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台駐港官員被迫撤離 美國務院表態「與台灣站在一起」

股指跌深後反彈 道指大漲586點

開刀驚魂記 手術中麻醉退了…我被痛醒

每個不同患者的麻醉方式都是量身打造。圖為示意圖。(本報資料照片)
每個不同患者的麻醉方式都是量身打造。圖為示意圖。(本報資料照片)

看到一篇報導:「澳洲一名男子在手術中,遇到麻醉失效的狀況,由於麻醉深度太淺,醫師正在手術過程中,他清醒了,在麻醉尚未全數消退下,無法與醫師溝通,他就忍著疼痛等醫師完成手術。」

裝心律調節器 全身麻醉

我也有過這樣的恐怖經驗,十年前,我因心律不整(心跳太慢),必須裝置心律調節器,手術前施行全身麻醉,手術進行中維持睡眠狀態,沒有知覺,但是手術進行到快完成前一小時,我突然痛到醒來,當時意識清楚,以為手術就快結束了,問醫師,「快結束了嗎?」醫師回答,「正在清洗傷口,等下要縫合。」

好像任人宰割活體

但是我感到無比疼痛,好像任人宰割的活體,忍不住「呀!呀!」地叫,這時麻醉師到我耳邊說:「不要緊張,會讓你再睡一下。」之後,我又失去知覺了。躺在手術台上死亡的恐懼如浪潮襲來的經驗,讓我不寒而慄,之後常做噩夢驚醒。

去年因為心律調節器沒電了,要打開皮膚換新電池,我告訴醫師上次的恐怖經驗。再次進開刀房,這次只是局部麻醉,仍能與醫師對話。手術進行到最後20分鐘也是麻醉退了,我忍著痛咬牙做完手術,又是一次恐怖的經歷。

懷疑體質不容易麻醉

麻醉是為手術安全所需,要有安全的手術,麻醉是重要的一環,不可不慎。我看報導:「使用低於正常值的麻醉藥劑量,可能在手術中出現短暫的清醒。」如果我活得夠久,可能會有幾次進行心律調節器換電池的機會,心裡存疑的是,「我是體質關係不容易麻醉嗎?」

澳洲

上一則

發霉水果致肝癌?營養師:未必,更應注意細菌

下一則

手術中途醒來 醫師:未必麻醉不完全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