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G7公報後 美國與歐盟峰會聲明重申台海和平穩定重要性

疫苗接種率達70% 紐約全面解封

秋日黃葉也宜人

(久彌.攝影)
(久彌.攝影)

司空曙:「雨中黃葉樹,燈下白頭人。」黃葉在古人詩中好像總是給人一種傷感的印象,即令王勃:「長江悲已滯,萬里念將歸,況屬高風晚,山山黃葉飛。」雖寫得氣象恢宏,但那「山山黃葉飛」增添了無邊無際的傷感。盧綸:「歲去人頭白,秋來樹葉黃,搔頭向黃葉,與爾共悲傷。」就說得更直白了。大家談起秋天美景,也是指紅葉而言,輪不到黃葉。我忍不住要為黃葉叫屈。

看那山巔有白雪襯著的樺林,潔淨鮮明波動出的一山燦爛陽光,黃葉之美是絕不遜色於紅葉的。銀杏也一樣,它那搧動一樹秋風的金玉色小扇子,即使落下,也是舖滿一地的金箔,給人一個名副其實的金秋。我住的這山裡,不以黃葉聞名的白楊、山胡桃和許多我不知名字的樹,黃葉也一樣地璀璨,增色秋天。白楊和山胡桃,枝幹高聳碧空,亮黃的樹葉照耀天空無邊的湛藍;而其他小樹的枝葉,則在林中以深深淺淺、或偏綠或偏橘等色調不同的黃,編織渲染出迎風招展、紗絹似的半透明簾幕。漫步其間,似幻似真。

東坡先生說:「扁舟一葉歸何處,家在江南黃葉村。」寫出安居黃葉村中人家的溫馨。清初詩人王蘋,傳頌一時的:「亂泉聲裡才通屣,黃葉林中自著書。」那份獨居黃葉林中,不問世事,沉穩著書的自得,令人欽羨。我雖也居黃葉林中,可惜沒他的學問,只能寫寫雜文聊以自娛。即令如此,我不與黃葉共悲傷,反以欣賞黃葉為樂,與之惺惺相惜,應也可算是黃葉的知音了。(寄自喬治亞州

(久彌.攝影)
(久彌.攝影)

喬治亞州

下一則

賣一首歌?馬斯克加入NFTs數位藝術投資熱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