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紐約長島街邊垃圾起火 華生看直播驚覺自家寶馬燒剩骨架

就業機會多且疫情趨緩 勞工忙跳槽爭取更好待遇

多說好話 命運在你口中

《唐弢瑣憶》,唐先生寫他和魯迅大師的交往。既然只是寫魯迅一個人,又為什麼說是瑣碎的記憶呢?他雖然專門寫一個人,關於這個人的事情倒是很多,沒有軍國大事,都是生活細節。再想一想,當年唐先生一個後輩有機會和大師發生這麼多的關係,這件事說小也不小,唐先生以「瑣憶」向心情對之,雲淡風輕,沒有炫耀的意思。好,那就唐弢瑣憶。

唐弢是怎樣寫魯迅的呢,他在文章開頭先引魯迅的兩句詩:「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他說前一句代表魯迅的剛烈,後一句代表魯迅的溫和。《唐弢瑣憶》對後一句詩的發揮比較多,他,一個後輩,以親身感受,寫出魯迅對年輕人的關懷體諒。也許因為這個緣故,他這篇文章選進高中的語文課本,讓年輕人知道自愛自重。

•「魯迅駡人 不如多寫小說

我呢,我在這個題目下面另外找一些話來說,我覺得今天跟年輕朋友一同讀這篇文章,不妨趁機會提醒一句,學習說別人的好話。為什麼說「學習」?因為說人家的壞話容易,說人家的好話難,學語言總是先學會粗話髒話,後學會「雅言」。不妨作個測驗,多少人先會說「他媽的」,還是先學會「謝謝你」?多少人先學會「冤家路窄」,還是先學會「有你真好」?多少人先學會嘲弄瞎子的笑話,後學會同情瞎子的故事?多少人先跟外國人叫洋鬼子,後跟他叫洋先生?

魯迅駡過很多人,很多人也駡他,生前駡不過他,駡到他死後,在國內駡不過他,駡到外國。魯迅駡胡適毫不客氣,後來駡魯迅的人集中台灣,胡先生在台北做大官,沒駡過魯迅。有一年紀念五四運動,文藝團體請胡先生演講,他說自己當年對新文學「提倡有心,創作無力」,還得靠那些寫詩寫小說演話劇的人,他特別提到魯迅的名字。梁實秋先生也是一個挨駡的人,他在台北也有很大的發言權,提到魯迅,他只說魯迅寫了那麼多雜文,把時間精力浪費了,不如多寫幾篇小說。

梁先生還留下一段美談。1940年,中國還在對日抗戰,遷到重慶的國立編譯館主辦一場文藝晚會,為勞軍活動募款。梁實秋和老舍在晚會中說相聲,傳為佳話。梁先生晚年在台北寫了一篇文章,《老舍和我說相聲》,請注意,「老舍和我說相聲,不是我和老舍說相聲」,文章裡面仔細交代,老舍對相聲很有研究,又是道地的北京人,他是這個節目的靈魂,稿子是老舍寫的,動作是老舍教的,抑揚頓挫是跟老舍學的,現場的采聲,場外的稱讚,都應該歸功老舍。

•存好心自然說好話做好事

為什麼要處處說好話呢?又哪兒來的那麼多好話呢?我居住的地方有一個社團提倡「存好心,說好話,做好事」,我去捧場致詞,我說存好心自然有好話,說好話自然會做好事。你看《唐弢瑣憶》,有人批評年輕人浮淺,魯迅先生怎麼說?「一條小溪,明澈見底,即使淺吧,但是卻淺得澄清,倘是爛泥塘,谁知道它到底是深是淺呢?也許還是淺點好。」他對年輕人存好心。錢鍾書先生讀寓言,論青蛙,給我們一個新發現,青蛙固然沒有牛肥大,可是牛也不及牛蛙嬌小。他對青蛙存好心。

倘若沒有這分好心呢,說出來的話就不同了,年輕人浮淺,老年人油滑,青蛙弱小,牛蹄底下一塊肉,牛也愚蠢,人類盤子裡的一塊肉。你捐錢做公益,他說你想逃稅。公益團體都辦了「非營利事業登記」,憑它的收據,年終報稅可以從收入中把捐款扣除,這樣就可以少交一點稅。這叫「節稅」,合法,他故意說成逃稅,逃稅是犯罪,難聽。你廉潔,他說因為你沒有兒女。你戒酒,他說一塊兒喝酒是有福同享,得了高血壓是有難同當,戒酒的人既不共安樂,也不共患難。你戒菸,他說戒菸成功的人不可以做朋友,心太狠了。這樣說話的人另有一副心腸,於是也另有一番語言,自然也產生另一種效果,如此這般,你也不捐錢了,他也不戒菸了,我也不戒酒了。

常言道街談巷議,蜚短流長,實際上飛短多,流長少,咱們中文講究對仗,「長」字只是個陪襯。張家長,李家短,也是只說李家,沒說張家。為什麼人多半喜歡說別人的壞話、聽別人的壞話?大家都壞我也不必做好人,如釋重負?大家都做不到、我也不必做,問心無愧?有人訴苦,他說張三的好話,張三的敵人固然拿他當敵人,張三的朋友也不拿他當朋友,他們聽了也不舒服,誰也不希望他被朋友勝過,如此這般,說好話不得人緣?

•說好話也是「直」 需要勇氣

《論語》記載柳下惠的故事,他宦途坎坷,三次被國王免職。那時候中國分成許多國家,由這個國家到另一個國家不需要護照簽證,有人勸他換換環境,他說,我這個人很「直」,如果不改變,無論到哪個國家去做官都不順利,如果能改變,何必離開自己的國家?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說壞話才是直,說好話不是直,我認為說好話也是「直」,也是一士諤諤,需要勇氣。

由柳下惠是否出國想起烏鴉是否搬家。在寓言童話的世界裡,烏鴉是個重要的角色,戲碼很多,牠住在樹林裡,自己知道不受其他鳥類歡迎,很想搬家,喜鵲對牠說,你的五音不全,又喜歡大聲唱歌,四鄰不能安寧,搬到哪裡都一樣。如果你能調理好你的聲帶,或者晚上回到巢中保持靜默,根本用不著搬家,喜鵲這一段話和柳下惠的那一段話一樣。烏鴉也曾努力掙扎,爭取認同,牠冒充孔雀,冒充鴿子,冒充天鵝,都失敗了,牠仍然是烏鴉,討厭的烏鴉。

烏鴉的這些故事分散各處,個別存在,如果編個先後順序,哪個在前?那個在後?牠可以先想搬家,聽了喜鵲的勸告,留下來奮鬥。牠也可以冒充孔雀,冒充鴿子,冒充天鵝,失敗之後,才想搬家,這時聽到喜鵲的忠告。烏鴉的故事由短篇變成長篇,最後怎樣結尾呢?「命運在你口中」,這是牠生理的極限,寓言的作者無論多麼大膽,都不能想像烏鴉變成夜鶯。好在寓言不一定需要結尾。

小說 中國 高血壓

下一則

退休工程師變院長 他開「玩具醫院」延續玩具生命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