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被控引燃加州小鹿山火 恐面臨9年徒刑 婦否認縱火

德大選變天 社民黨以1.6個百分點險勝梅克爾政黨

散文的華爾滋

2016年中秋,大華府、密西根、紐約華人藝文團體, 首次攜手合辦「三地台灣風」活動,邀請時任《幼獅文藝》主編的作家吳鈞堯,進行巡迴講座。9月18日吳老師來到馬州美京華人活動中心,上午以「把我,深深地寫出來」為題,進行兩個小時演講,吸引眾多文友。下午繼續給華府作協寫作工坊班講授第一堂課「散文的華爾滋」。

吳老師將寫一篇散文形象優美地比喻成跳一曲華爾滋,三拍子的舞曲:一拍,突出作文與寫作創作的對比。散文的敘述與描寫要有機結合,力求達到開放式結尾的效果;二拍,突出外在寫實和內在真實,散文說明性與風格性的關鍵書寫;三拍,強調寫作的個性,自行看舞步,注重主觀觀察和客觀體悟,把握前進後退之節奏。

時隔四年,2020年9月12日我們有幸在網上聆聽了《文學與傳承》系列文藝季人文講座的吳老師又一場精采演講「難以自覺的寫作穴位」。那端早上九點,他關上門窗,一人對著一台電腦,幽默地開場:「像神經病一樣自言自語下去。」另一端是散布海峽兩岸及美國東西岸和中西部的上百人,跟著吳老師雲遊穿越,感受他隔空把脈。

吳老師仍舊戴著一副黑框眼鏡,說話面帶笑容,一頭捲髮卻更加濃密。他根據自身寫作的心路歷程,從新詩入手、再到小說和散文,分門別類,並為它們作了簡明扼要的定義:「新詩,為萬物命名;散文,世界的管理員;小說,天地的創造者。」

他二十歲左右開始寫新詩,此後三十年之間,他離開過新詩,卻點出新詩的穴位:分行,歌詞性,押韻和意象連接。「好比折紙,打開,壓縮,留白。意象折疊,淺顯和玄奇的路數自然不一樣」。後來他雖投靠散文和小說,而早期的新詩練筆之功,讓他散文和小說的文字帶有了詩意。散文加新詩和散文加小說的混血,使他自在徜徉在三種文體之間。

提及小說,老師點到的穴位:情節與細節,主題和過程,主角命名。小說在「無中生有」的虛構中如何注重情節、處理細節。吳老師並語重心長地說:「問問自己到底讀過多少本小說?」那是後天可以培養的技能,要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多讀經典。

散文則是「有中生有」。老師說寫散文如跳華爾滋:「進一步,退一步,進一步……敘述的進跟退,成為主動觀察與客觀體悟,形塑了作家的外在跟內在風景,並構成節奏。」令我想起四年前曾講述過的課題,三拍子的華爾滋舞曲似乎又在耳邊飄響,那一進一退旋轉的舞步也浮現眼前。

吳老師說:「寫作是最好的自我成長和自我投資」。一場帶著濃濃秋日色彩的文藝講座,濃縮了精華,打開了心眼。(寄自馬里蘭州)

小說 華人 華府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