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確診2375萬 洛杉磯郡破百萬

加州疫苗分配發放一片混亂 預約網站和電話都擠爆

望夫石,起來!

澎湖七美島的望夫石。(本報系資料照片)
澎湖七美島的望夫石。(本報系資料照片)

在澎湖七美島上騎車奔馳,狂風呼嘯刷過臉龐,嘩嘩翻捲的浪濤聲中,遠遠望見那橫躺在岸邊的望夫石。

相傳,島上有對恩愛夫妻,丈夫每日出海捕魚,妻子皆在金燦夕照中等候愛人歸來。一日,丈夫遲遲未歸,有孕在身的妻子仍癡守港灣。一日一日,不見丈夫身影,望著,盼著,最後體力不支,倒臥海濱,髮、頭、胸、腹、腿緩慢延伸、拉長,深情地石化。

妻子的執著不悔令人心傷,此刻我卻想起米蘭昆德拉曾在《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描述過的一場夢境。黑暗中,一位女子躺臥墳墓裡,消瘦憔悴,男人的探視是她唯一快樂的光源。她的一天只是幻想與等待,就算知曉男人已有新歡,但她還是等。等到墳塚荒蕪,天地變換,她的心是憂鬱下旋的黑洞,往內凹陷、塌縮,男人早已忘了她當初眼角的甜美星芒,此刻只驚見自棄的骸骨。

無關承諾與辜負,耽溺、盤算、猶豫與呆傻總是一人的情路。遠眺望夫石,我的眼光隨著那橫臥的妻子移向更遼闊的尋夫海平線。有人說丈夫絕情無義,有人說,丈夫在遠方也回望成頑石。是負心漢或有情人呢?惘然的此刻,海浪反覆沖襲一顆漸漸石化的心。單方的臆想與枯守讓愛消耗,我只知道自己已經不美了。日影傾斜,路途顛簸,忽地一聲強烈吶喊湧上心頭:望夫石,起來!我載你走!

下一則

紐約開放周 邀你探索150建築之美 虛擬活動更經典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