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疫苗補強針怎麼打?世衛:高危族每年1劑 一般人2年1針

佛州公寓像炸垮 男孩瓦礫中伸手喊:看得到我的手嗎?

運動、佛法、伴侶 拯救憂鬱

從來不運動的瞿欣怡,這3年開始規律運動,因此度過了憂鬱低潮。(圖:瞿欣怡提供)
從來不運動的瞿欣怡,這3年開始規律運動,因此度過了憂鬱低潮。(圖:瞿欣怡提供)

曾經需要同時服用過動及抗憂鬱藥物的台灣作家瞿欣怡,已有能力面對性格裡的過動與憂鬱,不需要長期服藥。她說,她有三個寶藏。

運動釋放痛苦

瞿欣怡對人生感到茫然時,常去找文化觀察家詹偉雄,得到的建議始終如一:「去運動,用形而下解決形而上!」3年多前,從來不運動的瞿欣怡開始運動,重訓、跑步、拳擊、游泳、TRX……樣樣來,每周至少3天,「我最近的體悟是,人類的智識是有限的,比身體還要羸弱。很多想不通的事情,先放下,去運動,把肌肉緊繃到極點,內心的痛苦也就隨之釋放了。」運動讓她心情愉快,讓她挑戰極限,也讓她承認自己的有限。

還讓她因此結交了一群朋友,在憂鬱症發作,連門都出不了時,架搭起支持。他們會錄上課影片傳給她,邀她出門運動、吃早餐,有好幾次,本來癱在床上軟爛的瞿欣怡真的因此出門了。

抄經讓心安定

說到自己的憂鬱症,以及最近如何和憂鬱和平共處,瞿欣怡滔滔不絕說起了佛法。最近停藥,很大一部分是因為每天晚上抄金剛經,讓她的心感到安定。

伴侶支持陪伴

兩次憂鬱症相隔約20年,物換星移,瞿欣怡的生命狀態都和20年前不同了,但是伴侶是同一個。

瞿欣怡和她的同性伴侶阿述在一起21年,擁有心理學專業的阿述,在瞿欣怡第一次病發時建議她去松德院區就診,後來因為阿述,瞿欣怡找到了適合她的諮商心理師、精神科醫師。

年輕發病時狀況糟,瞿欣怡問:「如果我很嚴重要住療養院怎麼辦?」阿述沒有鼓勵她趕快好起來,只是笑說:「那我就去療養院旁租間小房子陪妳。」這次,阿述也不說「妳要努力好起來。」只說:「去睡覺吧!」「要不要吃蛋糕?」或是帶瞿欣怡去吃喜歡的餐廳。

穩定的親密關係成為瞿欣怡感到安全的支持系統,讓她有能力發展出自己的方式,與憂鬱共處。

療養院 台灣 肌肉

上一則

吃防疫料理 打造好體質

下一則

中、西藥別混吃 至少隔2小時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