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桑德斯鄰家阿伯照爆紅 相關商品募得180萬善款

扁家親信黃芳彥陳屍加州車內 涉國務機要費案滯美12年

出海

海豚歡快地躍出海面。(本報系資料照片)
海豚歡快地躍出海面。(本報系資料照片)

加州的落日灣,水路蜿蜒迴轉,建築鱗次櫛比,家家屋後的船塢都停著船。天還沒亮,燈光如星星似地眨著眼,船隻在黑暗中列隊成陣,氣勢森嚴。我好似恍然在《三國》中臨戰前的赤壁,蒙沖斗艦於中江舉帆,一幅壯觀的畫卷徐徐展開,為今天的出海平添了一股豪氣。凌晨五點半,我們在杭廷頓海岸的落日碼頭,登上藍色的雙座釣魚船。馬達低沉的轟鳴聲叩開了大海黎明前的寂靜,船兒平緩地滑出碼頭,駛向晨曦中的大海。

海上的能見度很好,五十公里外的卡特琳娜島輪廓分明。由於天色尚暗,緞面一樣平滑的海水呈深灰色,船頭蕩起的波紋伴著長浪伸向遠方。駛出港口後,我們轉向西南,以每小時五十公里的速度前進。四月中旬,海水的溫度仍然很低,撲面而來的海風夾著寒冷的腥鹹味,我們的衣服瞬間被濕透。我們的目的地是聖巴巴拉(Santa Barbara Island)小島,離此大約有一百公里的距離。小島海拔七十六米,全長近九公里,是珍稀海鳥斯克里普斯(Scripps)的棲息地,在海峽群島國家公園中它是最小的島嶼,孤獨地佇立在茫茫大海之中,如同一個失落在太平洋裡的孩子,深情地眺望著美國的西海岸,散發著對母親故土的眷戀。   

天已經全亮,但太陽躲在雲層中,懶懶地把光芒從雲隙中照射出來,撒下一片迷人的金色。船尾翻起的浪花與陽光交相輝映,拽出一串串斑斕炫目的彩虹。此刻,大自然奏起了雄渾柔美的圓舞曲:幾十隻海豚歡快地躬起胖胖的身體形成一個個的半圓躍出水面,此起彼伏,在船前、船側相繼而過;一隻海豹逍遙自在地游到船頭領航,流線型的身體如脫弦之箭,疾飛而去;不時有白色的海鷗和深色的海燕成群結隊地滑翔在海面上;時不時加入的信天翁上竄下跳;大嘴巴的海鵜鶘會忽然大頭朝下從天上筆直鑽入水中,入水之輕靈,壓水之巧妙,連一流的跳水運動員也要甘拜下風。我在船上極目遠眺,萬象森然,大自然的神威籠罩著茫茫海天,主宰著萬物沉浮,天穹越發低垂。瞬間,天水也渾然融為一體,我好像被溶入了宇宙之中。

船開到聖巴巴拉島的西邊時,太陽終於跳出雲層,燦爛輝煌地出來了。在陽光的照射下,透亮的海水綠得發藍,五顏六色的海中生物熠熠生輝。船駛入了美麗的海帶叢林,這是個夢的世界,兩丈多長的海帶伸展著婀娜的身姿,在水中輕輕地搖曳、翩翩起舞,優雅的舞姿讓人嘆為觀止。各種顏色的魚兒在海帶之間穿梭游弋,那份悠閒灑脫令人羨慕不已。這裡是潛水人的天堂,每到夏季,潛水愛好者便攜帶著潛水裝備和海底照相機,在這夢幻般的海底暢遊拍照。

穿過海帶區,更靠近了小島,早晨的太陽暖暖地照在黝黑的岩石上,圓滾滾的海獅、海豹們從海裡出來,艱難地爬上浪花飛濺的岩石,不斷發出吼叫,此起彼伏。我們通過超聲波掃描仔細地尋找著魚群。今天我的運氣不好,由於漲潮魚不愛咬食,還接連丟了兩套鉤和墜。九點退潮後,魚開始咬鉤,魚線頻頻抖動,我們不斷地從兩三百尺的水下拉起魚線,有紅色的、褐色的、花紅色的石斑魚,有白魚(White fish),還有猙獰的獅子魚(Scorpion fish),有時還能抓到像把油漆潑到身上的黑頭紅身的隆頭魚(Sheep head)。不到兩個小時,我們就釣到了限定的數量,魚幾乎裝滿了大儲存冰盒。中午我們開始返航。

下午的卡特琳娜海峽起風了。風急浪湧,船頭破開翻捲的浪,激起的白色水花有兩米多高,海水撲來像撒下的珍珠從船頭分開,迅速掠過船的兩側,船在顛簸中向前,時高時低,左一斜、右一彎,一會兒衣服又被海水打濕了。我們如行走在崇山峻嶺和沼澤叢林之中,步履艱難。忽然在前方,並不太遠處,有幾艘白色帆船穿行在風浪之中,行船人忽而手執控帆索側身腳踏船舷,忽而身體與海水平行,高大的風帆鼓起,船如箭行,人在浪中,其驚險程度猶如高空走鋼絲。正是美從險中來。

回頭看向我們來時的海路,海也蒼莽,天也蒼莽,正是「浮天滄海遠」,水色天光,灼灼其華。我們像浪跡天涯的遊子,穿過世間凡俗和滄海風塵而歸來。(寄自加州)

加州 美國 南加

上一則

日本全國是一木國

下一則

千里萬里(一五)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