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金山市府「強勢復甦」計畫砸千萬 培訓失業民眾

多州急於開放 CDC延後公布指南 佛奇疾呼:仍要戴口罩

流浪貓黑澤明

「流浪貓有這麼肥的哦?」一個朋友來訪,一邊摸著黑澤明一邊說。這時黑澤明已經不是流浪貓了,但是在朋友說了那句話之後,我越來越清楚,他從來不是流浪貓。

烏黑有光澤的毛、明亮的眼睛,我覺得「黑澤明」這個名字很適合他,就給他改了名。雖然他的傻氣並不像黑澤明的電影,但是名字都是自己叫著開心,什麼時候想換,多叫幾次他就知道是他;小海獅、芝麻餡、黑絨球,都是他的名字。

黑澤明的上上任養父說,黑澤明曾經被帶回家又被丟出來,二度流落街頭。這個養父說,他最後把黑澤明帶回家是因為他覺得黑澤明對人沒有戒心,隨便就跟人走,如果不管他,他很可能變成廣東菜裡的「龍虎鬥」,或者落入惡人之手。

這個養父當時已經有好幾隻貓了,他後來把黑澤明轉給我的一個朋友。後來這個朋友到了美國,便把黑澤明一起帶出國,之後再轉到了我手裡。黑澤明剛來到我家時,除了吃飯、上廁所,其他時間便在沙發底下和櫃子頂上躲著,又把所有高處都坐了一遍。一星期之後,他放鬆了,開始到處溜達,對家裡每個人和來訪的客人都很友善。

雖然關於黑澤明來到我家之前的歷史,有許多一手和二手資料,但我必須親自了解黑澤明。生活是當下的,過去的事情對於現在並沒有太大幫助,有時甚至是一種障礙。

我以前對貓不熟悉,但是曾聽過到處流傳的刻板印象說:「貓可疑而冷漠,不易親近。」看來黑澤明是一隻被狗附身的貓,他整天跟著我,喜歡搖尾巴,趴在我旁邊看我做飯、寫字、看書。把他抱給客人,他總是乖乖地被摸,很快就願意翻開肚子給人梳毛。

我的腦海裡常浮現這樣一個場景:黑澤明穿過小巷、街道、廣場、人群,不斷往前走,彷彿非常確定應該去哪裡。他沒有回頭,但好像知道我在他身後。我意識到,他在帶領我走向目的地,而他知道目的地在哪裡。他不僅知道要去哪裡,而且知道怎麼去。不確定的是我。

在流浪的人類眼中,才有流浪貓。流浪貓知道往哪裡去,我們才是迷失了方向,以至於認為我們為了生存必須統治整個地球、星系和宇宙。也許黑澤明是來提醒我們,那些都是沒有必要的。

黑澤明從未被拋棄,他是上天的贈與,是人間課程的一部分,是我們的兄弟。黑澤明一直有家,現在他的家在這裡。假如有一天,我對他說:「家沒了,我們必須開始流浪了。」他會瞪著大而圓的眼睛,給我一個大問號,然後跟著我走,我睡在哪兒他就睡在哪兒。(寄自紐約

美國 紐約 電影

上一則

少年網球夢

下一則

記憶或將留存(下)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