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全美55.9%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

台增78例本土確診、死亡6例 陳時中:雙北高風險

西班牙海鮮飯的滋味

令人食指大動的西班牙海鮮飯。(本報系資料照片)
令人食指大動的西班牙海鮮飯。(本報系資料照片)

人生裡難忘的時光有許多,依偎父母膝前的孺慕戀戀;考試第一名的飄飄然;找到一個有前途的工作的喜悅;喜結連理的幸福;弄璋弄瓦的滿足;讀一本好書的浸潤;寫出一篇好文章的舒展;與好友享受一個下午茶的逍遙……都是一段又一段發出珠玉光輝的時光。

我從小住在海邊城市,與旗津等漁港比鄰,市場裡每日有許多新鮮漁獲。媽媽擅烹海鮮,每餐都會有一道或醬油煎魚,或芹菜炒烏賊、或油爆蝦、或炒蛤蜊、或閩式煎蚵餅,可以一整個月都不重複,讓爸爸吃得心花怒放,兒女更是狼吞虎嚥。等媽媽從廚房忙完坐下吃飯時,已是殘羹剩菜了。

兒時曾讀到蘇東坡寫信給兒子:「己卯冬至前二日,海蠻獻蠔;剖之,肉與漿入水,與酒並煮,食之甚美,未始有也;又取其大者,炙熟,正爾啖嚼,又益煮者。」那是他被流放海南島時大啖鮮蠔的情景。台灣的蠔偏小,稱為「蚵」,我無法想像大蠔的美味。

美國的蠔和蛤蚌又大又鮮美,美國人好蘸紅醬生吃。剛抵美國時,我看見他們如此吃生蠔,好似看見原始人飲血啖肉,大受驚嚇。我吃蠔只能學蘇軾,要與酒並煮。但入鄉隨俗,不久,我也開始生吃蠔和蛤蚌,直到後來食後腸胃不適,常有瀉肚情況,加上先生雖然來自香港,但是他總覺得吃海鮮麻煩又容易鯁到,若嚴重的話還得送急診。因此我們漸漸遠離了美味的海產。

多年前,女婿陪著住在夏威夷的親家公爾尼來訪,我們一起去市中心的餐館用餐。爾尼點了西班牙海鮮飯。稍後,服務員端來一個像中國炒菜鍋上桌,那道菜上面鋪滿了五顏六色的海鮮,下面是米飯,分量不小,夠四人分食。那次的海鮮飯給我留下一個意猶未盡的好印象,也勾起了對往日媽媽烹調的各式海鮮料理的想念。

三年前的秋日,住在維吉尼亞州的作家韓秀邀請我們夫婦到她家中作客。我們盛裝赴約,帶了一個裝在楓葉型水晶瓶的楓漿和一罐自製酒釀作為伴手禮。正午準時到達,韓秀夫妻已在門口歡迎。我們相擁入屋,我一眼就看到廚房裡的大鐵鍋正燜煮著美味,餐桌布置得十分雅致,已擺好蠟燭、刀叉和沙拉,引得我垂涎欲滴。韓秀本身就是一位藝術家,做美式百衲被多年,很會配色,家中擺滿了她的作品。韓秀曾隨先生Jeff出使雅典三年,因此曾浸潤在雅典古文化中,她家裡的布置充滿地中海風格。

我們入座後,她端出了一大盤西班牙海鮮飯,擺在餐桌正中央。看著她塗著蔻丹的手指捏著一張紙巾輕輕點著額上和鼻尖的汗珠,絲毫未打亂她美麗的妝容和頭髮。

她說:「做這飯的材料必須新鮮,一大早Jeff就開車載我去超市買半磅花枝、十二隻大蝦、十二隻紫黑色青口、十二粒新鮮蛤蠣,回來泡水吐沙清洗乾淨,然後才準備調料、配菜,一樣一樣地、有板有眼地清洗、切粒、切絲,再加上一又二分之一杯的西班牙米。」

在她的《文學的滋味》書中有這道西班牙海鮮飯的食譜,但是沒有寫出上述的步驟,想必這是她的廚藝祕訣。

看著桌上一幅油畫般五彩繽紛的菜餚,呈現出畫家高更的線條,讓我們不忍取食。最終還是不敵美食的誘惑,伸手拿起刀叉開始慢慢享用,舌頭和美食彷彿正跳著探戈,踩著「慢、慢、快、快、合」的口訣和節奏,我感覺好像在天堂裡漫遊。

韓秀補充說:「番紅花鹽很重要,沒有了它,就少了那麼點意思。」我腦子迅速轉了一下,我家裡用的是喜馬拉雅山的粗鹽,也許明天該去購買番紅花鹽,令我的廚藝更上一層樓。

她的書裡說,做西班牙海鮮飯的手續繁瑣,有些餐館為了省事會減掉一些步驟,但是自己家裡做,就會按部就班,比較可口。西班牙人在大節日時一定烹煮這道料理。

飯後,我們移坐客廳,面對闃靜的窗外,葳葳蕤蕤的大樹,捧著茶,聊著另一個時空的文人往事和情懷,聊到了夏志清、張愛玲、胡適……。我還記得那天韓秀同我說話時那美麗的臉部輪廓,那高挺的鼻梁和深凹的深藍眼珠彷彿在召喚我……。

那天,我享受著美食和知性交流,交織出幸福的時光,那段良辰美景令我難忘。

後來,尤其是當我先生大病手術後無法言語的時刻,我在他病榻邊輕輕細說回味那道西班牙海鮮飯和那天閒聊的隻言片語,他閉眼聽著,均勻的呼吸和安詳的表情,給了我很大的安慰,撫平我心中一大片的恐慌和孤獨。(寄自馬里蘭州)

美國 維吉尼亞州 台灣

下一則

退休工程師變院長 他開「玩具醫院」延續玩具生命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