笑聲依然在我的耳畔迴響,她的紅襯衣依然在武漢陰霾的天空下燃燒著,誰會想到一個這麼活躍、具有生命力的年輕女子會在一瞬間就消失呢?摩托車一瞬間撞擊在她的身上如同撞碎一個玻璃製品,人的生命真是脆弱啊。

從此以後我再也沒有踏入地質局宿舍大院,沒有去拜見她的母親,因為我無法面對她母親那雙悲痛的眼睛。也害怕因為我而勾起她母親的痛苦回憶。

我後悔,為何沒有問過她,當初為什麼選我成為她的朋友?為什麼對我這麼友善和忠誠、儘管我倆如此不同?好像她前生欠我的情誼。這可能是個無意義的問題,對一個人好一定要有什麼理由嗎?她可能憑藉直覺就喜歡我而不需要任何理由。

我現在承載著她的名字而活著。

看著眼前的那片枯葉,我想:儲源的靈魂是否被囚禁於此?今日她終於從樹葉中解脫而出,重新又活在我的記憶之中。(下)(寄自義大利

➤➤➤她隨著枯葉而來(上)

武漢 義大利 中國

下一則

藏品拍出9200萬 神祕藏家竟是007電影武器專家「Q」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