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恒大危機 反映中國致力控制多年的債務潮

輝瑞補強針施打對象 CDC與FDA未達共識

紐約教堂巡禮(上)

聖派翠克大教堂的神龕。(張幸.圖片提供 )
聖派翠克大教堂的神龕。(張幸.圖片提供 )

在西方國家,除了皇宮,教堂可謂是最宏偉、最壯麗的建築。在教堂,除了可以宣揚宗教信仰,也能讀取到歷史、政治、地理、藝術、審美、人文多種資訊。

人人都知,紐約曼哈頓是鋼筋水泥的森林,但卻不一定知道擁擠的高樓大廈之間有眾多的教堂。彈丸之地曼哈頓面積不到六十平方公里,正式教堂有七百五十七座,其中羅馬天主教堂有九十六座,平均一平方公里有一座以上。

基督教包含天主教、東正教、新教三大教派,天主教把教堂當作上帝在人間的居所,所以天主教堂格外威嚴壯觀、華麗精緻,很多天主教堂都變成旅遊者心目中不可忽視的名勝古蹟,必須要去「朝拜」。

●河濱教堂

我剛到紐約時,經由一個偶然的機會,加入了河濱教堂(The Riverside Church)免費語言學校的口語班。每天出了116街的地鐵站,往教堂走去,遠遠就看見教堂巍峨的方塔。作為教堂主體的中殿只有幾層樓高,但塔頂的垂直高度為一百一十九米,河濱教堂因而成為美國最高的教堂。

河濱教堂的歷史還不到一百年,是由洛克菲勒家族支持興建的。我去上課的那段時間,教堂正面圍著鷹架,正在修繕。如果不抬頭,從它平實樸素的側面、後面走過,可能就把它錯過了。

河濱教堂秉承「跨教派、跨種族、跨國際」宗旨,在促進社會公平和正義方面一直起著帶頭作用,有很強的服務功能,教堂內部有會議廳、禮堂、學校、托兒所、圖書館和健身館。我們的學校在四樓,有時候放學乘電梯到一樓,會看見一些低收入者坐在大廳等候領取生活必需品。

直到結業那天,我才有機會去教堂的中殿。一眼之下,被裡面大大小小的拱廊、拱頂震撼。每天我從側面的迴廊進入教堂,經過一個接一個弧線交叉形成的十字拱,已然驚嘆不止,沒想到中殿更是拱頂的集大成所在。中殿的上下左右不是拱形門廊、拱形神龕就是肋形拱頂,底層的大拱廊上馱著二層小拱廊,二層的小拱廊上馱著拱形彩色玻璃花窗。底層拱廊立柱向上延伸,在高高的屋頂或是交叉,或是相聚於一點,或是分散開來與對面的延伸線相接,無數條完美的拱線展現了堅定的支撐與向心的凝聚,一種代表著信念與永恆的力與美。

後殿拱廊下的聖徒石像,站在精雕細刻、挺拔纖巧的石柱上,像大瀑布一夜間形成的冰掛,有生命在奔騰不息時靜止於某一個瞬間的不可思議。

●聖約翰大教堂

河濱教堂在哥倫比亞大學的西北方,哥大的東南方有世界上規模最大的教堂之一——聖約翰大教堂(The Cathedral Church of St. John the Divine),其面積超過一萬平方米,比二十六個籃球場還大。但聖約翰之所以稱大教堂(Cathedral),不是因為面積與規模,而是因為它是教區主教的座堂。

聖約翰大教堂的門臉很寬,要倒退到對面街上,才能把它看全。然而,這座始建於1892年的教堂,至今僅完成了三分之二。

我第一次去聖約翰大教堂,感覺有些異樣。別的老教堂即使年代久遠,也只顯出滄桑之色,而這座教堂外部牆縫與磚雕的細微處有不乾不淨的烏黑,像宿醉美人臉上的殘妝。後來知道,大教堂曾在2001年經歷一場大火。誰曾想,2019年4月,它又遭遇了一次火災。

進到裡面,在朦朧的光線中只覺得一眼望不到頭、空空蕩蕩的大,從大門到後殿長約一百六十一米,奧運會足球場的長度也不過一百米。穿過一個木屏風聖幛,一路向前,兩邊粗大得要十幾人環抱的石柱高聳至頂,走在裡面像走在石林的峽谷。抬頭看,天頂高得叫我懷疑直升機也可以進來飛上一圈,中殿最高處將近三十八米,可容得下自由女神偉岸的身軀(自由女神全高四十六米,舉火炬的右手臂長十二米)。

八根科林斯式圓柱聳立在後殿,延伸出的骨架向上彙集於一點,像給後殿拉起一個高大的帷帳。後殿代表了人們死後要去的天堂,這裡是最肅穆、最聖潔的地方,讓人感到自己低微得像一粒塵埃。大教堂的屋頂是臨時性的,將來要拆掉在上面蓋尖塔,這一臨時屋頂一眨眼已是百年。

令人驚奇的是,中殿兩側各有七個側殿,每個都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小教堂,可供信徒做禮拜禱告。同去的女孩正在常春藤學校讀書,喃喃地跟我談了她母親的病情,說全班同學在課堂上一起為她母親祈禱,結果母親的病情果然好轉了。要在平日我肯定不以為然,在這裡,我卻不敢妄言。

聖約翰大教堂歷經百年未完工,恐怕在我們的孫輩也未見得能完工,卻有千年萬代屹立不倒的氣勢。它的宏大莊重精美,雖經祝融之災,卻讓它跟許多經典教堂一樣添上了傳奇色彩。

聖約翰大教堂是建築史上的奇蹟,創下了許多世界紀錄,但它卻不是紐約最著名的教堂。旅遊者在紐約參拜教堂的首選是聖派翠克大教堂(St. Patrick's Cathedral)。

●聖派翠克大教堂

聖派翠克大教堂位於五大道與50街的路口,地處曼哈頓的心臟之處,洛克菲勒中心與它相對,周圍是人潮湧動的商業大廈或時尚品牌旗艦店。它的行政級別也高,是紐約總教區的總主教座堂。

聖派翠克大教堂正面的中央是三角型的尖頂,像教皇的法冠;兩邊是直指雲霄的塔尖,像威嚴的權杖;側面有小型飛扶壁。從洛克菲勒中心的高層看下去,聖派翠克大教堂屋頂是一個巨大的十字。它內部富麗華美,細長的圓柱上飛出許多炫目的弧線,像禮花炸開的一刹那,它們在天花板最高處相遇,交叉處綴著精巧的石花。懸垂的枝形吊燈照得中殿、後殿燈火通明,潔白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使人不由自主放輕腳步,玻璃彩窗上的人物正生動地演繹著一個個聖經片段,大理石祭壇、金箔屏風、窗櫺和門窗側壁的浮雕與塑像……每一樣都堪比博物館的收藏。

有一年聖誕節前夕,我去聖派翠克大教堂看聖誕特別裝飾和展覽。有一個展區是重現耶穌誕生的場景,一些穿長袍的中亞男女,圍在一個空搖籃邊,翹首以待。「耶穌在哪裡?」我問身邊的喀麥隆朋友,他是來美國進修的神職人員,不等他答話,旁邊一位女士笑著說:「要等明天才會把小耶穌放進搖籃。」明天是聖誕日,教堂外邊排了長長的隊伍,不等一個小時是進不去的。

常駐聖派翠克的紐約總教區主教是本地最高宗教領袖,立場保守強硬,頗具號召力,其理念與現代思潮的價值觀有衝突。每年,同性戀遊行的隊伍沿第五大道行進,赤身露肉的辣妹或男扮女裝的猛男們走到聖派翠克大教堂,不免要對著大教堂做鬼臉、搖屁股、倒豎拇指戲謔一番。

聖派翠克大教堂平日人來人往,做彌撒常常滿座。有一次我巧遇德蕾莎修女的誕辰紀念,前排端坐的金童玉女一看就是世家子弟、大香客的後代。活動結束,信徒們一個個上前頷首垂目領受主教的布施,從前是麵餅或麵包掰下一塊賜予,現在索性改為薯片。與此同時,工作人員來收善款,有人欣然解囊,有人例行公事,有人追趕遞送,有人磨磨蹭蹭地,等取出錢來收款的長勺子已經掃過,遂又坦然放回口袋,他們臉上的表情寫著:上帝應該不會怪我。

大教堂裡一樣能看到紅塵眾生百態。(上)(寄自紐約)

聖約翰大教堂外表有煙熏的黑色。(張幸.圖片提供 )
聖約翰大教堂外表有煙熏的黑色。(張幸.圖片提供 )
河濱教堂的拱廊和聖徒雕像。(張幸.圖片提供 )
河濱教堂的拱廊和聖徒雕像。(張幸.圖片提供 )

紐約 曼哈頓 美國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