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確診逾2860萬 德州破265萬

加州新冠確診、死亡數再下滑 9月以來新低

李鴻章問:美國配稱作自由國家嗎?

端坐的李鴻章。(圖/摘自網路)
端坐的李鴻章。(圖/摘自網路)

2020年美國總統選舉,使世人吃驚而又迷惘:一個有悠長自由民主歷史的國家,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其實,早在一百二十四年之前,大清相國李鴻章,在紐約就向新聞界質疑:「美國是一個自由國家嗎?」不僅此也,李鴻章還談到世界市場,勞動力自由流動,以及價格和壟斷等事,恰恰也是美國今天的問題。

甲午戰敗,大清帝國被迫簽訂「馬關條約」。日本的伊藤博文指定要李鴻章代表中國簽字。李鴻章在日本挨了一槍,受傷回國,又挨全國人的辱罵。1896年他出國「避難」,訪問了英、法、德、美四國。在英國,維多利亞女王頒贈「伯爵勳章」;在法國巴黎,他參加了萬國運動會的開幕式;在德國,與俾斯麥會面;在美國,克利夫蘭總統接見了他。

最令中國人沒有想到的,是李鴻章在紐約與新聞界會面,也講了話。據《紐約時報》的記載,李鴻章侃侃而談各種問題,並直言批評美國的「排華法案」,認為美國不配稱作「自由國家」。

除了1882年的「排華法案」之外,美國在1892年又通過了歧視在美華人的《格力法》。《格力法》是美國加州民主黨參議員托瑪斯.格力(Thomas J. Geary)提出,參眾兩院在1894年通過的一項法案,規定在美華人不得申請保釋;必須在該法案通過一年之內重新申請居留證;一年以後未獲得居留證的華人將被逮捕並驅逐出境。

李鴻章會見美國新聞界並答覆問題,據9月3日《紐約時報》的記載,主要問答如下:

記者:「尊敬的閣下,您已經談了我們許多的事情,您能否告訴我們,什麼是您認為我們做得不好的事?」

李鴻章:「我不想批評美國,只有一件事讓我吃驚或失望,那就是你們國家有形形色色的政黨存在,而我只對其中一部分有所了解。其他政黨會不會使國家出現混亂呢?你們的報紙能不能為了國家的利益將各個政黨聯合起來呢?」

記:「閣下,您贊成貴國的普通老百姓都接受教育嗎?」

李:「我們的習慣是送所有的男孩上學。(在旁的隨員插話『在清國,男孩才是真正的孩子』)我們有很好的學校,但只有付得起學費的富家子弟才能入學,窮人家的孩子沒有機會上學。但是,我們現在還沒有你們這麼多的學校和學堂,我們計畫將來在國內建立更多的學校。」

記:「閣下,您贊成婦女受教育嗎?」

李停頓了一會,然後很謹慎地說:「在我們清國,女孩在家中請女教師提供教育,所有有經濟能力的家庭都會雇請女家庭教師。我們現在還沒有供女子就讀的公立學校,也沒有更高一級的教育機構。這是由於我們的風俗習慣與你們(包括歐洲和美國)不同,也許我們應該學習你們的教育制度並將最適合我們國情的那種引入國內,這確是我們所需要的。」

記:「總督閣下,您期待對現存的排華法案進行任何修改嗎?」

李:「我知道,你們又將舉行選舉了,新政府必然會在施政上有些變化。因此,我不敢在修改法案前發表任何要求廢除《格力法》的言論,我只期望美國新聞界能助清國移民一臂之力。我知道報紙在這個國家有很大的影響力,希望整個報界都能幫助清國僑民,呼籲廢除排華法案,或至少對《格力法》進行較大的修改。」

李有點激動,繼續說:「排華法案是世界上最不公平的法案。所有的政治經濟學家都承認,競爭促使全世界的市場迸發活力,而競爭既適用於商品也適用於勞動力。我們知道,《格力法》是由於受到愛爾蘭裔移民欲獨霸加州勞工市場的影響,因為清國人是他們很強的競爭對手,所以他們想排除華人。如果我們清國也抵制你們的產品,拒絕購買美國商品,取消你們產品銷往清國的特許權,試問你們將作何感想呢?不要把我當成清國的什麼高官,而要當成一名國際主義者;不要把我當作達官貴人,而要當作清國或世界其他國家的一名普通公民。請讓我問問,你們把廉價的華人勞工逐出美國究竟能得到什麼呢?廉價勞工意味著更便宜的商品,顧客以低廉價格就能買到高質量的商品。」

李:「你們不是很為你們作為美國人而自豪嗎,你們的國家代表著世界上最高的現代文明,你們也因你們的民主和自由而自豪,但你們的排華法案對華人來說是自由嗎?這不是自由!因為你們禁止使用廉價勞工生產的產品,不讓他們在農場幹活。你們專利局的統計數字表明,你們是世界上最有創造力的人,你們發明的東西比任何其他國家的總和都多。在這方面,你們走在了歐洲的前面。因為你們不限制你們製造業的發展,搞農業的人不僅限於搞農業,他們還將農業、商業和工業結合了起來。你們不像英國,他們只是世界的作坊。你們致力於一切進步和發展的事業。在工藝技術和產品質量方面,你們也領先於歐洲國家。但不幸的是,你們還競爭不過歐洲,因為你們的產品比他們貴。這都是因為你們的勞動力太貴,以致生產的產品因價格太高而不能成功地與歐洲國家競爭。勞動力太貴,是因為你們排除華工。這是你們的失誤。如果讓勞動力自由競爭,你們就能夠獲得廉價的勞力。華人比愛爾蘭人和美國其他勞動階級都更勤儉,所以其他族裔的勞工仇視華人。我相信美國報界能助華人一臂之力,以取消排華法案。」

記:「美國資本在中國投資有什麼出路嗎?」

李:「只有將貨幣、勞動力和土地都有機地結合起來,才會產生財富。清國政府非常高興地歡迎任何資本到我國投資。你們來華投資,資金和技術由你們提供,但是對於鐵路、電訊等事務,要由我們自己控制。我們必須保護國家主權,不允許任何人危及我們神聖的權力。」

在李鴻章藉《紐約時報》批評美國對自由貿易短視的一百二十四年之後,歷史竟然重演,川普又與中國大陸打貿易戰,如不適可而止,必然兩敗俱傷。大清的李相國,有遠見啊!

李鴻章辭世,梁啟超日夜趕工寫成《李鴻章傳》,「吾敬李鴻章之才,吾惜李鴻章之識,吾悲李鴻章之遇」。大家認為這是對李的蓋棺論定。但是以李鴻章所處時代的局限,他對美國新聞界談話的態度與內容,那樣的「識」已經很不容易了。

刊載李鴻章談話的《紐約時報》。(圖/摘自網路)
刊載李鴻章談話的《紐約時報》。(圖/摘自網路)
華工參與美國鐵路建設。(圖/摘自網路)
華工參與美國鐵路建設。(圖/摘自網路)

美國 華人 紐約時報

上一則

ZOOM愛情故事

下一則

管樂大師郭雅志「疫下不掉隊」 規畫網課、推廣多音葫盧絲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