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恢復面對面授課!4月12日起金山聯合校區部分學校重啟

撫摸下背、吻手…又2名女子指控葛謨性騷擾

消失的女人

新冠病毒把世界弄得天翻地覆,從新聞上知道,迄今為止美國已經超過一千五百萬人感染,加州不得不又開始新一波的居家避疫。想到去年初回台灣和朋友見面暢談異鄉生活的情景,竟有一種恍如隔世之感。台灣抗疫成功,除了戴口罩,人們大致都過著正常生活。上班的上班,上學的上學,開店的開店,公園裡還是可以看見運動的老人和嬉戲的孩子。反觀我居住的北加灣區,因為醫療資源吃緊又開始執行居家避疫的規定,公園遊樂場關閉,原本預定明年一月返校上課的計畫延期,除非必要活動否則不建議出門。我彷彿聽到無數女人們的大聲哀號或輕聲嘆息。然而,為什麼是女人呢?

根據美國勞工統計數據,新冠疫情影響美國女性就業遠比男性嚴重。2020年9月份就有八十萬以上的美國女人離開職場,超過離職男人的四倍。居家避疫,學校關閉,許多托育機構因此永遠關閉,許多低收入的服務業或餐飲業也因疫情歇業,這些行業中大部分員工正是女性。疫情的缺口幾乎都由女性來承擔,難怪美國性別研究者要語重心長地說:「新冠病毒是我們遇到女性就業的最大危機,比經濟大蕭條還要嚴重,性別平等倒退數十年!」而這樣的結果不只發生在美國,根據聯合國統計,新冠疫情發生後,女性承擔更多的無償家務勞動,不論已發展或發展中的國家皆然。當女人還是家庭中承擔育兒照顧和家務勞動的主要角色時,當瘟疫來襲,大部分的女性都沒有選擇權,只能離開職場去照顧家庭。

可以兩者兼顧嗎?我的切身經驗是蠟燭兩頭燒,自己越燒越短,火苗越來越小。今年三月新冠疫情剛在美國爆發時,我、先生和兩個上小學的孩子一起關在家裡工作和上學,一開始我還慶幸可以在家工作,兩者兼顧。可是時間一長,所有的問題都浮現出來了。孩子肚子餓了,找媽媽;孩子功課不會,找媽媽;作業簿簽名,找媽媽;上床睡覺,找媽媽。我必須比平常更早起床,先把當天重要的工作預先完成,因為「媽媽的生活」充滿不確定性,很容易就被不預期的事情打斷工作。雖然先生會在我出門工作的時候照顧孩子,而孩子也開始學習分擔家務和自理早午餐,但是精神上的壓力還是讓我忍不住哭泣,似乎總有做不完的家事、做不好的工作、煮不盡的飯菜、沒有時間看的書、沒有體力做的運動,也沒有辦法和先生孩子好好地說話。辭去工作後,剛開始我有鬆了一口氣,然而時間一長了之後,我開始慌了。我丟出去的履歷如石沉大海,或過了兩關的考試面試最後還是「謝謝,下次再來」。可以丟履歷的工作機會越來越少,履歷上空白的日期越拖越長。我開始懷疑自己、懷疑人生,懷疑除了媽媽這個角色之外,我還可以做什麼?

聽著孩子快樂地上網課和動手煮起司通心粉,我只能無奈地嘆氣,繼續認分地準備晚餐要用的食材,再繼續瀏覽各種求職網站可能的工作機會,希望自己不要變成《82年生的金智英》書中的女主角——在「理所當然」的性別不平等下生活而失去為自己說話的能力。我不知道新冠疫情何時會消失,但是我知道,我不希望自己就這樣消失在倒退的性別缺口裡,全世界的女人都不應該消失在這樣的性別缺口裡。(寄自加州)

美國 疫情 居家避疫

上一則

長鏡頭

下一則

2020年之後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