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國血清研究:去年7月前確診黑數就有1680萬例

一洲焦點/美中疫情管制高下分別、紐約市長初選分析

疫情下的開學日

蔚藍天空下,游泳池裡波光粼粼,孩子嬉笑著,幾片粉紅色木蘭花瓣從樹上落入水中。乍看之下,這真是個完美的夏日午後。

電話突然響了,將我的思緒從白日夢中活生生拉回現實。

「學校要開放了,妳聽說了嗎?我嚇得心神不寧,快要瘋了!」鄰居桑尼在電話一端哭叫著,一反她本來開朗溫柔的個性。桑尼和她的先生都是印度裔的心理醫師,是我們在社區裡的好朋友,孩子們也是同學。

學校開不開門這件事,這幾個星期纏繞在大家的腦裡。七月時,校區給「線上教學」或「返校上課」這兩個選擇讓家長決定,讓大家傷透了腦筋。

診所裡,我也時常接到病患的家長們焦慮地求救,不知該不該讓孩子們返校。這是一個複雜的問題,牽涉到家人和病患的健康問題、經濟環境和每個孩子對遠距離教學的適應度。基本上,若是病患沒有免疫系統抑制或嚴重的腎衰竭,有隔離的必要,我會提出一些看法,但不會刻意左右他們的決定,畢竟每個家庭需要考量自己家裡的種種因素。

在診所時,我在電話中可以講得冠冕堂皇,但回到家裡,一套上了媽媽的頭銜,我也亂了手腳。那時加州二度疫情肆虐,看似無法正常返校上課。但一整年都待在家也不是個好辦法,我便填選了返校上課的選擇,倒有一種「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的鎮定,心想,反正學校也不能開放,大家走著瞧吧。

沒想到,疫情的指標就像雲霄飛車般,時而飆高,時而低落,大家的心情也隨之上下震盪。開學的日子一天天接近了,橙郡的數目也好轉了。我們的校區更神通廣大,申請了特令,不用等十四天低於政府規定的百分之八確診率的標準,就能重開校門。

這個消息讓大家傻眼,不知是該放鞭炮還是抱頭痛哭。當初一群填選要回校的家長,如今你看我、我看你,不知所措。

「我不知道學校真的會開放!本來以為最早要等到十月或十一月,疫情才會好轉。沒想到,下個星期孩子就要返校了。妳難道不緊張嗎?」桑尼顫抖的聲音帶著哭意。

緊張,當然緊張。從疫情一開始,急診室開始湧進病人、成天提心吊膽家人的安危,到初夏,一些朋友陸陸續續舉家遷回台灣,讓我們這些必須待在美國的人既羨慕又無奈,心情就像定時炸彈一樣,瀕臨崩潰。

一路走來,身為小市民的我們只能小心翼翼地摸索著,沒有大家長的帶領下,只能憑著現有的資料和科學的態度作為航行的藍圖,甚至連疫苗挽救世界的可能都不敢想。孩子需要正常的生活環境,封鎖在屋子裡,等待雨過天晴,對一些人來說也許是好的選擇,但並不是我們的。

我和桑尼討論了一晌,她也不認為待在家裡一整年適合她的兩個兒子。我們的小社區,大部分的人都秉著科學的角度,期望學校會以安全、負責的態度來迎接新的學期。若是有政客要干涉,相信家長們也會在一旁虎視眈眈,不會讓他們做出不理智的政策。

桑尼同意我的說法,至少贊成繼續和校方參與孩子返校的規畫。

開學後的情形,拭目以待。夏日最後的幾天,就讓孩子們在家裡開心地玩吧!(寄自加州)

疫情 加州 台灣

下一則

春天的功課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