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報告:仇亞案件多 華人受害者近半 加州占40%最嚴重

美東油管遭駭 拜登宣布緊急狀態

難友黃老頭(下)

阿尼默∕圖
阿尼默∕圖

轉眼,深秋的落葉都掃盡了,刀一樣鋒利的風霜,一天比一天刮得緊了。黃老頭還是一絲不茍地生火、添煤,讓每一個房間都暖烘烘的,等著人坐下來學習文件。他照例要自己生火、扯紙、劈柴、點火、加煤。一天早晨,他扯碎了一些報紙,點燃了它們。幾乎是同時,我們發現他已犯下了「滔天大罪」。他立刻把燒著的紙片從火中搶出來,但已來不及了,毀了半個容的圖片使黃老頭在火光中頓時臉色通紅,然後又轉為煞白。他只有再將報紙投入火中。他看著我,我低下頭去看別處。過了一會兒,當我抬起眼來時便與他的目光遇個正著。他那驚慌、不安、痛苦、自責的神色,幾乎使我立刻想對他說:「不要緊,只有我看見,我不會告訴別人,沒有人會知道。」

但是黃老頭會把我這番話一起坦白交代出去。

假設他去自首,坦白他燒了報紙中的重要人相,那麼就會有人來找我,「妳為什麼不報告?」假設我告訴他我不會講出去,但他去自首,那麼便會有人來找我,「妳為什麼要包庇他?」

假設來假設去,勸他也不行,安慰他也不好,不管也不行,管了也不妥,我輾轉一夜幾乎未睡。

次日天色未明,我便到大門口去等他。夜間露水尚未乾,在蒼茫的晨曦中,黃老頭佝著背走近,我喊住了他,他嚇了一跳。

我迅疾但清楚地對他說:「黃老頭,昨天你無意中做了一件事,我認為你是無心的,所以我不過問此事。如果你是有居心的,你可以去坦白。但你想坦白與否你自己決定,我不管。如果你是無心的,當然不必再提。現在我已同你講過這件事,表明我的態度,從此我永不重提此事。」

在黑夜與白晝的交替的微光中,我們倆的眼睛都潮濕起來。他用兩隻粗硬的手握住了我的手,他說:「做事利己利人是上策,損人利己是中策,損人不利己是下策。我很感謝妳。」

天色大明後,兩個人心頭的烏雲也煙消雲散。我們拿起巨大的竹掃帚,一起把校園掃乾淨,把走廊掃乾淨,把大廳掃乾淨,也把我們心頭的隔膜和顧忌掃乾淨了。

於是我們又恢復了有說有笑。隔天上午,學習之前,他非常認真嚴肅地表示由衷的感激。他說為了表達自己的心意,決定把一個秘方送給我。

「妳看,這是我多年搜集的秘方,靈驗得不得了,我從來不輕易出示,更沒有送過人。現在,我抄幾方給妳,望妳收藏好,一定有用的。」

我看了幾個絕症的名稱,禁不住哈哈大笑起來,牛皮癬、痔瘡、斑禿、中風……。

後來,學校讓一位教音樂的張老師帶著我和黃老頭組成一個小組,專門給校園的牆上寫標語口號和詩詞。那位音樂老師也是一個愛笑的人,對我們非常平等尊重,合作得很愉快。我們三個人的書法都不錯,所以就輪流上去寫字。每次寫完了,老張便帶頭評論,邊說笑邊打趣,但我們一致公認,黃老頭的書法功底最深厚。我們忘記身邊的人事,說詩論文都與當今世界無關,太陽照在身上暖暖的,我們自由自在地幹活。這個時候,可以看透人心所向,大家心照不宣。所以我特別喜歡遠離革命隊伍,處在這種小圈子裡,遇到過各種各樣的所謂牛鬼蛇神,其實都是人才,所有的菁英在當年無一能夠倖免。跟這些人在一起,我成熟了許多。

沒有熬過年關,城市裡的幹部又有三分之一要去農村。我們又有一大批人要篩下來去農村去了。這一次是插隊落戶,黃老頭的家眷沒有工作,一家一戶遷到農村。我是一個人下去,獨自住在一個院子裡。光是開門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便如上天入地般艱難。水要從井底去掏的;米是從山上糧店去背下來的;煤要到四十里外的平頂山煤礦外邊去拉回來;一應用品都要到十六里外的集市上去買回來;還得時不時地就要和一次煤,一架子車煤末和一架子車煤土,混合攪拌均勻,再攤成幾十只大煤餅,曬乾了,放在床底下,一塊塊拿出來掰開了用。做這些事以前,我先翻過水渠大壩到黃老頭家裡,叫他的兒子黑蛋來幫忙,然後我再烙一疊蔥花烙餅,炒幾個雞蛋,下兩碗放臘肉的掛麵犒勞他便行了。村裡人看見黑蛋來了,都說是我的大侄子來了。

我也常去黃老頭那邊坐坐。他的家在村頭,門前有潺潺的流水,屋前種了幾棵果樹,屋後養著豬和羊,雞兔成群,雞蛋滿筐。他因禍得福,養得又黑又胖,黑裡透紅,紅光滿面。他的老婆見了我就笑,牙齒沒了不少,嘴巴有點癟了,頭髮稀稀拉拉的,洗得乾乾淨淨的布衫穿在她瘦小的身軀上,空落落的。但兩口子都透著健康快樂的心情。

黃老頭對我好,見了我像見親閨女。他老婆對我也好,我一去便沏紅糖茶,還留我吃飯。別人都是互相防範森嚴,我們卻成了莫逆之交,也像是親戚,走動得很勤。人是需要這一口熱氣的,也需要有笑聲。黃老頭是個愛笑的老頭子,他用一半工資,買了藥調製成各種秘方,施捨眾人,據說十分靈光。

去年瘟疫盛行,大家都停止了走動,這樣可怕的日子卻無端地讓我回憶起過往那段歲月,那一段慘烈地奪走了我的青春和藝術事業的十八年裡,有些人在我記憶的盡頭又冒了出來,不肯消失。比如黃老頭,他很早就走了,我卻沒有忘記他。(下)(寄自加州

➤➤➤難友黃老頭(上)

雞蛋 書法 加州

上一則

半熟

下一則

不善廚藝笑話多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