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佛州公寓像炸垮 男孩瓦礫中伸手喊:看得到我的手嗎?

美排名第一高中改變錄取方式 亞裔新生從7成降至5成

愛之味

每次看到食品廣告上強調有「媽媽的味道」時,我就心生愧疚,因為在兒女心目中,絶對要有「爸爸的味道」才會吸引他們。

在烹調方面,我先天不足(味覺遲鈍)、後天失調(疏於練習),熱愛烹飪的外子,卻有與生俱來的慧根,只要吃過,他就能琢磨怎麼做。在他少年時代時就因廚藝凌駕婆婆,而在過年過節時越俎代庖掌勺,嘗過他手藝的親友都讚不絕口。

即使如此,新婚之初,我想到婚姻箴言:「要抓住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他的胃」,我還是有心想表現的。一天,趁著假日不上班,我起了個大早,給愛吃麵食的外子,剁蔥、打蛋、和麵、烙軟餅。滿以為會給他一個驚喜,沒想到他的反應卻是:「這哪是烙餅?這是我們東北人叫的懶人餅。」碰了一鼻子灰的我,士氣大挫。

不止如此,我炒菜時因怕油漬四射,爐台不好清理,不等油熱就下鍋,被看他到又有意見了:「油還不夠熱,炒出的菜怎麼會好吃呢?」還有,我切蔥都是清一色地切碎,他卻要求時而切段,時而斜切,因菜而異,而且蔥白和蔥葉要分開放,有時得下油鍋爆香,有時等盛盤時,才撒上配色。在我這個不考究的人看來,簡直是自找麻煩。

為了省事,我煮水餃時常一次下滿,多多益善,自然難免會煮破幾個。外子說那是因為我一次煮太多。我不以為然地說:「反正吃到肚子裡都一樣。」這話對他這個美食主義者來說,簡直忍無可忍,他回道:「那乾脆甭包了,皮和餡兒一起下鍋得了」。

最令我洩氣的是,好幾次家裡臨時招待客人,早下班的我先炒好三道菜,留一道菜等他回來下鍋,而客人們總是很快就把他炒的那盤菜一掃而空,屢試不爽。害我對自己的廚藝更加沒信心。從此甘拜下風,志願打下手,我負責洗切善後,他負責下鍋掌勺。

直到八年前,外子因大腦積水,四肢無力,不能久立,這才君子遠庖廚。不捨過去愛吃香喝辣的他,罹病後被迫困居斗室,不能到處飽嘗美食,我恪遵他以前的耳提面命:「燒好菜的祕訣就是,菜裡加入愛心」,我不憚其煩地參考YouTube上面五花八門的影片教學,用心烹煮,讓他可以吃得健康美味。雖然跟他的手藝相比還是略遜一籌,差堪告慰的是,侍病以來,除了辭世前一個禮拜,他一直食慾未減,體重也未變,想來應是愛之味奏效之故。

孩子看到我每提起病故的外子,總不勝唏噓,勸我不如化思念為行動,替他完成未竟的心願。他臥病以後,最開心的就是闔家餐敍話家常。今年七、八月之交,紐約終於全面開城,兒子便約久未相聚的我和女兒一家,每周固定在他寛敞的後院餐敍。兒子雖然輪流從不同的餐廳叫外賣回來,天性不愛烹調的我還是秉承夫志,用愛之味精心烹製兩道大菜,以饗兒孫,也算是告慰外子在天之靈。(寄自紐約)

紐約 YouTube

下一則

從癌症畢業 邰肇玫:我真心覺得自己會好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