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施打疫苗破9000萬劑 確診近2900萬

被謀殺的律師(下)

黛安∕圖
黛安∕圖

在接下來的法庭攻防中,傑生顯然是作了縝密的策畫。他在趙俠遇害不到一小時就神情自若地出庭,證明自己無愧於心;他有靶場的打靶紀錄,說明他身上火藥的正當存在;他在車上攜有0.22口徑的手槍,顯示他的槍和被用來作案的0.25口徑手槍不同;他有案發當時在操作電腦的紀錄,表明他並不在場。這看似完美的布局,卻經不起之後的考驗和論證。

趙俠案的控方檢察官布萊恩,有十七年檢察官的資歷,當時四十五歲。原本複雜的案情就像散落一地的拼圖,但是經過他三年的明察暗訪,抽絲剝繭,撲朔迷離的案情開始有了清晰的輪廓。

在取得搜索票後,檢方對傑生的住處做了搜索,獲取了包括傑生的手機、摩托車和三部電腦的證物,但沒有找到凶手作案的手槍和穿戴的圓形漁夫帽及袖口有白色條紋的夾克。在傑生的手機中,檢方發現了多張相片,其中包括保羅、趙俠、樂比的本人、他們的車子、他們辦公室外觀等等。這些相片本身蹊蹺,卻不能證明什麼,但在傑生的電腦中,檢方有驚人的發現。根據槍械專家的證詞,凶案現場彈殼上的磨痕,就像指紋一般有其特殊性。手槍製造商有上千家,其中有二十七把手槍可以製造出肇事彈殼上的磨痕,這些手槍中就包括0.25口徑的RG42型手槍。檢方透過電腦專家的還原,在傑生的電腦中發現傑生曾在網路上搜尋過三把手槍,其中一把就是RG42。

傑生極力否認犯案並表示他有不在場證明,說他案發時正在家裡做硬碟的重整,法官採納檢方的專家證詞,指出硬碟重整可以預先設定時間操作。傑生又表示,案發後僅四十分鐘他就從容地出現在法庭,這不是一般犯案者的正常行為,而且當時正值交通尖峰,時間上也不可能。檢方指出,傑生的住處到案發現場和案發現場到法院都不到十哩,而傑生的交通工具是摩托車,可以在十分鐘內輕易往返這些地方而不受交通影響。加之,在過去三年的訴訟中有十一次開庭,傑生從來沒有出庭過,案發當日他在他的律師都不知情的情況下突然出席無關緊要的程式協商,在庭上他還數次刻意地大聲咳嗽期望引人注意。檢察官布萊恩向庭上陳述,以上種種都是傑生的精心安排,目的就是製造他案發時的不在場證明。  

傑生知道槍擊後會在身上留下火藥渣,在案發當天參加開庭之後,他就去了桑尼維爾市的射擊俱樂部練習射擊,然後才快樂地回家去。傑生的心機並不止於此,他去練習射擊用的是一把0.22口徑的手槍,這把手槍也是後來檢方在他摩托車的置物箱上發現的那一把。如此,傑生就可以證明他不是凶手,因為火藥渣可以說是練習射擊留下的,而摩托車上找到的手槍就是練習射擊用的手槍,但不是被懷疑用來作案的RG42手槍。布萊恩向庭上陳述,傑生案發後去練習射擊的目的就是想塑造火藥渣在他身上的合理性,並且塑造他所擁有的手槍是有異於趙俠案凶器的錯覺。

然而,在案發當時有七位現場目擊證人,他們從不同的角度目睹凶手行凶的過程,其中有一位在法庭上指認出傑生,有三位覺得傑生很像凶嫌,另外三位跟據凶嫌的身高、重量、體態、臉形和膚色認為傑生是凶嫌,他們中的六位指出凶嫌戴了一頂漁夫的帽子(與傑生平日常戴的帽子一致),他們中的五位確定凶手是個亞裔。指認出傑生的關鍵人就住在趙俠辦公大樓對面的公寓,他在案發十一天前的六月二十日就曾在他公寓附近碰見傑生,他對傑生的印象之所以深刻,是因為傑生在那兒徘徊了長達九十分鐘。此外,他在公寓往趙俠所在的辦公大樓的方向安裝了錄影監視器,監視器中錄下當天傑生的影像。案發當天,監視器在九點三十一分錄下了一個人騎著摩托車進入了他公寓附近商場的停車場,也在九點五十二分錄下了同一個人倉皇從趙俠辦公大樓停車場跑離的影像。這位證人指認出傑生就是六月二十日和七月一日出現的同一人,這讓傑生百口莫辯。

傑生否認行凶,說他沒有行凶的動機。他說他除了擁有一份高薪職業外,還做投資交易賺了不少錢,因此檢方說他為了錢鋌而走險是荒謬的。檢方指出,傑生在2007年擺脫了謀殺鄧英的刑事案件之後,鄧英家屬就對他提出民事賠償的訴訟,前後接手此案的幾名律師包括保羅、樂比、樂比的代理律師威廉和趙俠,甚至連壽險公司負責的專員布拉克,都證實遭到傑生不同形式的跟蹤威脅。在傑生的電腦中,檢方的電腦專家找出了傑生搜尋上述律師的紀錄,其中包括他們的個人資料、辦公室地址和路線圖等,查詢的時間與上述律師介入鄧英民事訴訟的時間點完全吻合。最後,趙俠之所以成為代罪羔羊,是因為她同時阻止了傑生取得鄧英巨額的壽險給付和鄧英在上海的房產。如果,傑生真如他所說的一般,不貪圖鄧英那三十萬的壽險金和二百萬的上海資產,他又如何為他搜尋律師的資訊並起心動念去跟蹤威脅他們的行為做出合理的解釋?檢方指出,傑生的貪婪構成他的殺人動機,他無法承受鄧英家人所提出的民事賠償的鉅額,他無法承受垂手可得的壽險金和遺產就這麼飛了,便以殘忍的手法而將趙俠殺害。

在最後的結辯中,布萊恩在庭上面對陪審員用三個多小時詳盡地陳述了凶嫌謀殺華裔律師趙俠的動機、作案的籌畫過程和犯案過程的所有細節。他列舉了大量的事實,包括數十名證人的證詞、執法人員搜羅的相關證據、技術專家提供的資料,以及被告本人在庭上的說辭等,證明傑生就是槍殺趙俠的真凶,他的罪行是有預謀、蓄意和惡意的,完全符合伺機殺人的一級謀殺罪。

2012年7月26日這天,聖塔克拉拉郡高等法院對趙俠案做出了判決。當時五十四歲的傑生出庭時,一身紅色的囚衣頂著剃光的頭,面無表情地靜靜坐著。法官大衛正式判處傑生終生監禁且不得假釋,並裁定傑生必須賠償趙俠家屬七十萬美金的預估收入損失。當天,趙俠的父親與丈夫凱文都列席旁聽,兩人對全案終告終結表示無限欣慰。

檢察官布萊恩在步出法庭後接受訪問說:「因為傑生的貪婪,趙俠以犧牲她的生命為代價,為鄧英的家人證實了傑生是殺害他們女兒的凶手;因為傑生的貪婪,趙俠的雙親永遠失了他們的女兒;因為傑生的貪婪,趙俠的丈夫無法與她一起共度白首;因為傑生的貪婪,趙俠還在襁褓的兒子無法認識他的母親。傑生會在牢裡度過他的餘生,而遲來的正義也只是趙俠家屬唯一的安慰。對我和曾為這個案子付出的人而言,我們永遠失去了一個追求司法正義的同袍!」

趙俠是一個對正義懷有極高熱情的司法的信徒,她用她的生命澆灌了她的信仰;傑生則是一個對財富抱著瘋狂的渴望而用心算計的貪婪賭徒,他用他的一生做了賭注。回想趙俠,我相信她選擇肩負她當年宣誓的神聖使命,邁向真理和邪惡鬥爭的戰場而不退卻。也許很多人已忘記了她的事跡,也有很多人從不知道她,但是她所繼承的事業沒有因為她的離世而停歇,因為有曼寧和這些與她並肩宣誓而懷抱同樣熱情的年輕律師們又拾起她點燃的火把,繼續她未完成的使命。

註:本文作者任職於美國律師事務所,本文由真實案例編寫,為保護當事人隱私,人名地點皆經過修改。人物性格和案情經過,若有雷同,純屬巧合。(下)(寄自加州

➤➤➤被謀殺的律師(上)

壽險 手機 加州

上一則

綠肥秋光

下一則

陳沖主持!金山交響樂團表演 線上賀牛年新春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