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影/印州FedEx爆槍案 至少5死4傷 傳槍手已自盡

打疫苗仍染疫 金山灣區逾百「突破病例」成病毒線索

天堂裡的悲劇(上)

黛安∕圖
黛安∕圖

都說美國是自由的天堂,擁有著高度精神和物質的文明,只要肯努力遍地都是機會,於是吸引了來自八方的人們,有的想呼吸自由的空氣,有的想一展長才實現自我價值,有的倦了累了只想過一個平靜安穩的日子,有的想創業致富建立可長可久的基業。其實,最起碼的要求就是希望被尊嚴平等地對待。但是,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如願。根據皮尤研究中心的資料,美國是世界移民人數最多的國家,移民人數接近五千萬人,占總人口數接近15%。2015年,在美國的墨西哥移民因地利之便,已達到一千一百六十萬,占移民人口的第一位,占移民總數的27%;緊接著第二位的就是二百七十萬的中國移民,占移民總數的6%。這些外來客進美國國門的途徑很多,能夠進了門又留下來的方式就那幾樣,不外乎投資移民、特殊人才移民、親屬移民和婚姻移民。不過,如果是身無萬貫家財、胸無才智謀略、或無親不帶故的人,似乎就只有政治庇護移民一途了。

政治庇護移民是美國的一個面子工程。美國常常為世界上因為政治理念的不同而遭到本國不公正不人道對待的人們發聲,為了不浪得虛名,美國得要為這些人們提供庇護,條件是這些人需要在他們的母國遭受到嚴重的迫害、被剝奪信仰自由、危及人身安全,如果被遣返就會遭受母國的的迫害。政治庇護的申請其實很簡單,只要填妥I-589表格就可以免費向美國移民局遞交申請,在此同時,申請人還可以申請勞工卡,在審核期間合法地在美國工作。

目前,來自中國的政治庇護申請人,不外乎是以一胎化、宗教自由、法輪功、強制房改、八九民運、西藏獨立之類的理由提出申請。由於政治庇護案的審核上,不可能打電話跟申請人的母國詢問申請人是否在該國國內遭到政府迫害,那麼這類移民申請就吸引了許多和政治迫害八竿子打不著邊的人。聰明的人可以看出來這其中可被人操作的空間,敢幹的就鋌而走險去幹移民仲介,反正就只是幫助申請人參加說故事比賽和演員訓練,不管成敗都收錢。中國有一大批藉著探親旅遊來的朋友,來了美國後,喜歡上了就想留下來,但卻又不符合其他各類移民的資格,在道聽塗說之後,就選擇攀上政治庇護的梯子,反正就是花錢賭一把,倘若僥倖成功,藉著這梯子可以一躍登上天堂了。如此,政治庇護移民,被有心人一再地利用,成了一條取得綠卡的捷徑。

前不久的一天下午,已近下班時刻,我才剛把完成的陳述狀歸檔,前台就轉來一通中文電話。電話那頭的男人劈頭就說:「請問你們辦政治庇護嗎?」我回說:「是的!請問你是想辦哪一類的政治庇護?」那人說:「我聽說目前法輪功的政治庇護申請被批准的機會很大……」我接著他的話說:「哦,你是法輪功的學員,請問你練習法輪功幾年了?在國內有受到什麼樣的迫害?」對方打斷我的話說 :「法輪功是邪教,練了難保不會走火入魔,甚至聽說還有人自焚的,我才不是他們的學員呢!我只是想用他們的名義來辦政治庇護留下來。」我不客氣地回絕他:「很抱歉,我們律所絕不做假,用這種手段欺騙美國政府,玩弄美國法律是不合法的。」對方便知趣地掛了電話。這樣想方設法移民美國的人不在少數,隨之而來的騙局也屢見不鮮。因為有這麼廣大的需求和可鑽空子的機會,就有許多黑心的移民仲介,用杜撰的迫害經歷來包裝那些申請者,以從中牟取暴利。

上個月和幾個朋友去中餐館吃飯,遇見了一位年約三十來歲的女服務員。在過了吃飯的尖峰時刻生意不再忙碌,她就過來和我們聊天。攀談之下才知道她叫向雲,來自瀋陽,平日一周有三天在一家按摩院做按摩師,有三天在這個餐館做服務員。她是在三年前參加了北美購物旅行團來到美國,在旅遊結束之後她聯繫上了五年前嫁來美國洛杉磯的初中同學小咪。小咪在一家華人移民仲介公司做前台。同窗好友,十年之別,如今他鄉遇故人,兩人覺得特別開心。小咪為了盡地主之誼,在當地的一家中餐館好生招待她,晚飯後又去了酒吧小酌。看到小咪一身的名牌而且出手大方,日子想必過得很不錯,這讓向雲十分羨慕。

一向嚮往美國生活的向雲就向小咪打聽,想知道有什麼方法可以讓自己留在美國。小咪正巧是做移民仲介的,心想這兩周來也沒有拉進一個新客戶,昨天老闆還酸了她幾句,本來不想拿自己人尋開心,但是既然是魚兒自個兒上鉤的,就不能怪她拉竿了。於是,她告訴向雲的確有門路,而且是萬無一失的門路,但要向雲第二天來她的公司詳談。第二天,小咪的老闆天花亂墜地說個沒完,總結出政治庇護的三大特點,就是快速、簡單、便宜。一個初中都沒讀完,二十六個英文字母都認不全的向雲,對美國的移民政策根本一無所知。但是,面對這種從天上掉下梯子的好事,心願比心智高的向雲完全失去了理智,很快就答應用兩萬美金來換取這張政治庇護的綠卡。

向雲和一般嚮往美國生活的人沒有不同,就是想拿到綠卡後過上和小咪一樣自由快樂滿足的生活。接下來,仲介在瞭解向雲和她家庭的狀況之後,幫她備好了一份一胎化的政治庇護申請,這是一個對向雲來說完全陌生的故事,他們讓向雲把這個故事背得滾瓜爛熟,故事內容是:

「我出生在瀋陽附近的農村,父親是村裡小學的美術教師,母親是村辦民營企業的工人。由於母親有先天的癲癇病,一家人辛苦賺來的那點錢幾乎都用來為母親治病。我初二那年和自己同村的同學小李好上了,後來我就懷上了。小李的父母是村裡的幹部,經濟條件比我家稍微好些。眼看我的肚子一天天地鼓了起來,我父親出於他自己的面子,不得不出面和李家商量,馬上讓我停學和小李完婚。婚後不久,我便生了個女兒,取名叫荷花。李家的思想封建,重男輕女,小李的母親對荷花的出生非常惱火,對我不是冷言冷語就是指桑罵槐地責怪我為他們李家生出這麼個醜丫頭。我苦不堪言,常常暗自流淚。在荷花還不滿周歲時,我又懷上了,那時國家計畫生育的政策決不允許生第二胎,村幹部和婦女主任知道後,多次上門勸我墮胎,我怎麼也不同意,因為我多想再生個兒子來改變我在李家的處境。不料,一天村幹部冷不防地強行用警車把我送去了醫院,路上我幾度掙扎企圖逃脫,最後員警不得不用手銬把我押去了醫院,他們在給我注射了安眠藥趁我睡熟之際,對我做了人工流產。我醒來後痛苦萬分,幾乎哭昏了過去。更沒想到的是,李家為了能有個孫子來傳宗接代,竟然煽動小李和我離婚。小李吃家裡的用家裡的,並沒有經濟來源,只是一個沒有主意的大孩子,於是就聽從父母逼著我把婚離了。這個一胎化政策的逼迫就如一場噩夢時時困擾著我,讓我的身體心靈都痛苦萬分。」

這顯然是個彌天大謊,其實剛過三十二歲的向雲一直都單身著。那麼要怎麼來提供這些證明呢?仲介給她出了一個主意,讓她用她姊姊向玲在國內的檔案,因為向玲結過婚生有一個女兒,條件剛好都符合他們揑造的故事內容。向雲心想,一個不傷天不害人的謊言可以再造自己的下半生,又想到小咪現在的幸福的日子,她忍不住地笑出了聲。於是,向雲同意按照仲介的安排,把庇護申請遞了出去,兩個月後她順利地拿到了工卡。為了支付仲介費用,她聽了周圍的朋友鼓動,就去上了推拿學校,結業後拿到推拿師的執照,就被介紹去一家中醫診所做推拿師,在空閒時又在餐館做服務員。在等待庇護審批的期間,她一方面拚命賺錢,另一方面也不忘為自己物色物件,這樣雙線進行,留下來的勝算就更高了。(上)(寄自加州)

➤➤➤天堂裡的悲劇(下)

移民局 美國 庇護

上一則

《失憶24小時》黑色喜劇

下一則

騙徒的點心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