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影/美國國鐵蒙大拿州出軌 已知3死至少50傷

中國發布新疆白皮書 否認「種族滅絕」指控

詩有什麼用處

瘂弦。(瘂弦.圖片提供)
瘂弦。(瘂弦.圖片提供)

百無一用是詩人

有人說詩人跟瘋子很接近,不是神經病,就是有點神經質,而愈是非理性所寫出來的詩愈好。所以,我們很難想像一位詩人,他是一位好先生、好職員、好父親,常常當選好人好事代表,每年考績都甲等,同時他又是一位好詩人,這似乎很難。

詩人也不喜歡教書。通常美國學校也只請他們來當駐校詩人,什麼是駐校詩人呢?駐校詩人不用開班上課,也不用寫首詩歌頌學校,只要在學校校園內散步就可以了。請一位詩人,就好像在校園裏的湖邊養只天鵝、養只鹿,什麼事也不做,讓詩人就在落滿楓葉的小路上散散步,讓學生看到他得到一份感動和驚喜,那就夠了。這就叫駐校詩人。

詩人也不適合做官,因為作官的通常不喜歡詩人,他們不喜歡身邊有位詩人,為什麼呢?

因為詩人不能像幹部一樣的去使用,詩人比一般人的自尊心要來得高,詩人最敏感,最容易受傷害。幹部可以招來喚去,有過錯時,可以罵他,詩人是士,士可殺而不可辱,對其人格自尊要求比任何一種藝術工作者都要嚴格。詩人也有非常敏銳的觀察能力,很快可以看透官場的腐敗,更「可怕」的是詩人手中握有一隻筆,必要時,他可以把他看到的一切都寫下來,這多麻煩啊!難怪作官的不歡迎詩人。表面上很重視,骨子裏只抱著敬而遠之的態度。

詩人似乎也不適合作生意,因為他們常常是數學的盲人,而且心腸太好了,例如:蘇東坡買了一棟房子,房款都付了,結果,房主老太太說,這房子是她晚年唯一安身的地方,她兒子不孝順,沒經她同意把房子賣了,蘇東坡一聽大受感動便將房子還給老太太了,可見心腸太好,不能做商人。

五四時期詩人康白情開過榨菜行,另一詩人徐玉諾開過裁縫店(西服專門),都失敗了。

詩人.巫人.詩語.咒語

詩是最早的文學,在沒有小說、散文、戲劇以前就有詩了,最早的詩與歌舞結合在一起,與宗教祭典關係密切。所謂詩人,與祭司或是管神廟的身份類似,所以有人說:詩人是巫人,詩語就是咒語。就像巫人對許多大自然的現象不瞭解,而引發出來的驚嘆,詩人用象徵、多義、神祕的文字來形容人生處境。柏拉圖最討厭詩人,他認為詩人妖言惑眾。在近代社會主義國家,詩人的主要工作,是在歌頌統治者,是官方的玩弄對象,詩人沒有立足的地方。好的詩人寧可做烏鴉,也不做豔鳥,寧可去為不平者抱不平,背負著罪名,也不譁眾取寵。

詩人不能離開他的作品、他的詩,語言是詩人最銳利的武器,如果詩人愛國心太強,放棄作詩,走上街頭,像政治家一樣,那就失去意義了。詩人造反,三年不成!

詩是「無用之用」

詩寫出來,如果求其有用,反而不容易寫得好,即使勉強湊出一首詩來,一點用處也沒有。如果不管它有沒有用,在一種「無關心」的心態下完成的詩作,反而有用。

詩是天上的雲,園中的樹,遠處的山色,屋角的蟲鳴,對於一般俗人,似乎是無關緊要的。

通常我們區分詩人,有兩種:第一是「言志」的,第二是「載道」的,言志的詩人是純粹的詩人,載道的詩人是博大的詩人。純粹的詩人,只抒發小我的情感,博大的詩人,則表現大我的關懷。在中國,通常「言志」的詩人比「載道」的詩人少受重視。其實二種詩人應該是平起平坐的,只是在討論時,尤其在中國傳統的文學觀裏,常常是社會性強的較受注重,所謂文豪級的大詩人,常常是作品含有社會性的。

其實,純粹型的詩人的作品也有社會性,不過是間接的社會性;博大型詩人的作品是直接的社會性,如:杜甫、屈原……等,他們作品普遍有一種感時憂國的精神,十分可貴,他們的心靈活動是詩魂,也是國魂。另一種表現小我的詩人,也即純粹的詩人,表面上看似只關心小我,但小我的殊相中,也有大我共相的意義。比如:愛情,就是小我的東西,但是因為每個人一生中都會有愛情的生活,所以引起的共鳴度也大,我們需要這種詩人來印證我們的人生經驗,他們是另外一種代言人,與大我的詩人同樣具有意義,同樣「有用」。這麼說來,詩還是有用的,一種無用之用。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