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直播中〉一洲焦點/美中疫情管制高下分別、紐約市長初選分析

紐約州新冠緊急狀態明結束 仍須遵守CDC口罩令

她瘋了嗎?

床上的女孩,瘋狂地擺動著頭,披著亂髮。她的雙手被繩子綁住,纏在病床兩端。

她的父母站在一旁,滿臉充滿恐懼和絕望。

「海莉,振作一點!」父親不耐煩地斥責。五十來歲的白人,臉上布著皺紋、留了銀灰色的鬍子,高壯的體態,喝了太多啤酒的肚子圓滾滾,像個鄉村歌手。他粗聲大吼、怒氣沖沖,其實是被女兒的怪病逼得走投無路。他對女兒感到憤怒,不理解為何她變了個人;他更埋怨老天爺開了他們全家人一個殘酷的玩笑。

病患海莉是個十四歲的女孩,就像電視影集中常見的青少年,她外型亮麗、個性開朗,有點自以為是,看不起自己的父母,也許長大後會自我反省並和家人重建感情,但目前正處於叛逆時期。

最初時,她動作怪異,以為沒人察覺時會自言自語。接著,她將自己關在房裡,上鎖後在裡頭待上好幾個小時。她的父母有點擔心,趁她不在家時,偷偷跑進她房間,搜刮房裡的抽屜和衣服的口袋,希望能找到毒品或避孕藥,找到原因。當什麼都沒找到時,他們鬆了一口氣,但也因為毫無頭緒,而更擔憂了。

海莉的父母有精神分裂症的家族史,青少年時期發病並不罕見。他們禱告,不要讓這種恐怖的疾病纏上他們的女兒,希望這只是一般年輕人會經歷的成長過程,只是單純的賀爾蒙失調,自己會調整好。

當海莉的症狀惡化,拒絕洗澡、身上沾滿糞便時,她的父母終於精疲力竭,絕望地帶她到急診室。

海莉微微發燒。急診室醫師首先排除器官機能疾病的可能,做了腰椎穿刺和腦部斷層掃描,讓她住進了兒童病房。

住院時期,許多專科醫師來會診,包括感染科、神經科和風濕科。海莉頭上貼著腦電圖的電極,每天看到面貌陌生的醫學團隊來巡房、聽著教授藉此教導學生、任憑醫療人員在她身上施加更多的檢驗,不知道她的病例正被住院醫師當作早報的教學材料。

檢驗查出,海莉患有急性瀰漫性腦脊髓炎,是一種免疫系統對髓鞘產生自體免疫反應所發生的疾病,治療方式包括類固醇、靜脈注射免疫球蛋白等等,都是以抑制免疫系統為主的療方,而其中的治療性血漿分離術(plasmapheresis)便是我們腎臟科負責的。

我和護士推著機器到病床旁,自我介紹。海莉的父母多天待在病房,已經精神恍惚,並沒有理會我們。服用了鎮定劑後,原本暴躁的海莉睡去了,護士熟練地將機器連貫好,開始血漿分離的療程,清除她血液裡的抗體。

海莉不一定會恢復。但大家懷著希望,仔細觀察。日復一日,我們推著機器,重複血漿分離術的療程。

療程彷彿見效了,病人的症狀漸漸好轉。海莉不再隨地大小便了。她認出她的父母了。幾天後,她坐在病床上,和進門的醫護人員打招呼,讓住院醫師嚇了一跳。

出院時,她的情況極佳,看起來就和一般的十四歲女孩無異。復健一陣子後,應該可以恢復平常的生活了。

科學的力量令讓人讚嘆。從前類似海莉的病例會被歸類於精神病,而病人會被打入地獄般的深淵。短短幾年,醫學界找到了療法,可以治癒種種離奇古怪的疾病。

疫情黑暗的當下,我想到了海莉的病例,彷彿看到了一絲曙光。(寄自加州

加州 疫情 毒品

下一則

春天的功課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