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麥卡錫反對眾院戴口罩 波洛西:他真是白痴

加州衛生廳跟進CDC 呼籲室內公共場所戴口罩

我的經驗/開刀喝水少 醫師也結石

林口長庚醫院移植中心副主任江仰仁是泌尿科醫師。(記者簡浩正/攝影)
林口長庚醫院移植中心副主任江仰仁是泌尿科醫師。(記者簡浩正/攝影)

「什麼科醫師得什麼病。」這句話是我還是醫學系學生時,泌尿科老師上課說的,當時我並不當一回事。投身泌尿及腎臟移植領域30年,覺得有專業知識與敏銳度,從沒想過自己會得到泌尿疾病,現在回想起老師的話,真的滿有意涵的。

身體悶痛  查出腎水腫

兩年前的某個周日傍晚,我覺得不太舒服,雖然能吃能睡,但身體就是感到有種「悶痛」、說不上來的微痠痛感,當下閃過「可能是結石」的念頭,因為沒有痛到影響生活,認為應該不太可能。

隔天上班,中午科內聚餐,我向同仁描述這情況,住院醫師回我說「應該是結石」。我決定在科內檢查,兩次超音波檢查都顯示,有腎水腫,但我排尿等一切正常,隨即安排隔天接受腎臟攝影注射顯影劑檢查,發現輸尿管有一顆約0.5公分的結石。

內心震撼 怎會是我?

確認結石後,我雖沒說什麼,但內心震撼,「怎麼會是我?」自認沒有家族遺傳史,飲食均衡、有運動、營養及保健食品攝取也沒少的我,怎麼會有輸尿管結石?

一般來說,泌尿系統結石若小於0.5公分,不用特別處理也不須開刀,只要多喝水,結石有機會隨尿液自行排出。但因悶痛感持續在,會影響工作,當天晚上就安排體外震波碎石術。雖然不必住院、回家後多喝水,但隔天醒來如廁時仍出現血尿、悶痛也沒有消失,再度檢視才發現,輸尿管結石竟然還在。

「等幾天看看吧。」同事這樣勸我。等了四天還是不舒服,決定開刀治療。在同事安排下,當晚住院先麻醉,再進行輸尿管鏡碎石術,術後膀胱痛感明顯,但隔天醒來,身體感覺好多了,悶痛感不見了。

術後我仍每個月追蹤,檢視腎水腫與鈣化點,半年後完全消除,才放下心中大石,至今每年持續追蹤。

體態健康 運動+多喝水

現在回想,這或許是外科醫師的「原罪」吧。內科醫師不須動刀,問診時可坐著、喝水、也可走動;身為外科醫師的我,一天可能兩三台刀,一上刀就得四、五個小時且全神貫注,八小時下來,可能喝水不到1000㏄,加上吃飯得快又不定時,我真的是泌尿道結石的高危險群。

因為自己是專業醫師,控制欲高、比較逞強,加上泌尿系統又是專長,覺得不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而忽視。這次經驗讓我理解,「醫師也是人,也會生病。」我們面對病人,總叮嚀多喝水、少喝咖啡、少攝取高普林食物等,以避免結石,往往自己卻沒有認真面對。

在疾病的當下,每個人都是脆弱的。這兩年我會運動,持續每天健走半小時,盡量少喝咖啡、多喝水,「體態健康」,才是患者最好的榜樣。

(整理╱記者簡浩正)

喝水少、飲食不定,是輸尿管結石的高危險群。圖為示意圖。(本報資料照片)
喝水少、飲食不定,是輸尿管結石的高危險群。圖為示意圖。(本報資料照片)

咖啡 攝影

上一則

Medicare的申請及福利

下一則

帶你了解紅藍卡 善用長者福利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