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56%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

台增104例本土確診、24死 三級警戒維持到7/12

風與火之都——巴庫

從希爾凡王宮望去,自古老的清真寺延伸到遠處的火焰塔,詮釋了巴庫現代化的進程。(李丁.圖片提供)
從希爾凡王宮望去,自古老的清真寺延伸到遠處的火焰塔,詮釋了巴庫現代化的進程。(李丁.圖片提供)

我們從巴庫(Baku)開始瞭解西亞古國:亞塞拜然。遠古帝國早已褪去往昔的波瀾,只留下幾許繁華。歐洲雍容的宅第、蘇俄嚴謹的老屋、標新立異的新樓,與清真寺的拱弧圓頂在城市天際線交會。

飛機半夜到達巴庫,豪華的機場就是一座用混凝土和金屬構築的現代藝術展覽館。進城,絢麗的燈光裝飾著一座座玻璃大廈、噴泉和巨幅廣告,拜裡海(Caspian Sea)豐富的天然氣和石油儲存所賜,巴庫成為華彩紛呈的不夜城。

帶著浮光掠影的第一印象遊走巴庫,驚訝地發現巴庫和我的預想大相徑庭。巴庫作為今日亞塞拜然的首都,市容整潔漂亮,那種把華麗收斂得很得體的從容韻味讓人舒心。

老城座落在裡海邊的小山上,入選世界文化遺產。十二世紀鋸齒狀的圍牆將老城圈成優美的弧線。城門裡詩人瓦希德(Aliaga Vahid)的青銅頭像別出心裁。筆名「瓦希德」意為「獨一無二」,這頭像也真是獨一無二,表情作沉思狀,後腦勺和脖頸刻滿了他詩歌中的人物和情景。六世紀希爾凡王朝統治阿然拜疆,一場地震摧毀了當時的都城,約七世紀開始建新首都巴庫。巴庫是個天然海港,地理位置優越,曾成功地抵禦了突厥人、魯斯人的多次襲擊。建於十五世紀的希爾凡王宮用黃色阿格納石頭壘砌。皇城建成後幾百年間,歷經了薩菲王朝統治,1578年土耳其人占領,1723年彼得大帝攻占,已然鉛華落盡,像翕然端坐的老者,枯澀地回憶盛衰興亡的往事。

站在宮殿平台的制高點,腳下彎曲的巷道、老屋、磨礪得溜滑的石板路,濃濃民族風的鮮艷毛毯,返照著曾經有過的榮耀。再放眼望去,從建於744年的清真寺和宣禮塔,到建於十二世紀的防禦工事少女塔,一直延伸到遠處昂然雲天的電視塔、火焰塔,有一眼千年的穿越感,完美詮釋了這座城市世俗化的進程。

新城一個世紀前因石油工業發展而興起。亞塞拜然產的阿格納石頭呈現深淺不一的米黃色,鱗次櫛比的歐洲風貌樓宇群端莊大方,但是門樓、窗戶、陽台都有複雜花紋裝飾,充分融入伊斯蘭元素,之間不時穿插著一些穆斯林建築,例如火車站、地鐵站等。巴庫地處乾旱燥熱的沙漠地區。新城內都是林蔭道,許多花園廣場,噴泉飛珠濺玉,大樹濃蔭為市民提供躲避酷熱的休息場地。這些大樹花草都是近年人工栽培的,政府有錢才能維持這樣的城市規畫。

巴庫源於波斯語「被風猛擊的城市」,在海平面以下二十八公尺,是世界海拔最低的首都。市區是個半島,深入裡海西岸,直接與海水交融,沒有遮擋,冬季暴風雪直撲而來。裡海是湖不是海。一萬多年前,地殼運動使曾經和黑海、地中海相連的裡海被陸地阻斷,形成了今天面積三十八萬平方公里的世界第一大鹹水湖。站在裡海畔,風也浩蕩,水也蒼茫,橫無際涯一派煙波。開採石油污染了湖水,不能釣魚不能游泳,棧道上立一座釣魚翁銅雕像聊以自慰。

長六公里的海濱大道樹蔭蔽日,一棟棟造型標新立異的新建築拔地而起,順著海岸線環繞著裡海,展現著巴庫人心靈的自由勃發和個性的張揚。現代建築師用繽紛作品為巴庫添上濃墨重彩的傑作,國家科學院、議會大廈、市政廳、奧林匹克體育場等建築都很壯觀。

從市區任何角落都能看到三座高聳的「火焰塔」,樓高一百九十公尺,建於2012年。其氣勢並不全在巍然而高,更在其塔身設計成曲線火焰狀,鋒芒畢露凌駕於城市之上,蘊涵亞塞拜然歷史上對火的崇拜。白天是三幢熠熠生輝的藍色玻璃摩天大樓。夜幕降臨時,樓體被數萬個絢麗的三色燈光完全覆蓋,崢嶸刺進沙漠的夜空,折射出的光芒不停地流動閃爍,看上去像在風中飄動的巨大火焰,傳承著古老傳統對火的崇拜和敬畏。

火焰塔的東南方是沙希德紀念碑,紀念1990年獨立前夕被蘇軍殺害的數百名死難者。紀念碑金頂圓拱,中央有長明火。長長的過道一側是死難者的墓碑和照片。塔下地毯博物館的外觀就是一個捲曲的地毯,具有視覺上的吸引力。展出的地毯千姿百態,表達了編織者們的信仰和傳統。

巴庫新地標是蓋達爾.阿利耶夫(Heydar Aliyev)文化中心。蓋達爾.阿利耶夫是前總統,也是現任總統的父親。這個文化中心是被譽為「解構主義大師」的伊拉克女建築師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 1950-2016)的作品,2012年完工開幕。這座潔白的龐然大物連續流動的自由形態,建築物前的水池,碧綠的草坪,草坪上的動物雕塑,和諧地融入周圍街區。我們圍繞它轉了一圈,想拍最有代表性的角度,發現整座建築外形溫柔如波,層層跌宕起伏的柔美線條如行雲流水一氣呵成,每個面向都展現著各不相同的美。走進建築裡更能意識到它的奇妙,橫向延展也是完全由天馬行空的流線構建時空,營造出共八層大尺度的無柱空間,創造出如科幻電影中的場景。不知設計靈感是否來自浩渺千里的裡海。這前衛大膽的設計獲得倫敦年度設計大獎,讓我們知道「世界有三百六十度,何必局限於直線」,眼界大開!

亞塞拜然一詞源於波斯語,意為「火之國」,歷史上曾無數次成為遊牧民族血光迸濺的演兵場。今天的居民是突厥化原住民,和來自突厥與波斯的移民,主要信奉伊斯蘭教什葉派。巴庫是伊斯蘭教、印度教、錫克教和波斯拜火教四教共同的信仰之地,有數教並存的包容文化。

巴庫曾是崇尚「火」的歷史小城。距離巴庫三十公里的拜火廟(Ateshgah)是波斯拜火教最古老的寺廟,熊熊烈火燃燒閃耀了千年,在不同時期受到瑣羅亞斯德教徒、印度教徒和錫克教徒的供奉。阿拉伯人入侵後,拜火教淪落。此廟不再承擔宗教功能,專為旅遊者點燃一堆火。現在巴庫依然火種不滅,鑽井平台從裡海畔延伸到裡海中。巴庫城外的沙漠裡鑽井架林立。

巴庫深受俄羅斯文化熏陶,是一個開放世俗的穆斯林社會。男子不戴穆斯林帽,女性不裹頭巾,可以穿短裙,滿大街酒吧咖啡廳。麥當勞門前的巴庫女孩銅雕像,穿著相當暴露的衣裙當街站立。各國奢侈品牌名店雲集,有些廣告甚是性感挑逗,很多商店可直接用美元支付。

翻開高加索三國的歷史,公元前一世紀,亞美尼亞王國疆土涵蓋了幾乎整個外高加索地區。十一至十三世紀喬治亞取而代之,而亞塞拜然一直都是波斯、突厥的附庸。直至二十世紀因開採石油經濟騰飛,現在的國力和現代化程度都超過亞美尼亞和喬治亞。

高加索三國的民族結構錯綜複雜,語言文化宗教信仰完全不同。前蘇聯將三國湊合在一起,推行不同民族遷徙摻雜,分而治之。蘇聯解體後,民族矛盾大爆發。亞塞拜然境內的「納格爾諾.卡拉巴赫」簡稱納卡地區,80%居民是亞美尼亞人,亞美尼亞宣稱擁有該地區的主權,納卡是亞美尼亞的飛地。1988至1994年爆發納卡戰爭,陷入曠日持久的種族衝突。此後亞美尼亞境內也冒出一塊占國土面積20%的「納希切萬共和國」,主要居民是亞塞拜然人,亞塞拜然也宣稱擁有該地區的主權,成為亞塞拜然的飛地。此後兩國關閉通道成為仇敵,我們在兩國之間旅行必須通過喬治亞。2020年9月27日,兩國在納卡地區又爆發戰爭,亞塞拜然用無人機攻打亞美尼亞的坦克,屍橫遍野,武器進化帶來更加冷血殘酷的殺戮。

有人把巴庫稱作「小杜拜」。地理上二者都是由蜿蜒的海岸線和建築物共同勾勒出城市的輪廓,也都因石油而讓城市爆富,但兩者有本質差異。杜拜有如窮漢乍富,挺胸凸肚,顧盼自雄,流光溢彩中缺乏歷史才能雕刻出來的氣質。巴庫老城有兩千年歷史,地處歐亞文化碰撞帶,經過人文傳統日琢月磨的景物,多了沉潛的秀逸氣韻,奢華又內斂。柏拉圖說:「誰會講故事,誰就擁有世界。」民族的故事是文化。如果把民族比喻成個人,GDP、金錢、高樓只是漂亮的外衣,骨子裡沒有文化,穿什麼都不可能成為名牌。

環球旅行中,有的地方去之前十分嚮往,去後因遊人摩肩接踵只能匆匆一瞥,隨之淡忘。有的地方去之前一無所知所以無所謂,比如高加索三國,而去過之後卻發現是滄海遺珠,回味綿長。(寄自加州)

巴庫老城入選世界文化遺產,這是十二世紀的城門和城牆。(李丁.圖片提供)
巴庫老城入選世界文化遺產,這是十二世紀的城門和城牆。(李丁.圖片提供)
巴庫女孩。(李丁.圖片提供)
巴庫女孩。(李丁.圖片提供)
阿利耶夫文化中心外觀的柔美線條,跌宕起伏一氣呵成。(李丁.圖片提供)
阿利耶夫文化中心外觀的柔美線條,跌宕起伏一氣呵成。(李丁.圖片提供)

石油 釣魚 印度

下一則

班克西畫作 1675萬英鎊賣出 捐英國民保健署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