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確診2543萬例 德州破229萬

加州設「My Turn」疫苗網站 何時何處接種一網打盡

故鄉的風

出去兜風,一陣秋風撲面,陡然帶出了我腦海深處一個十分遙遠的記憶——故鄉的風。那記憶由遠而近,慢慢地清晰了起來。

那是我在世上的第一個住處:福建省晉江縣安海鎮海八路池塘邊第二間。安海曾經有海港,古時為泉州港的輔港。海八路南北向,我們的老宅坐東朝西。老宅後頭,一道木門出去,一個斜坡之外,便是大大小小的田畝。那風,便從田野上吹過來,吹過木門和門對面的海棠,給人帶來內外澄澈的清爽。久而久之,那風似乎成了我的老熟人,沒有客套,直入胸臆。

我十歲時,家從海八路搬到了光榮巷。住進了一棟典型的閩南四合院式平房,大廳後是個大天井,天井之上便是日月星辰。大門外有一株夜來香、一株芭樂和一棵叫「色葉」的樹。盛夏或是秋老虎發威的日子裡,門外的綠和香似乎擋不住酷暑,但無論天氣如何悶熱,這房子總有一處是陰涼的,那便是接南風的走廊。我們的女房東穿著薄薄的寬鬆短衫,拿著一把芭蕉扇,坐在廊口的小凳子上和奶奶聊天,十分自在。滿頭是汗的我正對著她那副輕鬆涼快的樣子納悶,奶奶喊我過去了:「阿路,過來,這裡很涼快。」我走過去,真的哎,哪來的一股這麼強勁的涼風?

不管是住海八路還是光榮巷,我都經常跑到小鎮西南端的安平橋上去兜風玩耍。安平橋建於宋代,連接晉江縣安海鎮和南安縣水頭鎮,全長五里,所以又稱五里西橋。那時,站在橋上朝南望去,能看到遠處閃閃發光的鹽田,一直通往海灘;背後則是密密的甘蔗林。橋上的風,便是海風了,帶著海的味道。被它吹了一陣子後,便濕了臉頰。北邊的甘蔗林迎風搖曳,一副十足愜意的樣子。

故鄉的風,最威猛的要數颱風了。嬸婆的土坯房就是在一次颱風暴雨中坍塌的。在大人翅膀保護下的我,對強悍的颱風並不感到特別害怕,只覺得它就像夏季的閃電雷鳴和天井角端奔瀉而下的雨柱一樣,是和家鄉渾然一體的自然。

我在故鄉的風裡長大成人。故鄉的風裡不僅有電影《風中奇緣》插曲〈Colors of the Wind〉所唱的那種色彩,更有味道和力道,它們一直在我體內,從未散去。

加州的秋天,高空無際,清風萬里。那清風對於來自不同故鄉的人一視同仁。不經意間,無預警地,它就這樣撥響了我心底的那一長串風鈴。這大概就是古詩所吟的 「道似無情卻有情」吧!(寄自加州)

加州 暴雨 風暴

上一則

還來就菊花

下一則

山中迷路記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