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緬甸軍政府下令 不要對示威者用實彈

比六四後還差 美國人對中國好感度創新低

我接種了新冠疫苗

這些天上班,一打開電腦,有關新冠疫苗的衞教立即跳出。每日晨報時主管也口頭再說一遍,解釋醫院對疫苗的政策、自願不強迫、施打的優先順序及副作用等等。似乎新冠疫苗已開始要射出銳利的箭頭,準備掃除瀰漫在醫院空氣中久久無法除去的頑強病毒。

疫苗比預定時間早到了一天,全醫院又是一陣歡呼。第一批接種的是急診室和重症監護病房工作人員。在急診室工作的好友莉莉,自去年畢業即加入護理人員行列,滿腔熱血進入急診室任職。去年三月疫情高峰期,當時醫院防護設備不足,她自己也被感染,神志不清地高燒了三天三夜,甚至已交代了後事。還好年輕力壯的她挺了過來。但之後她一直感到恐懼、焦慮和挫敗。但願疫苗能重燃她的信心。

十二月三十日是個不見陽光的陰天,但沒有影響我的好心情。我坐在地鐵上,想著今天輪到我們單位接種疫苗,忍不住笑出聲來。

晨報時護理長分配了接種順序,我是早上十一點那批。今早病人多,抽不開身,我十一點十五分才趕到由會議室臨時改成的注射區,真擔心被取消資格。只見隊伍已排到走廊盡頭,我加入了隊伍,拿到了號碼牌、疫苖知識需知、問卷調查表和同意書。大家保持距離。我靜靜地等待著,深怕一出聲,一切就會煙消雲散。

接種完新冠疫苗第一劑,我選擇爬樓梯回工作崗位,我需要時間慢慢地平復複雜的心情。

2020年2月,醫院開始有零星的幾例新冠病人。經歷過SARS的我,警覺地戴上口罩上班,卻被勸阻。當時的政策是,生病才戴口罩。不料三月初,疫情大爆發,醫院的口罩、防護衣等嚴重短缺。還好我們小兒科的病例不多,勉強應付。

三月中,醫院已被如潮水湧入的新冠病人淹沒至無法喘息;測試劑不足,防護設備不足,呼吸機不足,病房不足,人手不足……。部分門診部改為新冠病房,普通病房改為重症監護病房。門診部的醫生護士到病房支援。大批各州來的志願者,加入我們醫院的抗疫行列。

當時每日上班時,急救的代號不斷在醫院廣播中響起;急診室旁的空地,保存大體的大冰櫃拖車愈來愈多;不時傳來某樓的同事感染了病毒,好了,回來上班了,或某些人不幸沒挺住,走了。一想到那如惡夢般的日子,心中仍不寒而慄。

我扯下貼在注射部位的膠帶,感到自己是何其幸運!這個疫苗的背後是多少團隊日夜不停的努力,這才帶來了希望的曙光。

接種完當天,我半夜被惡夢驚醒。夢中的我被怪獸追趕,掉入了萬丈深淵,遍體鱗傷——原來是痠痛開始襲擊全身。我知道身體的免疫系統已經開始工作,照指示服用了止痛藥後,安心再入睡。

第二天醒來,全身痠痛已過,只有注射部位稍微不適。到了工作崗位,互相問起打疫苗後的反應,大部分人沒事,少數人有發燒反應。這些都是預期中的。大家不約而同的一致反應是:期待接種2021年的第二劑新冠疫苗。(寄自紐約)

疫苗 疫情 地鐵

上一則

團聚在歲末

下一則

沙漠冬景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