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射殺非裔女警誤將手槍當電擊槍 拜登籲勿暴動

拜登提名華裔田凱 任國土安全部副部長

Let Go

疫情蔓延中,在家時間多了,就決定把雜物清理掉。多年下來,堆積的物品竟然多到可以填滿一間三坪大的臥室。其景可觀,其情可怕。

東西怎麼來的?旅遊時買的紀念筆、小酒杯;逛街時忍不住買的鞋和包;胖了以後想著減完肥還可以再穿的衣服;壞了但想也許可以修的高檔烤麵包機果汁機;用不上又不能轉送的各種禮物;舊的但沒壞的手機電腦;怕以後買不到所以買了兩份的碗盤;看不完又捨不得丢的雜誌;買東西時店家給的購物袋;搬家時裝物品的箱子……。有個朋友有為了「以防萬一」買東西的習慣,小到電池,大到輪胎,從地下室堆到儲存間,可以說一應俱全。

除了實質的物品之外,現在人手一機,隨時隨地都在按鍵留影,也可下載歌曲和影集,東西太多,原有的儲存空間不夠,還得加付月費買空間保存。Email沒有即看即刪也會產生後遺症,我的手機顯示我有三千六百多條Email還沒看,一看這個數字我就更不想打開了。還有各式各樣的電子文件和檔案,就似生根的藤蔓,長了又長地一團亂。

有人挑戰這種不停收集物品的占有慾,大力鼓吹極簡生活。「極簡主義」(Minimalism)原是五○、六○年代藝術的一派,但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卻是很多人的生活方式。極簡的實踐者,有人的家中物品不超過一百樣;有人的衣服鞋襪皮包總計三十件;有人住房只有十一坪大;也有人以兩腿代車。這些人的信念是:能用十樣物品過活,絕不用上十一樣。曾看過一篇報導,一位二十七歲的初創公司老闆只擁有兩套同款不同色的上班服,一些隨身換洗物品,一台手提型電腦,他沒車沒房,只在好萊塢的一家專門租床位的大樓裡租了一個位置。他不是沒錢,只是不想費時費力去保存看管擁有之物,他嫌麻煩。

但並不是每個人都能過極簡生活或大刀闊斧地丢棄舊東西。我有位朋友有幾箱記載了她一段痛苦婚姻時的日記,因為覺得曾是自己生命中的一部分,所以不想丢,可又不甘心讓這些不會再碰之物占地方。我的另一半是個音樂迷,他的唱碟、唱片、錄音帶、錄影帶多到三面高至天花板的牆架都不夠放。問他可否清掉一些,他想都不想就說不行,還加了句「現在想買都買不到了」。還有歷史悠久的祖傳之物、孩子的美勞作品和照片,要丢棄這些有情感價值的物品,實在是「難分難捨」。

網路上有不少以清理堆積物為主題的文章和視訊,教人如何可捐的捐、可賣的賣、可丢的丢。常常清,時時理,不要等物品積多了再說。真的想留又沒機會用的物件,就拍照留影後再處置掉。

說來說去,其實就是一個「捨」字,能够捨棄「我曾擁有」的心態,不管是物質上的還是情感上的。英文有一個詞:let go,是鬆手之意。鬆鬆手就能無物一身輕。就像我的朋友最終還是丢了那幾箱不愉快婚姻的日記,全然解脫了情感的包袱。捨去一份舊的過去,得到一份新的舒坦。(寄自麻州

手機 麻州 疫情

下一則

顯微鏡下的花蕊 居然成了陶藝雕塑品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