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確診破2407萬例 加州逾301萬

新冠變種病毒遍及加州 醫:疫苗急需擴大接種

夜半狼嚎

去年感恩節期間,我從居住了十年的思龍峽谷搬出來,住進了賀斯麗峽谷劍橋街。兩個峽谷相鄰,都屬於佳思地城,隸屬洛杉磯縣管轄。

思龍峽谷偏離喧鬧區,仍然保有佳思地一直以來的山地風情。這裡山巒連綿起伏,山中一派草木野景,時見兔子和鹿的家庭出入。幾年前,由於興建佳思地高中校舍,洛杉磯縣在這一帶修建公路。公路在山嶺裡穿行,把那些野生動物的家園當中劈成兩半。

賀斯麗和思龍相距僅三英里,地理上同屬聖塔大山谷,氣候卻十分不同。思龍峽的風是山上之風,強勁渾厚;賀斯麗的風是山谷之風,遼闊盤旋。我在賀斯麗峽谷的新居,屋子後面是山巒,下面是一個很大的斜坡谷地。

搬進來的第一個深夜,我被一種動物長而亮的嚎聲叫醒,其間伴隨著狗叫聲。從那嚎叫聲的長度上看,有點像狼嚎,但是狼嚎似乎沒有那麼尖銳。我上YouTube查詢,和視頻裡加州郊狼(coyote)的叫聲對上了。原來郊狼的叫聲和狗叫聲很像,不同的是,叫著叫著會突然拉高拉長嗓門嚎,而狗就只是叫,不會嚎。

有一次我開車路過一個舊河道,看見一隻動物從橋邊跑過。我以為是狼,跟別人一提,才知道那是郊狼,是狼的近親,在加州尤其在洛杉磯很常見。

如今住宅後面就有郊狼長嘯,帶著一點疑慮我上網查有關資料。網上英文百科解釋道:「郊狼可能攻擊人,但是大多數郊狼的攻擊,都能以改變人類的行為而避免。」

這真是十分深刻的解釋。讓我想起之前看過一個類似的警告。之前思龍峽谷住處的對面是一個公園,其西北端立著一個警告牌:「這裡有響尾蛇出入。響尾蛇是自然大家庭重要的一員。牠們不攻擊人,但如果受到騷擾或被逼急,牠們會自衛反擊。請給予牠們尊重和空間。」

或許因為我適應了新環境,搬進新家兩天後,郊狼夜嚎聲便從我耳邊悄然消失,直到今天清晨六點鐘,我正似睡似醒,那連叫帶嚎的聲音突然又響了起來。我徹底清醒了過來,傾耳聽,發現郊狼的嚎和叫疊加一起,有點像雞叫。養過雞的人知道,公雞叫著叫著會突然來個高調的一聲。今晨郊狼嚎叫的背景音,是山谷裡寒氣逼人的旋風呼嘯聲。我拉開窗簾,只見山坡上灌木搖曳,我後院的花叢也在風中瑟瑟發抖。而另一側的窗外,則能聽到五號高速公路車水馬龍的響聲。

五號高速公路是整個聖塔地區賴以依存的交通大動脈。在聖塔大峽谷的各城市各角落,都能聽到五號公路的脈動。但這只是對人而言。對這個地區的動物來說,牠們有自己賴以生存的來自大自然母親的一切,而這一切卻因為五號公路以及人類的種種設施而支離破碎。

帶著點悲哀,我突然意識到,自己所住的這個宅子,曾經就是包括郊狼在內的野生動物的家園。如今,一條長長的鐵圍欄,如長劍一般將山谷隔開,將動物們逼向了更狹小的生存空間。

從大自然的角度上說,這就是我作為人類一員的原罪吧。罪是要贖的,我如何能不自律、不環保、不節儉、不謙卑呢?(寄自加州)

加州 洛杉磯 YouTube

上一則

藝術變宣傳

下一則

生命之河的暢遊者——追憶名翻譯家陳殿興教授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