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斷中國4連霸 英「神童」戴利雙人跳水奪金

東奧/桌球混雙橫掃法組合 中華隊林昀儒、鄭怡靜摘銅

冬日玫瑰

雪中玫瑰。(張晶瑜.攝影)
雪中玫瑰。(張晶瑜.攝影)

立冬後,院子的花木大多凋零枯敗了,玫瑰好像不知季節,還在枝頭綻放,一如往日嬌美鮮豔。這是我幾年前種下的玫瑰,種在院子邊緣,一共六叢,有紅色、黃色、粉紅等三個品種。

但是栽種前我卻很糾結。那時,我們剛到美國,剛貸款買下房子,每月要還貸,手頭非常緊。六盆玫瑰合計近一百元,相當我家當時兩個星期的伙食費。用半個月的飯菜錢買玫瑰,對我而言是奢侈的事。除了囊中羞澀,我還怕自己不懂栽種,讓玫瑰在冬季嚴寒中被凍死。我左思右想,徘徊不定,最後還是將玫瑰悉數買回,就是因為對玫瑰的喜愛和曾經有過的夢想。

我自小就愛玫瑰,這份喜愛,始於一次遇見。那是小學三年級的夏天,一天放學時鄰村的同學帶我們幾個好友到她家摘楊桃。我在果園邊發現幾朵從未見過的粉紅色花,花朵粉嫩,嬌俏豔麗,還有淡淡的香味。我癡癡看呆了,像被攝去了魂魄,伸手摘花,被扎出血也渾然不覺。把花帶回家後,我才知道那是玫瑰。從此,玫瑰在我心中悄悄扎下根。

多年後,一支更美的玫瑰在我面前出現。那是一支美豔的紅玫瑰,是丈夫送的,當時我們認識僅僅一個月,約會過四次。他儒雅斯文,我一見傾心。但是,他的心思我摸不清。那天是西方情人節,我們沒有約好,他突然光臨,送來一支紅玫瑰。那支玫瑰就像冬日一把火把我融化了,是我眼中最動人、最美麗、最珍貴的玫瑰,如今,依然在我心中搖曳。

雖然喜歡玫瑰,年輕時由於忙於生計,加上居室簡陋,我沒有想過種玫瑰。但是玫瑰從未遠離我。廣州氣候溫熱,四季繁花似錦,玫瑰隨處可見。我家鄰近的一個公園,有個玫瑰園,園中玫瑰常年盛放,姹紫嫣紅。那時,我每個周末都去公園散步,每次我都到玫瑰園賞花聞香,沾滿一身花香才走。很多次,我看著玫瑰癡想:要是自家有個玫瑰園該有多美!當時,明知是奢望,但我還是有這個念想。

在美國買下房子後,我知道奢想就快成真了。房子帶院子,前後院子就是我的一畝三分地。院子有幾棵前屋主種下的紫薇和杜鵑,還有一棵高大的大日照花樹和一些小小的藍色燈泡花。因為這些花木,我的夢想從有一個玫瑰園變成有一個菜園加一個花園。我種水仙、菊花和鬱金香,也種百合、梔子花和忘憂草,而種得最多的還是玫瑰,如今長得最好、最給力的也是玫瑰。

玫瑰每年五月中旬開花,一直開到十一月底,六個多月的花期,花開不斷。常常是這邊修剪,那邊又長出新枝,又冒出花蕾。花兒一朵朵、一叢叢地次第綻放,好像變戲法般,層出不窮。小雪節氣期間,即使氣溫在零下二、三度,玫瑰也照開不誤,絲毫不畏寒冬。

冬至前幾天,近十年最強的一場暴風雪鋪天蓋地撲來。暴雪、冰雹轟轟烈烈地下了十多個小時,厚厚的冰雪把黑夜都染白了。我站在窗前看雪,後悔沒有將開得漂漂亮亮的幾朵紅玫瑰剪下,養在花瓶,至少不被砸傷或凍死。

待雪停、鏟雪清出通道後,我特意到院子看玫瑰,玫瑰居然無恙,依然葉綠花紅,雖然花朵少了幾片花瓣,但花朵依然在枝頭挺立,在白雪映照下,更加絢麗妖嬈。

雪中玫瑰,我並非首次見。兩年前初冬一次大雪,玫瑰就在雪中傲然屹立,展示了別樣的美。但是,那次的雪沒那麼大,也沒下冰雹,氣溫也沒這麼低。這次,雪後整天氣溫都是攝氏零下五、六度,雪大多結成冰了。而玫瑰仍然挺立於冰天雪地之中,是何等孤傲、何等冷豔。

我凝視雪中玫瑰,深深被震撼,用手機將它定格在鏡頭中。隨後寫了一首打油詩:「獨立雪中傲寒凍,雪映玫瑰別樣紅。莫念寒梅千年香,灞橋冰雪早消融。」寒梅傲雪,千古傳頌,可惜我未能一睹風采。但在我眼中,這冬日玫瑰,雖非寒梅,卻勝似寒梅。「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塵」就是冬日玫瑰最好的寫照。(寄自賓州)

美國 貸款 手機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