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蘋果春季發表會美東13時直播 傳聞新品一次看

獨/非裔男罵華警「吃貓狗沾醬油」 影片曝光

中國青春劇30年

《十六歲的花季》把親子代溝、教育制度以及初戀、早戀等問題公開討論,風靡一時。(取材自微博)
《十六歲的花季》把親子代溝、教育制度以及初戀、早戀等問題公開討論,風靡一時。(取材自微博)

金牛新年喜迎西洋情人節,居家避疫時觀看充滿熱血純愛的青春劇未嘗不是一種「迎春」的新方式。放眼中國自製戲劇史,青春劇的發展演進了30年,技術在變、用戶在變,創作者也在做更多的嘗試,拓展青春劇的邊界。

1990年開播的《十六歲的花季》算是中國改革開放後電視螢幕上的第一部青春劇,經過數十年的發展,2014年《匆匆那年》在網劇市場引爆後,國產青春劇開始了真正的野蠻生長,產量逐年增多,「IP改編(Intellectual Property,智慧財產權,指將網路小說、遊戲、電影、文化作品改編、翻拍上市)+小鮮肉」的模式被不斷復刻;劉昊然、譚松韻等演員為人所熟知。

《十六歲的花季》是中國最早的青春偶像劇,集合當時社會關注的熱點和敏感問題。(取材...
《十六歲的花季》是中國最早的青春偶像劇,集合當時社會關注的熱點和敏感問題。(取材自微博)

青春濃烈美好卻又短暫易逝,讓人無比懷念,也為影視劇提供了取之不盡的創作素材。回顧30多年來的中國國產青春劇,從早期的《十七歲不哭》、《將愛情進行到底》,到近年的《匆匆那年》、《最好的我們》、《一起同過窗》,再到近期播出的《風犬少年的天空》、《棋魂》等,它們或引發熱議、或贏得口碑,都給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讓青春劇逐漸成長為熱門品類,給中國自製劇集類型增添了一抹亮色。由於大多數人的青春時光都在學校度過,校園生活是青春劇的常伴元素。很多70後80後對國產青春劇的最早記憶,是從《十七歲不哭》、《將愛情進行到底》開始的。

《將愛情進行到底》由徐靜蕾(右)、李亞鵬(左)主演。(取材自微博)
《將愛情進行到底》由徐靜蕾(右)、李亞鵬(左)主演。(取材自微博)

匆匆那年 網劇登大雅之堂

梳理《十六歲的花季》以來與校園有關的國產青春劇60餘部,發現2014年播出的《匆匆那年》是重要的分水嶺。而當年至今的中國青春劇數據,不僅可以見證許多當紅明星藝人的青澀年代,還能窺見當代青春網路文學的冰山一角。中國的校園青春劇此後產量逐年增多,成功模式被不斷復刻,大批90後00後演員在青春劇裡冒頭,劉暢、薛凌等80後90後年輕導演也通過執導青春劇被業界熟知。

改編自九夜茴同名小說,《匆匆那年》無疑是2014年的爆款劇。和之前熱門的中國青春劇不同,《匆匆那年》是一部網播劇。它以相對台播電視劇而言低廉的成本,由製片人、導演到演員幾乎全是新人的班底打造,播出後卻改變了觀眾心目中「網劇就是粗製濫造」的固有印象,其豆瓣評分至今仍維持在8.1。

2014年播出的網路劇《匆匆那年》獲得空前
成功,此後中國的青春偶像劇數量爆炸...
2014年播出的網路劇《匆匆那年》獲得空前 成功,此後中國的青春偶像劇數量爆炸 性成長。(取材自微博)

《匆匆那年》大獲成功之後,青春劇成了投資方眼中的寵兒。新劇不斷上馬,使得青春劇逐漸變成了影視劇的熱門品類,產量也逐年增多。但產量暴增必然帶來品質上的參差不齊,以納入此次統計的有豆瓣評分的劇目來看(詳見圖表),2014年以來的58部青春劇中,既有9分的《一起同過窗》、8.9分的《最好的我們》,也有2.7分的《甜蜜暴擊》、3.4分的《流淌的美好時光》。其中,豆瓣7分的數量最多,20部佔32.8%;8分以上、6分至7分區間和不及格的數量相差無幾,分別佔20.7%、22.4%和24.1%。

從高品質作品出現的時間段來看,2020年播出的國產青春劇表現尤佳,迄今為止已經有5部作品豆瓣評分在8分以上。分別是《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8.2)、《穿越火線》(8.1)、《如此可愛的我們》(8.2)、《風犬少年的天空》(8.1)和《棋魂》(8.1 )。而在此前產出8分以上的青春劇數量最多的年度,還不到去年的一半。

鹿晗(左三)與關曉彤(左四)情侶檔合體演出的《甜蜜爆擊》口碑不如預期。(取材自微...
鹿晗(左三)與關曉彤(左四)情侶檔合體演出的《甜蜜爆擊》口碑不如預期。(取材自微博)

導演/熟齡執導筒 未必跟不上青春

2014年至今的58部青春劇裡,豆瓣8分以上的12部,分別由10位導演執導。姚婷婷、劉暢(2部)、田宇、薛凌、許宏宇都是80後,畢鑫業(2部)、貓的樹、沙漠都是90後,作品播出時他們中的很多人還不到30歲。只有張一白是個例外,《風犬少年的天空》播出時他57歲。他也是2014年以來播出的國產青春劇導演中年齡最大的之二,另一位是趙寶剛(65歲)。

年輕人拍、年輕人演、年輕人看,這似乎是青春劇順理成章的邏輯。統計數據也顯示,年輕導演是近年來國產青春劇的主力軍。所以青春劇更適合青年導演拍?創作者們認為,找到創作者與題材的契合點才更重要。

論拍青春劇,張一白是目前唯一能與年輕人爭鋒的老導演。《將愛情進行到底》播出22年之後,57歲的張一白重回劇集領域,執導青春劇《風犬少年的天空》。3.8億播放量、400.4萬彈幕、274.7萬追劇的數字表達了年輕觀眾對它的「頂級」喜愛,豆瓣8.1的評分說明它在相對挑剔的文藝青年群體也贏得了認可。

張一白從不覺得年紀大了就不適合拍青春劇,在他看來,青春可以拍得甜寵純情,也可以把自己的人生經歷融入到當下年輕人的生活中,拍得沉重而有哲理。

張一白執導過《匆匆那年》、《從你的全世界路過》等愛情劇。(取材自微博)
張一白執導過《匆匆那年》、《從你的全世界路過》等愛情劇。(取材自微博)

製作《匆匆那年》的小糖人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董事長朱振華認為,年輕導演拍青春劇有利也有弊。年輕導演缺少經驗,更容易出錯,但他對於青春的理解更鮮活更貼近當下,會帶來不一樣的東西。製片人要平衡利弊,找到創作者與題材的契合點。「一句話就定死了給年輕人看的劇就要年輕導演拍,這太絕對。我覺得更重要的是,導演的興趣點和能共情的地方要跟作品有巨大的交集,這樣才能做得好。」

演員/鮮肉配小花 青澀時光全記錄

青春需要年輕新鮮的面孔來演繹。青春劇也因此成為很多演藝明星夢開始的地方。30多年來的國產青春劇裡,可以邂逅第一次演戲的劉昊然(19歲)、黃聖依(20歲)、還沒有出演《長安十二時辰》、《少年的你》的易烊千璽(17歲),也能找到成熟中生代演員如郝蕾、李晨的青澀時光。如今以硬漢形象著稱的柏林電影節最佳男主角獎得主廖凡,當年在《將愛進行到底》裡還沒褪去青春期的嬰兒肥……。

李晨在《十七歲不哭》中有情竇初開的感情戲。(取材自微博)
李晨在《十七歲不哭》中有情竇初開的感情戲。(取材自微博)

郝蕾19歲時演出校園劇《十七歲不哭》因此走紅。(取材自百度百科)
郝蕾19歲時演出校園劇《十七歲不哭》因此走紅。(取材自百度百科)

納入本次統計的演員之中,童星出身的譚松韻與最近鬧出代孕風暴的女星鄭爽是出演青春劇次數最多(6部)的女主角,並列第一。

鄭爽當年是憑青春劇《一起來看流星雨》出道,她出演青春劇的時間跨度也更大,超過十年。不過她出演的幾部青春劇裡,豆瓣評分最高的是《微微一笑很傾城》(6.9),其他的如《夏至未至》、《青春鬥》、《流淌的美好時光》等評分都不及格。

近期引爆代孕風波的女星鄭爽(中)當年演出《一起來看流星雨》出道。(取材自微博)
近期引爆代孕風波的女星鄭爽(中)當年演出《一起來看流星雨》出道。(取材自微博)

選角/形象挑演員 合適比顏值重要

青春劇也總會和高顏值的偶像演員關聯到一起,一方面青春題材需要年輕演員,而青春劇也的確是「偶像製造工廠」,很多年輕演員因出演青春劇而走紅。不過現在的選角愈來愈往演技與形象「貼合度」靠攏。

張一白會為青春劇和青春偶像劇,定下不同的選角標準。他認為《風犬少年的天空》是青春劇,所以後者是以合適角色的標準去選演員,而不是高顏值和流量。張一白感慨說,好像現在一拍青春劇就得找點流量,但他偏偏要找彭昱暢。執導《最好的我們》與《棋魂》的導演劉暢的選角標準也相似,第一看演員與角色的貼合度,第二看表演能力和經驗,第三才會考慮流量咖位等因素。

從製片人的角度,朱振華認為偶像演員介於商業和藝術之間,他的商業性會更強一些,因為擁有龐大的粉絲群體,但偶像和演技派並不是非黑即白、互不相容的存在。「演技派也能通過作品成為偶像,這是我們希望達成的目標;有的偶像演員,不僅有流量,演技也很好。事實上我們沒有按照偶像劇的路子做過戲,選角的時候,在顏值流量和演技之間,我們是更傾向於演技的。但如果既有高顏值又有好的演技,那是每個製片人和導演都求之不得的。只不過現實很難兩全其美。」

《風犬少年的天空》主角彭昱暢(右三)因氣質符合角色出線。(取材自微博)
《風犬少年的天空》主角彭昱暢(右三)因氣質符合角色出線。(取材自微博)

題材/說群像故事 只談愛已退流行

愛情是青春劇必不可少的配方,但已不再是單一主題。《匆匆那年》之後播出的青春劇,超過三成與競技元素相結合,囊括了跆拳道、足球、籃球、羽球、電競等。另一方面,只專注於男女主角談戀愛的青春劇也鳳毛麟角,更多的是通過刻畫「群像」來展現青春的多元面貌。

在中國產青春劇發展的30年裡,不只單一故事主軸的「群像劇」占比非常高,從劇名就可以看出來——「我們」(而不是「我」)、「一起」是出現頻率最多的兩個詞彙。其中獲得好口碑(豆瓣8分以上)的,更是清一色的群像劇,包括《最好的我們》、《一起同過窗》。以近期播出的青春劇為例,《如此可愛的我們》的主角是五個進入高中的90後少年;《穿越火線》刻畫了兩代電競人的群像;《風犬少年的天空》是七個少年的故事……相比之下,只專注於男女主角戀愛「撒糖」的青春劇在口碑上落在下風。

劉暢表示,青春劇如果要走現實主義路線,塑造群像是必然的結果。「青春劇拍得好看的,我沒有見過不是群像的。主人公要跟劇裡拍的世界發生關係,劇情自然而然會去延展其他人物的故事線,展現他們的命運和成長。」

現實主義風格是高口碑國產青春劇的另一個特點。它們都生動描摹了時代的變化對於身處其中的年輕人的衝擊和影響,有的情節稱得上真實殘酷:《穿越火線》裡的網癮戒除中心;《棋魂》裡衝段少年面臨的競爭;《風犬少年的天空》社會階層的差距,「我一生奮鬥的終點甚至不如你的起點」、「生活什麼時候給過我18歲」都戳中了年輕觀眾的痛點。

在張一白眼中,哪怕社會不同、時代不同,但青春的本質是一樣的。拍青春劇需要做的,是找到那個時代的那種感覺,也就是和現實連接起來。

至於國產青春劇未來的趨勢,劉暢覺得「青春劇」本身是一個泛概念,而不是一個定義清晰的影視劇類型。因為它不擁有固定的模式和比較封閉的創作規律。「本質上,青春劇就是講年輕人的故事,怎麼講都行,可以和很多元素結合,什麼都能裝。這也意味著它可以有更多變化的可能。」

《穿越火線》以兩個世代的玩家在一張遊戲地圖中跨時空相遇,兩人從互相懷疑到彼此信任...
《穿越火線》以兩個世代的玩家在一張遊戲地圖中跨時空相遇,兩人從互相懷疑到彼此信任、互相應援的故事。(取材自微博)

通路/網路就能播 多元選材任你挑

之前只有電視播劇的時代,遙控器更多地掌握在父母、長輩的手裡,劇集的創作就會針對這些相對年長的觀眾。而隨著互聯網的普及和視頻平台的高速發展,更多年輕觀眾獲得了選擇自己想看的內容的權利和便利。

劉暢從《最好的我們》(2016)開始和青春劇結緣,此後執導的《獨家記憶》(2019)、《棋魂》(2020),也都是青春題材。他認為國產青春劇開始繁榮,是由於視頻網站崛起和網劇的興起,吸引和增加了一波新的觀眾。

在劇組內部,變化一直在悄悄發生:從青春劇數量上的「大爆炸」到品質追求更上一層樓;從跟風IP改編加上小鮮肉的「成功模式」到在原創劇本上下功夫;從打著各種噱頭談戀愛到認真嘗試拓寬戲路選材……青春劇為什麼會迎來爆發?那就是在於網路時代年輕觀眾獲得了內容選擇權。

《匆匆那年》是朱振華創立「小糖人」後做的第一個項目,他回憶該劇籌備期間,恰好是網路視頻平台逐漸成為主流媒體的時間段。在此之前網劇給人的印象就是粗製濫造,那時起平台開始嘗試製作大規模、精品化的類型劇。

「要選符合視頻平台年輕受眾口味的題材,視野自然而然往青春劇上面走;其次要找到傳統電視劇較少涉及甚至沒有做過的品類。」

作為一部網路自製劇,《匆匆那年》的主角是一群高中生。朱振華決定用新人演員來出演,這樣成本能控制在視頻平台可承受的範圍內。以當時的市場環境,新人新面孔的劇因為缺乏收視保障,很難賣給電視台,而互聯網視頻平台卻可以靠反覆點播獲得長尾收益,給這類創新的小成本劇集提供了成長的機會。

「回過頭去看,《匆匆那年》的確成為了國產青春劇的一個分水嶺,之前青春劇數量少,之後大批湧現。實際上,用戶的需求當時已經在那裡了,我們只不過敏銳地了解到,並在別人之前把它做出來了,它是應運而生的。」

劇本/IP改編退燒 故事本身更關鍵

《匆匆那年》引領了青春劇IP改編的風潮——小說、漫畫、外國經典影視劇,甚至流行歌曲,都可以被改編成劇。中國知名作家、導演郭敬明有三部小說被改編,再加上八月長安、顧漫等作者的名字,就可以勾畫出當代流行的青春(網路)文學的大體輪廓。

不過,中國青春劇這種對IP改編的青睞和依賴,在2020年踩了剎車。統計數據顯示,2014年至2019年期間播出的青春劇,超過8成都是IP改編;2020年迄今播出的15部青春劇裡,IP改編劇的佔比下降到了3成左右。

對於青春劇的創作者來說,與其在被過度開發、價格虛高的市場上買下不那麼合適的IP,不如花時間和精力自主研發劇本。畢竟劇好不好,最後還是要看故事和人物。

《匆匆那年》根據九夜茴同名原著小說改編,它的成功也引發了國產青春劇對IP改編的追捧,最瘋狂的時候一首流行歌也可以成為改編的母本。但如何選擇合適的IP進行影視化改編是一門學問。原著粉絲數量的多少、流行程度、獲獎經歷,這些都是容易引人誤入歧途的因素。

朱振華擔任製片人的《你好,舊時光》等幾部青春劇,都有IP作為基礎,他深知原著小說的重要性。「小說給到的資料越多,創作取材範圍就越廣。比方你看到一個新聞報導,要把它變成劇本,需要做大量的社會調研,再去梳理角色、架構人物關係。這個過程小說已經做了,相當於已經給你指了一條正確的路。優秀的小說是影視創作非常重要的基礎。」

「原著受眾基礎好,對於影視化改編當然是錦上添花。但不能因為它有廣大的原著粉,不管自己能不能拍先買了再說。粉絲再多的原著小說如果不能激發你的創作欲,最後都會讓你陷入困境,要麼沒有能力拍,要麼不想拍硬著頭皮拍。」在朱振華看來,IP影視化改編的工作像是做廚師,需要找到小說文本呈現的質感,去發酵它,挖掘出人物和故事的力量,用影視化手法呈現出來。這過程中,興趣和能力都很重要。

《你好,舊時光》劇情情節生活化,能帶起共鳴感。(取材自微博)
《你好,舊時光》劇情情節生活化,能帶起共鳴感。(取材自微博)

 今年以來播出的中國國產青春劇顯示,對IP的追捧有所降溫。IP改編劇的佔比大幅下降,豆瓣8分以上的4部作品,只有一部是IP改編。劇評人「太陽以西」分析,中國青春劇連續高產了四五年,消耗的是青春網路文學差不多十年的積累,基本上有品質有人氣又便於影視化的青春小說都被改編過了。而此前很多跟風IP改編的影視劇已經證明,空有IP在手不好好做內容,觀眾和原著粉都不會買帳。

「對於青春劇的創作者來說,與其在被過度開發、價格虛高的市場上買下不那麼合適的IP,不如花時間和精力自主研發劇本。畢竟劇好不好,最後還是要看故事和人物。」

(取材自新京報)

導演 小說 中國

上一則

《法蘭克伯伯》的抉擇

下一則

年度討人厭明星 假面艾倫、家暴強哥上榜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