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FDA核准天花藥TPOXX治療猴痘 紐約現疑似案例

中國清零影響供應鏈 蘋果要代工廠在他國增加產量

貓天使和貓奴的差別

照顧街貓十一年,留下了許多遺憾,因為一個人照顧太多貓,永遠無法做到十全十美,但也總是安慰自己:我已盡力了。然而事實上,我真的盡力了嗎?當我遇見了阿吉、麗麗、Tomo之後,我知道我沒有資格這麼說。

阿吉社區裡有幾隻街貓,都有人餵食,可是有天,因為住戶反應,管委會決定將這些貓「移除」。阿吉立刻和他們進行交涉,承諾會盡力為每隻貓做TNR,但也希望有剪耳的貓能夠不要捕抓,最後管委會也同意了。

阿吉在送紮貓的途中,甚至還出了一場車禍,她和裝了貓的外出籠滾落在地,她血流不止。路人過來扶她起身,她第一句話竟然是:「你可以幫我送這隻貓去某某動物醫院嗎?」

在這批貓之中,有幾隻幼貓,阿吉決定送養。親訓、網路上的溝通、認養人和貓相處時的觀察、家訪,還有送養後的追蹤,一樣都不可少,如此辛苦了一場,終於為這些貓找到了幸福的好歸宿,除了一隻虎斑貓:穆穆。

起先是阿吉催促認養人,穆穆該結紮了,可是認養人卻支吾其詞,阿吉起疑了,開始追問不休,甚至揚言要到對方的公司去找她,她才坦承:穆穆已經走失將近三個月了。

這真的是晴天霹靂,是每個貓中途最大的噩夢!阿吉崩潰了,她打電話給麗麗和Tomo大哭大叫──這情況多麼熟悉,就像小缺驗出貓瘟時,我打電話對阿吉大哭大叫──接著,一場驚人的搜尋和救援就此開始了。

阿吉開始每天在穆穆消失的社區附近尋找,麗麗和Tomo也一路陪伴。那社區附近真有一些街貓,在尋找的過程中,他們還順便餵食了。有一天,阿吉透過圍牆欄杆餵食一隻虎斑,覺得牠很像穆穆,可是長大了一些,無法確認,後來比對照片的花色,才確定是。於是阿吉呼喚了穆穆的名字,那隻虎斑對這名字反應超大,突然繞著院子來回狂奔,於是阿吉知道,不可能的任務達成:找到穆穆了!

接下來又是一場硬仗,阿吉開始在幾個社區之間廣設誘捕籠,幾位貓友都曾經輪流去看顧籠子,我也去過一次。那次雖然看見穆穆,但是連靠近都無法,每次進籠的也都不是牠。

如此堅持了好一陣子,幾個人不停地在社區附近守候,甚至感動了居民和警衛,大家都幫忙留意,警衛還自動出借廁所。後來他們採用一個戰術:將其他的貓全部餵飽,除了穆穆。這招果然奏效了!穆穆進籠了,回到了阿吉的懷抱,後來也再次送養,得到了真正的幸福。

更驚人的還在後頭,穆穆找到已經很強了,他們三人竟然又去抓了那社區其他的貓做TNR,其中有一隻實在太親人,無法放回,麗麗和Tomo便將牠留下來了。

對這三人我實在無話可說,有時我看他們真的太累了,也會勸他們,有些事放棄就算了,可是,當他們在路上看見一窩被遺棄的小貓,或者發現重傷的貓,癱瘓的、爆眼珠的,他們還是全都帶回家照顧了。「放棄」從來不是他們的選項啊,我想,這就是貓奴和貓天使的差別吧!

車禍 天使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