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本土疫情延燒 中國要求提供24小時核酸檢測服務

習近平通話馬克宏 稱中法互相支持辦好北京冬奧

「魷魚遊戲」捧紅南韓椪糖 這個傳統點心曾是窮人吃的

「魷魚遊戲」捧紅南韓椪糖。(路透)
「魷魚遊戲」捧紅南韓椪糖。(路透)

影音串流平台Netflix的韓劇「魷魚遊戲」裡,出現了當地傳統點心椪糖。這種始於戰後貧窮社會的甜食,搭上影集熱潮席捲全球的順風車,再次展現南韓強大的文化影響力。

「魷魚遊戲」(Squid Game)描述一群債務累累的南韓邊緣人,在一場又一場兒童遊戲裡爭奪3800萬美元獎金,敗者只有一死。

「魷魚遊戲」捧紅南韓椪糖。(路透)
「魷魚遊戲」捧紅南韓椪糖。(路透)

其中一場遊戲,參賽者要試著把刻在椪糖上的星星、雨傘等圖案完整分離出來。這種非生即死的遊戲設定靈感,來自導演黃東赫在1970年代首爾成長的經歷,當時,完整分離圖案的孩子可以免費獲得一塊新的椪糖。

黃東赫總是很想再得到一塊椪糖,他記得自己百般嘗試,例如用舌頭把圖案舔得比較容易取下、用加熱過的針去刺等等,這些方法都在扣人心弦的劇情裡呈現出來。

但椪糖容易軟化,是一種很難在片場維護的道具,尤其在南韓潮濕多雨的季節更是如此,所以黃東赫與藝術指導蔡京善(Chae Kyung-sun,音譯)找來「椪糖達人」林昌朱(Lim Chang-joo,音譯)和妻子鄭貞順(Jung Jung-soon,音譯)當場現做,在3天拍攝期內做出300到400個椪糖。

許多小販會在學校附近擺攤賣椪糖。(路透)
許多小販會在學校附近擺攤賣椪糖。(路透)

現在,他們在首爾劇院區的路邊攤,雖然只有一支陽傘、一個雨篷和一些設備,卻成了首爾最熱門的景點之一。

他們一上工就面臨堆積如山的訂單,現場客人也很快排起長龍,可能得等上6小時才買得到,有些人乾脆放棄,空手而去。

林昌朱的椪糖一個售價約1.7美元。在90秒內,他用爐子融化一份糖,加上小蘇打後,把糖漿抹平成圓形,印上客人想要的圖案。

「魷魚遊戲」裡的椪糖圖案只有圓形、三角形、星星及雨傘,林昌朱的攤子則提供更多選擇,最近又多了代表Netflix的字母N。

椪糖於1960年代出現,當時戰後的南韓一貧如洗。(路透)
椪糖於1960年代出現,當時戰後的南韓一貧如洗。(路透)

林昌朱現在生意大熱,忙得要命。他接受法新社訪問時說:「我沒想過椪糖會變得這麼受歡迎。當然,我很高興,因為生意很好,椪糖在其他國家也出名了。希望他們自己做椪糖來吃。」

歷史學者說,椪糖於1960年代出現,當時戰後的南韓一貧如洗,一般人吃不到冰淇淋或巧克力之類的甜食,就算有也貴得買不起。而椪糖不但很甜,還帶有一絲堅果香和苦味,因此大受歡迎,許多小販會在學校附近擺攤。

林昌朱夫妻在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期間,結束了經營20年的裁縫事業,以3萬韓圓的微薄資本開始賣起椪糖。

在戰後專制統治下,南韓經濟數十年來飛速成長,一躍而成世界第12大經濟體,椪糖一直是不變的點心。

隨著「魷魚遊戲」風靡國際,短影音分享應用程式TikTok和其他社群媒體出現了各國人挑戰戳椪糖的影片,網路電商亞馬遜(Amazon)等平台也推出椪糖製作工具組。

繼偶像團體「防彈少年團」(BTS)和2020年奧斯卡(Oscars)最佳影片「寄生上流」(Parasite)後,南韓流行文化強盛的影響力,又再次透過「魷魚遊戲」展現出來。

椪糖容易軟化。(路透)
椪糖容易軟化。(路透)

在南韓藝術綜合大學教授文化理論的赫特(Michael Hurt)說:「南韓一直處於現代與前現代、西方工具與東方作風的連結點上,在為未來犧牲所有的同時也保存了過去。椪糖就是連結文化中的一個連結物。」

南韓 魷魚遊戲

上一則

汆燙+熱油 白灼料理鎖住食物原味

下一則

來自印尼的發酵食物 咖哩天貝套餐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