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國安智庫:中國取代俄 成「匿名者Q」最大煽動者

傳中將派秦剛任駐美大使 美可望由伯恩斯出使北京

「台灣第一美人」胡因夢 當年進軍國際 戲分慘被大刪

胡因夢曾在台灣影壇當紅搶手。(本報系資料照片)
胡因夢曾在台灣影壇當紅搶手。(本報系資料照片)

好萊塢影視界這幾年流行在大片中刻意安插亞裔要角,亞洲紅星接拍英語電影,似乎愈來愈普遍,但在40年前,卻是相當不容易,因此台灣影壇超級大美人胡因夢當年進軍國際影壇,拍攝電影「南十字星」時備受關注,不料之後卻不了了之。

過去要能接拍「國際」大片,需要有一定的英語能力,此外最好還能有台灣以外的賣埠實力,到最後有機會參與國際大片演出的台灣紅星少之又少,且所謂的「國際」,幾乎不太可能是台灣觀眾最熟悉的好萊塢,往往是日本,頂多到澳洲就很了不起。

東方臉蛋外語佳 獲邀出演外片

胡因夢大學念的是德文系,還曾到美國留學,所以外語能力不是問題,又有標準東方美的出色臉蛋,因此引起外國影人的興趣,力邀她出國闖一闖,她也懷著躍躍欲試的心情,充滿期待。

胡因夢是在澳洲雪梨舉辦亞太影展活動上,丰采迷住澳洲的編劇約翰麥卡倫,才有了這次踏入國際的機會。相當慎重的日本片商,還在開拍前邀她到日本出席4天的活動,觀察她對當地觀眾是否夠有號召,結果令他們很滿意,就敲定了這次的演出。

胡因夢是台灣影壇出名的大美人。(本報系資料照片)
胡因夢是台灣影壇出名的大美人。(本報系資料照片)

「南十字星」要到新加坡拍攝,有日本和澳洲的資金,故事描述二次大戰期間,日軍、澳軍、華人在當地的恩怨糾葛,顯然不只格局大,角色也有相當程度的發揮。

據當年報載,胡因夢在片中扮演在新加坡的地下工作人員,和日本主角北大路欣也既有感情,卻也必須因為協助同胞逃脫而背叛他,彼此的愛恨衝突感覺頗吸引人。

不過當胡因夢到日本拍了戲,再接受訪問後,角色情節安排就又有大扭轉;原來與她對手的並非北大路欣也,而是另一位男主角中村敦夫,變成和中村敦夫有感情戲,且「南十字星」突然成了東寶影業50周年大片。以那時台灣仍在禁演日片,胡因夢的演出極有可能無緣呈現在家鄉觀眾眼前,雖然報導也提過,這片會有英語版,台灣會上映的應是英語版。

雷聲大雨點小 廣告不見胡因夢

胡大美人拍外片,媒體報得轟轟烈烈,之後卻有些不了了之,至少,觀眾等半天都沒等到「南十字星」盛大在台推出。且她後來也沒有再往歐美的拍片活動,而是回到台灣拍戲,然後轉進小螢幕主演了楊佩佩在台視製作的「慈禧外傳」,再到香港拍了幾部港片,返台主演中影「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隨著該片意外創下賣座佳績,她卻淡出幕前轉型為作家。到底,「南十字星」後來怎麼了?

從日版海報可以發現此片正是後來曾在台短暫上映的「軍魂」。(取材自auctions...
從日版海報可以發現此片正是後來曾在台短暫上映的「軍魂」。(取材自auctions.yahoo.co.jp)
電影「南十字星」另取名「軍魂」在台灣上映。(翻攝自1984年自立晚報)
電影「南十字星」另取名「軍魂」在台灣上映。(翻攝自1984年自立晚報)

其實,早在胡因夢扮演慈禧之前,「南十字星」就已悄悄在台上映,還鬧出中途輟映的風波。購得此片的片商,將該片另取名為「軍魂」,觀眾只能在報上的電影廣告中看到英文片名是The Southern Cross,並沒有主角的名字。

上片前的大廣告則列出中村敦夫、北大路欣也、坂上二郎、約翰霍華、史都華威爾遜等5位男星,完全沒見到胡因夢,除了一路注意這片新聞的影迷,才會發現「軍魂」就是胡因夢參與的那部國際大片。

在台上映版本 戲分只剩一分鐘

片商此舉似乎令人費解,看了片子後就不會意外。這部電影確實分成日語版和英語版,分別提供日本、日本以外的國家上映,但日版長144分鐘,網上流傳的英語版僅99分鐘,缺了至少40分鐘的內容,從台灣的電影廣告看來,台灣上映的「軍魂」應是片長短很多的英語版。

胡因夢的戲分被刪到只有一分鐘,且除了一出場先聞其聲尚未露臉時以英語廣播戰況新聞外,正式亮相後的內容是與她的哥哥用國語對話,完全和拍台灣電影沒太大差別。戲分只剩一分鐘也無法讓她和中村敦夫有啥精采互動,無怪乎片商在廣告上連有她參與都不願意提。

日版「軍魂」中胡因夢(左)與中村敦夫有對手戲。(取材自auctions.yaho...
日版「軍魂」中胡因夢(左)與中村敦夫有對手戲。(取材自auctions.yahoo.co.jp)

胡因夢在「軍魂」中戲分被剪到剩一段。(取材自IMDb)
胡因夢在「軍魂」中戲分被剪到剩一段。(取材自IMDb)

當年報載有提到胡因夢拍了一場長達10分鐘,「以完整的情緒表演由哀傷、憤怒、絕望而後到無助的哭泣的戲」,當然在台灣上映的「軍魂」完全消失。日本版的劇照中有她在中村敦夫懷內哭泣的畫面,有可能仍保留了不少。胡因夢在拍攝時,對台灣記者表示她是被以女主角的禮遇對待,感覺很好,日本人應該沒有唬弄她。

在「軍魂」裡,還有一個下場比胡因夢更慘的知名演員,就是日本的長青美女黑木瞳,那時20出頭的她,還是寶塚歌劇團的成員,被相中參與東寶50周年大片,是首次演出電影,她在片中飾演醫院護士,在英語版中完全沒出場,連胡因夢的一分多鐘都不如。

首度登上大銀幕的黑木瞳(右),在「軍魂」英語版戲分剪光,這一幕也消失。(取材自a...
首度登上大銀幕的黑木瞳(右),在「軍魂」英語版戲分剪光,這一幕也消失。(取材自auctions.yahoo.co.jp)

「軍魂」的澳洲製片方面正是曾和台灣合拍「Z字特攻隊」的麥卡倫公司,該片中前往新加坡偷襲日軍基地的聯合部隊也就是Z字特攻隊的小組,影片內容雖和「Z字特攻隊」雖無直接關聯,卻同樣是在二戰時期該小組成員可歌可泣的故事。不過「軍魂」情節就以真人實事為本,約翰霍華與史都華威爾遜扮演的軍官都真有其人,也都因行動失利而犧牲。

但在日本東寶加入後,日方的形象不能夠純粹負面,所以加入中村敦夫扮演曾在劍橋留學、心地仁厚的翻譯官,和澳洲俘虜培養出友情。

電影在日本首映時,許多當年英澳殉職軍官的家屬被請到東京出席,看到電影卻是火冒三丈,因為「壞人」竟然被描述得不那麼壞,主角反倒變成日本人。儘管英語版「軍魂」把日本人相關戲分砍掉40分鐘,還是難平家屬怒火,最後該片從來未在澳洲戲院公開上映,只以迷你影集之姿在電視播出。

慘遭勒令下片 片商怒告新聞局

看起來「軍魂」至少在台灣上了大銀幕、比澳洲要好?哪知道據傳因上映廣告打出一句宣傳詞「國際影展看不到的日片」,被人檢舉是日、澳合資,不符在台上映資格。新聞局查證下,發現誤信片商,將該片以澳洲電影通過准映;不管片子已在台上映,勒令立刻下片、收回准演執照,拷貝退運出口。

「軍魂」約翰霍華(左)與中村敦夫各是英語版和日版的主角。(取材自auctions...
「軍魂」約翰霍華(左)與中村敦夫各是英語版和日版的主角。(取材自auctions.yahoo.co.jp)

「軍魂」原訂當年12月22日上映,預計演到隔年元月以後,結果12月29日就下片,片商除票房損失外還負擔戲院違約金。不料半年後,新聞局收到片商附上的澳洲報稅資料,又決定重新發還執照准映,片商一怒之下狀告新聞局索取國家賠償還勝訴。

新聞局也非省油的燈,爭取上訴,最後高等法院判電影公司敗訴,片商不但拿不到國賠,還要付訴訟費用,被形容「賠了夫人又折兵」。

日本 台灣 電影

上一則

讓77歲的媽媽常保年輕 陳鴻說天天這樣做

下一則

好閃!玄彬、孫藝真拍情人節廣告 穿越距離也要愛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