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影/印州FedEx爆槍案 至少5死4傷 傳槍手已自盡

打疫苗仍染疫 金山灣區逾百「突破病例」成病毒線索

天堂裡的悲劇(下)

黛安∕圖
黛安∕圖

一天,中醫診所走進了一個中年男子,中等身材,頭頂無毛,微挺著肚子,臉上掛著金絲邊眼鏡,顯得斯文,一副灣區高科技工程師的模樣。那天,向雲恰巧是他的推拿師,她像往常一樣一邊幫他推拿一邊和他搭腔閒聊。這男人說他叫理查,是一家知名大公司的工程師,已經離異多年,離婚時淨身出戶,膝下無子,目前臨時和人合租一間房子。向雲對這人並沒有厭惡感,如果能談朋友最後修成正果,那再好也不過了。想到這裡她不禁心中一熱,從此就對他十分上心。這麼過了幾個月,她和理查也就能互相談上知心話。不久,他們談起了戀愛,後來更常常到向雲的住處約會。可是,向雲發現理查都不在她那裡過夜,哪怕有時很晚了他還是要趕回去,而周末則藉口加班很少露面。向雲心生懷疑,但卻不願意捅破事實的真相,就選擇相信理查的甜言蜜語,說是再過一年,等他經濟上喘口氣就娶她。

又過了不久,向雲發現她懷孕了,她高興地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理查。但是理查灰著臉說他還沒有準備好,而且他離婚的手續還沒有走完程序。兩人說了半天,沒有交集。理查走後,她妊娠反應極大,心裡開始糾結到底肚子裡的孩子要不要留。一天,向雲趁理查不注意的時候,記下了他駕照上的地址,她決定按這個地址去探個虛實。

那個周末的早上,向雲鼓足勇氣開車來到了理查駕照上的地址,發現理查的車就停在一棟屋子的前面。向雲帶著疑問去按門鈴,開門的是一個十幾歲的男孩。向雲問道:「請問理查住在這裡嗎?」後頭一個四十幾歲的女人聞聲探出頭來問:「你找我老公?」向雲遲疑了一下點頭說:「嗯!」那女人朝屋裡大喊了一聲:「老公,有個人找你。」從裡面傳來理查的聲音:「誰啊?」「不認識,你自己來看看吧。」理查這時出現在門口,驚呆了似地看著向雲,腦中做了五秒鐘超速運算,然後臉不紅氣不喘地對向雲說:「你是誰?有什麼事嗎?」向雲來之前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但是聽了理查的話後她崩潰了。她一面大哭一面指著理查的鼻子大喊:「你怎麼可以裝作不認識我,我肚子裡還懷著你的孩子呢!」

屋裡的女人聽到了這句話,出來把向雲請了進去。那女人開口自我介紹:「我叫玲玲,是理查的太太。」她又指指身後在看電視的男孩說:「這是大衛,我們的小兒子,我們還有一個大兒子艾伯特在佛州念大學。」向雲盯著玲玲上下打量了一番,她長得秀麗文靜,穿著打扮不俗,言行有禮有節,讓向雲自嘆不如。玲玲說她在蘋果公司擔任工程師,丈夫理查兩年前被公司解雇,至今還失業,所以在家的時候比較多,照看小兒子就成為了他的工作。玲玲平靜地介紹完自己就問向雲:「聽你說你懷著理查的孩子,請告訴我這是怎麼一回事?」

此時,向雲已經心慌意亂,心想如果玲玲說的都是實情,自己之前日思夜想的美麗願景,就只是一個吹彈即破的幻影!轉念間,向雲還是寧願選擇相信理查,相信他真的正在和玲玲辦離婚,因為若沒有理查,她和腹中的胎兒到底該怎麼辦呢?於是,向雲把憤怒的槍口指向玲玲,她情緒完全失控,放聲大哭並歇斯底里地大叫。她不怪罪理查,反而憎恨玲玲關了自己幸福的門。理查的小兒子見狀,馬上打電話報了警。員警趕到後便把向雲帶走了。當員警知道向雲懷了理查的孩子,就勸她去法院解決他們之間的糾紛,警告她別再去理查的家鬧了。

向雲從警察局裡回到了家,收到了一封移民局來的信,原來她政治庇護申請被移民局拒絕了。她找了律師諮詢,知道她可以上訴,但通過上訴成功的例子微乎其微,這時向雲才意識到,她的路已走到了盡頭。此刻已經是下午六點多,一天沒吃沒喝的向雲一頭倒在床上昏睡了過去。不知過了多久,她被人搖醒,張開眼睛一看是理查。他見她醒來就一把抱住她,兩人痛哭流涕。理查說他非常愛她,可是他那位母夜叉老婆不准他來見她。說他如果再來看她就要和他離婚。更令人咋舌是,他說他自己沒有工作,要是離了婚,他就會沒有經濟來源。接著,他勸向雲當務之急是明天一早就去醫院把孩子拿掉。他表面裝得心存愧疚,直說是他對不住她。其實,理查從頭到尾就是在玩弄她,他既從未打算要和玲玲離婚,經濟上還要靠她養家,也壓根兒沒想要和向雲長期在一塊的意思,又哪會在乎向雲肚子裡的孩子,但向雲到這時還沒有醒悟過來。

接下來,玲玲申請了禁制令,不許向雲再去騷擾他們一家人。於此同時,理查卻銷聲匿跡了。向雲覺得自己才是受害者,為此她感到不平,情緒波動很大,彷彿走到了她人生的低谷。不久,向雲的移民上訴被移民局拒絕了,並通知她在三十天內必須立刻出境,而且在離境之前,她是不能再轉換任何其他合法身分以求延長居留。她辛苦打工掙的錢都去給了移民仲介了,自己窮得只剩下肚子裡這個孩子。數天之後,理查給向雲發了最後一條短訊:「你如果去醫院墮了胎,我們可以再聯繫,不然我們就不能再來往了。」讀到這裡,向雲眼前一陣黑,不僅賠了自己又折了綠卡夢,她每天只是哭,哭自己命運多舛。

向雲只是千千萬萬假庇護真申請的案例之一。在加州的中餐館、華人超市、足浴所或是推拿院中,就有這麼一群華裔政治庇護的申請人,他們背後的故事大都令人鼻酸。他們跟一般通過職業或因著親屬而成為美國公民的華人同胞一樣,有著同樣的美國夢,但是利用假政治庇護所陷入的困境,卻完全是自己造成的,最後也只能把這杯自己釀的苦酒喝下去了。

在美國社會,無論是人與人、公司與公司、人與公司、人或公司與政府之間,都基於一份信任。然而,當有心人背叛了這份信任,把美國政府當傻子一騙再騙,不難發現,美國政府一夕間變聰明了,移民案件的審理突然變得嚴苛了,導致大部分的假庇護申請相繼被移民官識破。而等待著申請人的就是驅除出境和永不得再入境的命運。2016年川普上任以來,美國政府的政策是美國優先,在這個指導原則之下,就必須壓制政治庇護移民的申請,以減少接受尋求政治庇護的難民,而把納稅人的錢儘量花在本國人民和事務上。根據美國司法部公布的資料,申請政治庇護的批准率從2016年的33%降低到2018年的21%,顯而易見的是,假政治庇護這條靠撞運氣取得綠卡的路將會越走越窄。

身為華人,我同情每一個申請人想留在美國生活的心願,因為每個人都有追求美好生活的權利,但身為司法體系一員,我厭惡有心人造假的行為,因為他們不僅讓美國政府對政治庇護申請的審核更嚴謹,而且讓真正需要庇護移民的人們成功的可能性變小了。眼見一個立意良善的政策被濫用,不禁令人感到惋惜。

註:本文作者任職於美國律師事務所,本文由真實案例編寫,為保護當事人隱私,人名地點皆經過修改。人物性格和案情經過,若有雷同,純屬巧合。(下)(寄自加州)

➤➤➤天堂裡的悲劇(上)

移民局 美國優先 庇護

上一則

柔軟可得

下一則

《舌尖上的鄉愁》徵文啟事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