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葛謨前部屬位居電視台高官 CNN面臨新聞道德質疑

東奧/中國桌球女團迎戰日本 拿下四連冠

沙漠中的翎鶉家族

雄性黑腹翎鶉帥氣凌人,有很招搖的褐黑色冠羽,臉部像畫了濃濃的平劇彩妝。(萬羚.攝影)
雄性黑腹翎鶉帥氣凌人,有很招搖的褐黑色冠羽,臉部像畫了濃濃的平劇彩妝。(萬羚.攝影)

沙漠中的動植物都各有自己的生存之道,沙漠並不是生命的禁區,反而是豐富而多采的。

我家住在內華達州的莫哈維沙漠附近,後院有一棵大樹,長滿樹豆,經常有鳥結伴來訪,享受樹豆的美味。去年冬天,有一群黑腹翎鶉(Gambel’s quail)來訪,乾脆以此樹為家。牠們像是上班族,一大早,一隻一隻依序跳下樹枝,成群結隊翻越圍牆,跑到牆外的疏洪道,直到夕陽西下時,牠們就會回來,先在我的院子裡跑幾圈,跳到圍牆上,再跳上樹枝,日復一日。

冬日午後四點多,天就黑了,黑腹翎鶉來不及在野地飽餐一頓,就匆匆趕回,回到院中,肚子還半空著呢!既然已經回到家中,就安心多了,牠們會在院中慢慢享用晚餐,細細品嘗美味。我注意到,當整群在地面吃食時,一定會有一隻先站在圍牆上,抬頭挺胸四處巡邏,等到另一隻吃飽跳上圍牆,牠再下來吃,如此,雄鳥雌鳥輪流站崗,直到整群鳥都吃飽跳上樹枝休憩,站崗的鳥才會離開。黑腹翎鶉警覺性非常高,只要周遭一有動靜,站崗鳥會發出一聲鳴叫,所有的鳥立即停止吃食,站立原地不動,稍微平息一會兒,族中大鳥就會重新組隊,分批把晚輩帶到樹叢中躲起來。我後院有幾棵柏樹,是牠們的最佳避難所。我經常坐在窗邊,觀察牠們守望相助、同甘共苦的行為,和人類有許多相似之處。

黑腹翎鶉多棲息在莫哈維沙漠的灌木叢中,為區域性留鳥,大家習慣以「沙漠鵪鶉」稱之,其體型如鴿子一般,長相卻比鴿子亮麗許多。雄翎鶉英俊帥氣,有很招搖的褐黑色冠羽,臉部像畫了濃濃的平劇彩妝,腹部也色彩層次分明,乳白、淡褐、墨黑,像穿了一套超時髦的的西裝。雌翎鶉長得一副慈母樣,穿著素樸,不愛打扮,也有冠羽,但內斂保守,好像衣櫥裡永遠只有一件褐色套裝。黑腹翎鶉有翅膀,卻不愛飛翔,每次相遇,總見牠們趕集似地健步如飛,快速疾走。

今年初春,鄰居一隻白貓看上後院這棵大樹,每天跳上樹幹,穩坐枝頭,虎視眈眈,只想抓鳥。別說黑腹翎鶉,連麻雀都被白貓嚇跑了。這一大群黑腹翎鶉因白貓來訪而消失了,我難免對白貓心中有怨。

可沒過多久,我又在院中看到黑腹翎鶉了。原來的大家族分散了,春天是求偶季節,只見一對對情侶,一前一後,相互尾隨。黑腹翎鶉沒有織巢鳥的築巢功夫,牠們只會隨意撿些枯枝敗葉,找個能避烈日的石縫或灌木叢,在地面上草草蓋個窩就下蛋了。窩蓋得粗糙簡陋,可下的蛋一點都不含糊,平均一窩蛋有十至十二個,多的甚至達十七、八個。孵卵是母鳥的責任,公鳥幾乎不管這事。經過二十一至二十三天左右,幼雛就孵出。雛鳥剛孵化就能立即活動,幾個小時內就能離巢隨著父母到處閒逛了。

四月中旬某日清晨,我在後院看到一對黑腹翎鶉帶著九隻小寶貝出去玩。傍晚回來時,卻只有七隻寶貝跟著回來。這對爸爸媽媽是不是太糊塗了,算數不好嗎?怎麼少了兩隻都不知道?我也見過一個單親爸爸獨自帶著三個小寶貝,在我家門口逛大街,牠可是非常負責任的爸爸,瞻前顧後,眼光隨時盯著三個寶貝,不讓牠們在自己的視線中消失。可是鳥媽媽呢?媽媽在哪裡?

從四月中旬至今也不過兩個多月,前幾天,在疏洪道旁的步道,我遇到一家黑腹翎鶉。幾隻小雛鳥都已是風采動人的青少年,體型長得跟爸媽一樣大了,如果不細看,還真分不出是同一家庭的成員。全家福總共有六隻,只有四個孩子。我突然想起住在佛羅里達的朋友,前些日子傳來幾張照片,她觀察一對到她家後院池塘築巢的綠頭鴨,小鴨剛孵出時有九隻,到現在也只剩四隻了。一窩黑腹翎鶉從十二個卵開始,但可能母鳥還在下蛋時,就有貪吃鬼偷吃了牠的蛋。好不容易孵出寶寶,帶出去玩一趟,不知何時又走失了幾隻。唉!鳥爸鳥媽該是何等傷心呀!

黑腹翎鶉可算是鳥類中的模範家庭,一夫一妻,共同撫育幼雛,從初春至夏末,每個家庭各管各的生活。直至初秋,孩子都大了,給牠們的成年禮,是教育牠們如何適應群體的生活。此時,親朋好友團聚是必要的,於是便有好幾個家庭相聚一起,形成一個大族群。牠們這個大家族共賞秋楓共用冬陽,日日一起出外覓食,彼此相互照應。

我曾經看過一隻雄翎鶉,後頭尾隨兩隻母翎鶉。一夫一妻的鳥世界,偶爾也會有出軌的行為。把人類的道德標準套到鳥的身上,實在沒有必要。但的確有科學家研究過,鳥兒也會有和人性一樣的弱點。天鵝也是夫妻恩愛永誓不渝的禽鳥,但有博物學家曾經觀察過,有隻雄天鵝,在妻子孵卵時,忽有陌生的雌天鵝到來向牠示愛,牠憤怒地把這生客驅逐。可是就在同一天,牠竟和這新歡在湖的另一邊約會,拜倒在其石榴裙下。

七月,正是拉斯維加斯最熱的季節,每日白天氣溫都高達華氏一百度以上。我擔心黑腹翎鶉在烈日當空的戶外,能否承受如此高溫。其實,野生動物憑著天生的能力,都能適應周圍的環境,不管乾旱如沙漠,冰寒如兩極,牠們都有一套生存本領,從尋找食物,抵抗天敵,繁衍後代,到應付季節變化,都難不倒牠們。

黑腹翎鶉是很害羞的鳥類,牠們不像鴿子,容易與人親近,只要一點動靜,牠們就會迅速逃離,就算莫哈維沙漠是牠們的棲息地,要能拍到牠們的身影也不容易。我很幸運,因家中後院的這棵大樹,讓我有機會近距離觀察黑腹翎鶉,進而發現牠們的有情天地,是那麼率真而有趣。(寄自內華達州)

一家黑腹翎鶉鬆開羽毛,在我家後院的柏樹下躲雨。(萬羚.攝影)
一家黑腹翎鶉鬆開羽毛,在我家後院的柏樹下躲雨。(萬羚.攝影)
今年四月中旬,黑腹翎鶉爸爸,獨自帶著三個小寶貝逛大街。(萬羚.攝影)
今年四月中旬,黑腹翎鶉爸爸,獨自帶著三個小寶貝逛大街。(萬羚.攝影)
雌性黑腹翎鶉也有冠羽,但內斂保守。(萬羚.攝影)
雌性黑腹翎鶉也有冠羽,但內斂保守。(萬羚.攝影)

內華達州 百度 步道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