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說好的祖國帶你回家呢」 旅美2老人登機前被阻返中

現役士兵謀襲紐約911紀念館 FBI 臥底誘捕

上帝的女兒(下)

黛安∕圖
黛安∕圖

就法論事,男女結婚生子,雙方都有養育孩子的責任。於是,我開始為孫潔辦理離婚和贍養費的訴訟,透過私人偵探取得顧建民的地址,再向他當面遞交訴訟通知書。幾周後,他們正式對簿公堂。顧建民對法院說他沒有工作沒有收入,無法贍養他們的孩子,法官說:「你有博士學位,在矽谷應該很容易找到工作,你為什麼對自己的孩子不聞不問、不養不育?」「我一直在找工作可是一直都找不到,就像孫潔一樣,她有音樂博士學位,她不是也沒找到工作嗎?而且,有博士學位的人往往是比較難找工作的。」

為了便於計算贍養費,法官要求他們各自詳細填寫個人的財產收入支出申報表格。在審核孫潔的表格時,我發現她雖然先前說有家教收入,卻在表格上申稱沒工作沒收入,還填寫了每個月近二萬美金的基本生活開銷。我帶著懷疑問她:「你檯面上沒有進帳,但是月開銷卻大大地超出美國一般中產階級家庭的開銷,怎麼會用這麼多的錢?」她說:「因為女兒喜歡吃葡萄,常常都要不停地吃呀!」我說:「兩萬塊的葡萄可以堆成一座山了,要上百個成人花一個月不眠不休地吃才可能吃完呢!」她又說:「不是只有女兒,還有我讓我父母來美國幫我一起帶女兒,這祖孫三代四個人的衣食住行,還有很多很多的葡萄和水果……」我說:「好好好!但這個開銷仍然遠超過一般正常四口之家的花費,法官是不會相信的。」她說她租了一棟小房子,月租是九千塊。我告訴她如果沒有收入,向政府申請低收入住房是不需要這麼多錢,即使一般人付三千塊的月租也可以租到讓你們一家子都滿意的房子,為什麼要花九千塊呢?她說是為了要給女兒上最好學區的學校,那個學區的房租就得要九千塊。

這時,她對我的問題顯得有點不耐煩,對我說:「你別問東問西的,就按照我說的去做,好嗎?」我說:「你可以寫你想寫的,但是我是你的法律顧問,我不僅不能誤導你,我還有義務根據我多年來處理過的個案實例,告訴你什麼是合理的、什麼不是。如果你是零收入高消費,法官會高度質疑你造假。你自己聲稱不工作分文不進,伸手向政府申請低收入家庭的食物資助券和健保卡,貌似在坐吃山空,卻還能在衣食住行上過著人上人的生活,那是不能令人信服的。其結果就是在法官心中留下了詐欺者的不良印象,法官必然用你以前與顧建民一起生活的水準為依據,再根據對你的成見往下打折扣,最後害到的還是你自己呀!」她耷拉著臉,對我的忠告十分不悅。

我又說:「你有名音樂學院的學位,有開鋼琴演奏會的實力,身體又沒有殘疾,為什麼不能試著去找個正式的工作來養活你和你的女兒呢?你要知道,在舊金山灣區大部分的華裔女性都是工作生活兩不誤。」當然,她還是自稱是上帝的女兒,說上帝對她有別的計畫。最後她還是沒聽我的勸告去找工作,而且還是填寫了天文數字的月消費額。

當然,孫潔絕不是異類,像她這樣一面暗地裡教授鋼琴卻不報所得稅,一面向政府索取低收入的各類補貼的例子,在亞裔的圈子裡屢見不鮮。而令人不解的是,這麼一個靠家教的微薄收入生活的人,卻能高調地到處宣稱自己是名音樂學院畢業的博士音樂家,並且大手筆地開銷,開豪車、租豪宅、支付昂貴的律師費,這些錢到底是從哪裡來的呢?

在疑惑中我信手翻著孫潔一併帶過來的相關檔案,其中有一個牛皮紙袋,我抽出裡頭的檔迅速地掃描了一遍,一份四年前的員警報告引起了我的注意。先前我心中的疑惑竟然在此找到了答案,而且是和陪她一起來的男人范伊有關,從此又揭開了孫潔的另一層面紗。可恨的是,其中的犧牲品又是她那個未成年的女兒。

員警報告上寫道,接到庫普蒂諾學區中學的舉報,是一起疑似性侵未成年少女的案子,本局派員趕往學校調查。據說是在前一天,顧秀在學校告訴她同班的閨密:「告訴你一件事,但是跟我和我媽同居的男人不讓我說,你一定要為我保密。我媽不在家的這幾天,我和那個男人做了幾次那個事。」顧秀的這個閨密回家就告訴了她母親,她母親第二天早上就向孩子就讀的初中反應了情況。下面是員警的調查報告:

顧秀,十三歲,她晚上常常被母親的喊叫聲吵醒,然後看到母親和同居的范伊在家裡的床上、沙發上、廚房料理枱上一絲不掛地做愛做的事。一天,她母親和教會的女友去外地度假一周,把她交給范伊照看。晚飯後,她撞見范伊從浴室出來,身上只圍了一條浴巾,就好奇地想知道母親和范伊到底做了什麼事,主動地去挑逗范伊,並進一步要求和范伊做一樣的事。之後的幾天,他們又做了幾次。根據顧秀是個未成年人這個事實,范伊明顯地犯了強暴罪,即使顧秀是自願的,甚至是主動的。法定的強暴罪需要原告提出任何遭受被告暴力或脅迫的證據,但是在原告是未成年的情況下,被告若與未成年原告進行性行為就會構成強暴罪。被告可以證明他或她有事先取得原告的同意而脫罪,但是先決條件是原告的同意必須具有法定效力,加州法律規定原告的年齡至少要年滿十八歲,他或她的同意才會具有法律效用。

於是,員警又一次包圍了孫潔的家,逮捕了范伊。又是一樁猥褻強暴的事件,又一次發生在顧秀的身上,嫌犯又同樣是孫潔的男朋友,又同樣是孫潔出遠門時發生的事。在後來的偵訊中,發現整個事件是顧秀的好奇引發的,雙方都口供一致地說有一些碰觸但沒有性行為。於是,范伊的強暴罪不成立,但是猥褻未成年人的罪卻逃不了。范伊被判了三十天的牢獄加上一紙禁止令,從此不能接近顧秀。

我的疑問是為什麼孫潔不在民事訴訟中提告,那足以讓范伊付出一筆賠償金。我問了孫潔,她說在刑事訴訟之前,范伊就求她不要把事情搞大,讓他因強暴罪入獄,也不要提出民事訴訟,畢竟身為地產大亨的范伊是完全有能力供給她生活中的一切。在幾次的討價還價後,他們取得了協議:范伊提供三十五萬元的遮羞費給孫潔,並支付孫潔一切的法律支出;相對的,孫潔教唆顧秀一口咬定只有肢體接觸沒有性關係,並答應只要范伊從此當她的提款機,就不在別人面前談論此事(包括他們去的敎會和朋友圈)。這下子就解釋了為什麼一個只做家教阮囊羞澀的人,可以過上奢華的生活。

接下去,孫潔和建民的贍養費訴訟又開庭了。兩人為了錢大打舌戰,可悲的是:建民對顧秀根本不聞不問,而孫潔只把顧秀當成要錢的籌碼。最後,法官對這兩人的抬槓失去興致,立刻給他們二人都下了找工作的判決,要他們不僅要養活自己,也要共同撫養他們的女兒;根據女兒撫養的需求和建民更優的賺錢能力,贍養權判歸孫潔,建民必須每月支付兩千塊作為孩子的贍養費。

這兩人顛覆了上帝賦予父母的形象,令人作嘔。顧建民自女兒出生之後就完全缺席,他對孩子的唯一影響就是不負責任;面對失敗的婚姻,他選擇逃避與頹廢;雖然是電機博士,卻靠政府的低收入津貼度日,他也許有權追求他要的人生,但他就是一個高學歷的乞丐。孫潔空有一身琴藝和高學歷,卻想不用付出努力就可以活得像公主一般,她兩次不負責任地將女兒送入虎口,在女兒面前任意妄為做錯誤的示範,讓女兒在兩性關係中不知道如何保護自己。她一口一個上帝的女兒,卻造假說謊招搖撞騙,用姿色換取生活的無憂,甚至用女兒換取終身的飯票,用行為污蔑她口中的上帝。我想上帝會因為有這樣的兒女而哭泣!

註:本文作者任職於美國律師事務所,本文由真實案例編寫,為保護當事人隱私,人名地點皆經過修改。人物性格和案情經過,若有雷同,純屬巧合。(下)(寄自加州)

低收入 美國 學區

下一則

飄逝的拉丁裔鄰居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