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確診破1324萬 加州逾120萬例

混血兒的迷思(上)

黛安 ∕圖
黛安 ∕圖

古時候談婚論嫁,講究的不外乎門當戶對,除此之外,同姓不婚、近親不嫁,是老一代人傳下來的智慧,也有人類基因學的根據。那麼,隔著千山萬水的兩人,是不是可以生出人中龍鳳呢?其實,這就沒有科學的道理可說了。但是大部分的混血兒就是長得漂亮,於是能生出混血兒就成了一些年輕人所推崇的時髦,有人甚至把生出混血兒當作是一個畢生追尋的夢想。

2013那一年,我有一個客戶名叫趙荷,她出生在中國廣東潮州,1956年四歲時的她隨著父母移民去越南西貢做生意。在此兩年之前,胡志明所領導的北越共產黨遊擊隊才贏得了對法軍的決定性勝利,在各方的調停下達成了《日內瓦協定》,法國正式結束了在越南的殖民統治,灰溜溜地撤出了越南。各方承認越南、柬埔寨、寮國為獨立國家,南北越以北緯17度線分治,北部由胡志明在河內建立的共產政權統治,南部則由越南的末代皇帝保大帝統治,一年後保大帝被他的顧命大臣推翻,建立了類西方民主政體的越南共和國。在趙荷的成長中,南北越雖說爭端不斷,但南方的西貢還算是歌舞昇平,這樣的祥和一直持續到1970年代,之後的局勢就開始急轉直下。1975年1月,北越共軍發起了決定性的攻勢,短短幾個月內,南越的軍心土崩瓦解。為了逃命,趙荷的父母變賣了家中的一切,換成了鑽石,並挑了幾粒大的鑲在他們自己的假牙中。在局勢動盪中,大姊嫁了一個美國大兵跟著他移民來了美國,走時帶上了家中剩下的大部分碎鑽。那年的四月,在西貢落入共軍的控制之前,這一家人出高價登上了一艘滿載難民的漁船,父母擔心二十三歲的趙荷會被人欺負,就把她的頭髮剃光,臉上抹上煤灰假扮成男孩。自那以後,她就習慣留著短髮。她的個子矮小皮膚黝黑,高高的顴骨寬寬的骨骼,不注意看還真像個小男孩。歷經海上的九死一生,他們終於來到了香港難民營,他們是當年越南的難民潮中極少數的幸運生存者。

在難民營待了兩年後,全家在大姊的申請下,陸續以難民的身分移民到了美國。趙荷在政府的補助下完成了會計的大專學位,畢業後去了一家小公司做財務專員。三十歲時趙荷在工作之餘去夜校修課,在那兒她認識了阮丹,阮丹同樣也是以越南難民的身分移民來到美國,兩人有著同樣的背景,可以用彼此熟悉的語言交流,可以說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交往一年後,兩家考慮到他們年齡都不小,就開始討論他們的婚期。可是,趙荷心裡卻有了遲疑,原來在她內心深處是多麼羨慕大姊能生出兩個身材細長、相貌帥氣的混血兒洋娃娃。回頭看看阮丹,和自己一樣,身材矮小、黑黝、眼睛小,將來兩人所生出來的孩子應該也是八九不離十,那該多沒面子啊!她想了幾個日夜,覺得想明白了,她下決心要搞一個基因改造工程,那就是找個高大帥氣的白人結婚,來一圓生混血兒的美夢。於是,她毅然地選擇和阮丹分手。

目標確立之後,趙荷就開始四處托人幫她物色人選。但是,她自身的條件讓她與許多的機會擦肩而過,這樣一拖,趙荷已經過了三十五歲,她的父母又開始為她操心。就在這時,她的姊夫給她介紹了自己公司一位來自法國的白人工程師,名叫雷雀,他是以工作簽證來到美國。雷雀的相貌一般,但高頭大馬、金髮碧眼,聽說在來美國前剛結束了一段婚姻。趙荷見到他後就見獵心喜,覺得他正是她夢裡遍尋千百度的Mr. Right。為了得到雷雀,在相處時她對他百依百順,把他像皇上一樣伺候著。當時雷雀初來乍到美國,並沒有太多熟人,還沒有機會感受到美國人的熱情,就遇上了一個崇拜他、願意為他付出一切的女人,最重要的是,這個女人還是個美國公民,娶了她就可以以第一優先美國公民配偶的身分馬上申請移民,很快就可以拿到綠卡,加速實現他的美國夢。

就這樣,他們各取所需一拍即合,認識不到一個月就準備閃電結婚。趙荷的父母平時總是省吃儉用,但為了這個婚禮可說是所費不貲,趙荷也希望辦一個轟轟烈烈的婚禮,好讓全世界都知道她嫁了一個高富帥的白人男子。她的父母還特地賣了一顆鑽石去買一棟房產,作為趙荷的嫁妝。婚禮那天,趙荷看到那些女性賓客眼中的羨慕與嫉妒,她認為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最拉風的女人。其實,當中許多人都在背後笑話他們,說這是一個白馬王子和小矮人的結合。

婚禮結束後,趙荷就直奔主題,希望趕快生個混血孩子。她從來都沒有想過雷雀到底是怎樣一個人、他們到底合不合、會不會白頭到老?她每天一廂情願地沉迷在生洋娃娃的美夢中。但雷雀有不同的生活目標,他要趙荷馬上為他申請美國綠卡。在申請檔遞交給移民局後,雷雀就開始原形畢露了,他常常板著臉,為了一點點芝麻小事突然翻臉,渾身發抖、臉色鐵青、眼露凶光、口吐白沫,有時會對趙荷大聲叫罵,有時會自己抱頭痛哭,這樣沒完沒了地搞上個幾小時。後來才知道雷雀有精神分裂症和嚴重的躁鬱症,要靠藥物來控制。但是,這樣的病人病發後是無法期待他自己能清醒地找藥吃。於是,雷雀三兩天就演一齣大鬧天宮的戲碼,趙荷為了自己的理想也只能對他忍氣吞聲,處處小心翼翼地讓著他哄著他。對趙荷而言,她偷渡時曾歷經生死之難,雷雀的病與這些劫難相比,根本就不算什麼,更何況她一門心思就為了生個混血洋娃娃,所以她還是默默地承受著。

就這樣一直到一年之後,一天,趙荷發現自己懷孕了,對她而言這可是個大大的驚喜,可是對雷雀來說卻是個大大的驚嚇,他開始天天大吵大鬧,一定要趙荷把孩子打掉,甚至家暴虐待威脅樣樣都來。但是,趙荷哪裡肯,這可是她這一輩子的心願。因此為了這個孩子,她不管挨打受罵都忍著。為了能讓雷雀開心,她雖然挺著肚子,也要為他燒好吃的,給他按摩,給他做牛做馬。第二年,她如願以償地生了一個混血兒寶寶傑克,他除了眼睛像趙荷外,白皙的皮膚、金黃的頭髮,都是按照雷雀的模子造出來。

傑克出生之後,趙荷一門心思都放在他身上,她即使有心也無力像以前那樣地細心伺候雷雀了。被冷落的雷雀心裡十分冒火,這樣的情形就是當初他所極力反對的原因,在此同時,他躁鬱症發作的頻率越來越高,即使平常不發作的時候,脾氣也越來越壞,這個家從此沒有一刻是安寧的,家裡只要是可以被砸破的東西統統都砸爛了,不久之後家中用品統統換成了塑膠製品。然而事態發展沒有最壞只有更壞,雷雀只要一聽到傑克的哭聲就動手打他,趙荷為了護著兒子也一起挨打,常常被打得遍體鱗傷。但是為了兒子,趙荷還是默默承受著。

就這樣一直到傑克兩歲之後的一天,趙荷突然發現她又懷孕了,她心中竊喜感到老天有眼,可是她知道雷雀發現之後一定又會大發雷霆,所以一直不敢說出來。可是,紙是包不住火的。從來都不細心的雷雀不經意翻動桌上的信件時看見了醫療保險公司來的單據,他不經意地瞄了一眼,發現了趙荷去做了產檢。這事挑動了他的肝火,他拿著帳單朝著趙荷的頭上扔過去,接著,又歇斯底里地對趙荷大叫大吼,要她立刻去做人工流產。他大罵了十幾分鐘也不見趙荷搭理他,於是他失去了理智地對趙荷大打出手。趙荷掙扎著跑到大門口,開了門就想往外逃。不料,雷雀腿長手更長,一個箭步便一把抓住趙荷的頭髮把她拉了回去,不僅把人打倒在地又用腳猛踢她的肚子,嘴巴也沒閒著不停地罵著:「你這個該死的婊子,混蛋,騙子!」趙荷兩歲的兒子傑克早已嚇得躲在衣櫃裡渾身發抖。(上)(寄自加州)

美國公民 越南 移民局

上一則

演化

下一則

《老照片說故事》小時了了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