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金山男子跑步失蹤3周 陳屍公園偏遠樹下被發現

南京確診者赴揚州打4天麻將…讓一座城淪陷了

好萊塢白人救世主邏輯 在紐西蘭栽觔斗

紐西蘭總理阿爾登在基爾伯尼清真寺 (Kilbirnie Mosque) 擁抱一名穆斯林。(Getty Images)
紐西蘭總理阿爾登在基爾伯尼清真寺 (Kilbirnie Mosque) 擁抱一名穆斯林。(Getty Images)

近期,一部以2019年紐西蘭槍擊案為背景的電影進入籌拍階段,卻引發紐西蘭民眾的強烈反彈,甚至發起了簽名抵制活動,令影片的前景變得不甚明朗。

2019年3月15日,澳洲白人男子Brenton Tarrant持槍襲擊位於紐西蘭第三大城市基督城的光明清真寺和林伍德伊斯蘭中心,造成51人死亡,震驚全球。事件發生後,紐西蘭總理阿爾登(Jacinda Ardern)第一時間對全體國民發言,提到「他們選擇了以紐西蘭為家,這裡就是他們的家。他們就是我們。用暴力來針對我們的人,不是我們中的一員,在紐西蘭沒有他們的容身之處」。阿爾登的這番言論,成功地將受襲穆斯林社群與全體紐西蘭國民團結在了一起,也連帶推高了她的人氣。

而一部名為《他們就是我們》(They Are Us,暫譯)的電影已確定立項,在坎城影展的交易市場上預先尋找有意的買家與合作方。該片由曾參與製作過《王者之聲》(The King’s Speech)、《異星入境》(Arrival)等片的好萊塢獨立電影公司「電影國度」(FilmNation Entertainment)企畫製作,由曾拍攝過《鐘點戰》(In Time)、《軍火之王》(Lord of War)等影片的紐西蘭著名導演安德魯尼可(Andrew Niccol)自編自導。飾演阿爾登的是澳洲出生、曾出演《X戰警》 (X-Men)系列、《彼得兔》(Peter Rabbit)的好萊塢知名演員蘿絲拜恩(Rose Byrne)。

以紐西蘭總理處理清真寺槍擊案為主題的電影《他們就是我們》預定由澳洲籍好萊塢女星蘿...
以紐西蘭總理處理清真寺槍擊案為主題的電影《他們就是我們》預定由澳洲籍好萊塢女星蘿絲拜恩主演。(Getty Images)

受害家屬憤怒:在傷口撒鹽

影片的內容正是關於2019年紐西蘭恐襲事件發生之後,阿爾登總理如何通過傳播友愛與團結的訊息,成功將紐西蘭這個國家重新凝聚在一起的故事。導演安德魯尼可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該片重點不在於恐襲本身,而在於恐襲發生後的應對,「影片要講的是共通的人性,是我們如何依靠人與人之間的愛和彼此支撐,來克服這種前所未有的極端仇恨暴行」。

很快,《他們就是我們》即將開拍的消息傳回紐西蘭國內,立刻引來大批紐西蘭國民的反對。抗議聲勢最劇的,自然還是當地的穆斯林社群。他們紛紛表示,距離恐襲事件發生才剛過去兩年多的時間,許多傷者和死者家屬的內心創痛根本未及平復,此刻就來拍攝電影,無疑是在傷口撒鹽。而且,開拍確定之前,理應來找他們這些當事人、親歷者了解一下事件發生的前前後後,徵得他們的同意和諒解,像現在這樣,貿然就已傳出了要開拍電影的消息,對於受害群體來說,實在欠缺應有的尊重。

 此外,當地穆斯林作家穆哈邁德哈桑(Mohamed Hassan)在紐西蘭先驅報撰文,批評《他們就是我們》純屬好萊塢慣用的「白人救世主敘事模式……實在是令人作嘔」。他譴責製片方明明放著那些受害者的故事不去拍,反而將焦點放在了總理阿爾登如何平息事態的危機管理之上,讓整個恐襲事件變成了襯托阿爾登一人光輝形象的背景板,「吃人血饅頭」的做法,充分顯出了好萊塢電影的「麻木不仁」。

父親不幸在事件中遇難的當地穆斯林居民穆哈邁德穆斯塔法更是在受訪時一針見血指出,類似這種白人救世主的敘事模式,根本就是好萊塢一手創造出來的偽命題。「這件事情裡,哪裡有什麼救世主啊?阿爾登是救世主嗎?存在救世主的話,就不會有51個受害者了!」

很快,呼籲抵制電影《他們就是我們》的關鍵詞,就登上了紐西蘭各大社交媒體的頭條。網友紛紛呼籲,千萬不要為該片拍攝提供場地或人力的任何協助,一定要令其陷入無外景地可用、無臨演可找的尷尬境地。同時,一項在網上發起的抵制《他們就是我們》的活動,三天時間便已收集到六萬多人簽名。發起簽名活動的紐西蘭全國以色列青年協會表示,「這本應該是一個關於受難者的故事,而不應該是關於阿爾登的故事。」

2019年紐西蘭基督城兩座清真寺發生槍擊事件,導致50人喪生,圖為案發後Al N...
2019年紐西蘭基督城兩座清真寺發生槍擊事件,導致50人喪生,圖為案發後Al Noor清真寺外有警察巡邏。(Getty Images)

劇本原型主角 紐總理也切割

面對如潮的反對聲,阿爾登在6月14日做出公開回應。她表示,自己對於這部電影,事先也是全不知情,未來肯定也不會參與其中。和那些提出抵制這部電影的紐西蘭人一樣,她也覺得現在就拍這麼一部電影,時機還很不成熟,而且就算要拍,也絕對不該以她作為焦點。「關於那一天發生的事,可拍的故事有許許多多,但我並不覺得我的故事可以是其中之一。」

顯然,素來以思想進步開明而著稱的紐西蘭總理,迅速與這部問題電影做了切割,以避免進一步陷入爭議泥淖。但湊巧的是,也就是她回應的當日,又傳出了她有一本新傳記將面世的消息。

傳記名為《阿爾登:同理心領導術》(Jacinda Ardern: Leading with Empathy),主打的賣點,是記者瓦尼針對阿爾登的獨家專訪,但這卻讓熟悉總理的紐西蘭國民起了疑心:過往,關於阿爾登的個人傳記先後出版過多本,卻從沒有哪位作者能專訪到阿爾登。向來秉持高調做事、低調做人風格的她,並不怎麼願意自己成為媒體關注的焦點,也因此這本新傳記所主打的獨家專訪內容,難免令人產生各種聯想。

迫於壓力,阿爾登後來又站出來與這本新書做切割。阿爾登不客氣地指出,是記者故意欺騙了她,才拿到了那些獨家採訪內容。「她是2019年時找上我的,採訪時說的是這本書要寫大約十來位全球各地女性政治人物,整體談一談女性和領導藝術的問題。」阿爾登堅稱,自己是在獲悉此書不會單單只寫她一人的前提下,才答應接受採訪的。

傳記作者之一的卡爾哈特否認己方有意誤導總理,而是將問題推給了新冠疫情。「當初的想法,確實是要採訪十多位女性政客,但之後因為疫情的關係,很多計畫都不得不放棄了,但我們又覺得,阿爾登的這部分內容,單獨成書也很有說服力,於是改變了原本的寫作計畫。關於這一點,我們早先就和總理辦公室有過溝通,還將這本書的封面發給他們看過。」

劇組回應批評:別先入為主

在阿爾登批評《他們就是我們》拍攝方向「畫錯重點」的隔天,面對由紐西蘭本土迅速蔓延至全球的抵制聲浪,電影《他們就是我們》片方終於出面回應。

製片人艾曼賈馬爾(Ayman Jamal)找來2019年被襲的光明清真寺的發言人,發表聯合聲明,澄清說影片籌措期間,確實走訪過多位受難者家屬和事件親歷者,而且也取得了光明清真寺負責人賈馬爾阿訇和林伍德伊斯蘭中心負責人的協助。此外,關於影片劇情,他也補充說,之前網上流傳的版本過於簡單,不符合實情;其實總理阿爾登也只是該片將要表現的多個環節之一罷了,除她之外,那些受難者以及恐襲發生時或挺身而出與兇手搏鬥或協助救死扶傷的紐西蘭普通老百姓,也都會有重點描繪。

他甚至還援引《兔嘲男孩》(Jojo Rabbit)、《93航班》(United 93)和《0722:極右挪威》(22 July)三部開拍之初也曾遇到過網友非議的影片為例,奉勸廣大觀眾切勿有先入為主的偏見,因誤會而妄下判斷,還是應該要等電影拍出來後再做客觀判斷。

《他們就是我們》製片援引對二戰德軍有重點描繪的《兔嘲男孩》當例子,奉勸反對者不要...
《他們就是我們》製片援引對二戰德軍有重點描繪的《兔嘲男孩》當例子,奉勸反對者不要有先入為主的偏見。上圖為《兔嘲男孩》劇照。(取材自IMDb)

紐西蘭宗教、政界 均表示「不歡迎」

或許,紐西蘭人民還是應該再多給《他們就是我們》一些機會,或許,真的是在信息傳播的過程中,出現了不必要的誤會與曲解。

不過,也就在製片人艾曼賈馬爾發布澄清聲明之後沒過多久,林伍德伊斯蘭中心負責人致電紐西蘭先驅報做了新的說明,表示自己絕對不會協助該電影的攝製,而製片人聲稱曾取得其協助的說法,也與事實真相不符。「我告訴他們的是,不,我不支持,我也不會參與。在我看來,拍攝這樣一部電影,這就像是將什麼人被強暴的事給拍成電影,然後再放給被強暴者的家里人看一樣。」

至於光明清真寺那邊願意與製片方合作的決定,林伍德伊斯蘭中心負責人則表示自己無法理解,但卻會尊重。「但就我這邊而言,絕大部分的受難者家屬和事件親歷者,都不希望有人拍攝這樣一部電影。因為這就像是二次傷害,重新揭開傷口,就是這樣。」

此外,基督城市的市長也出面表態。她表示,該片若要到本地取景的話,「肯定不會受到歡迎」。

面對外界排山倒海的質疑聲浪,原定負責該片在紐西蘭實際拍攝工作的製片人菲利帕坎貝爾(Philippa Campbell)宣布自己已由《他們就是我們》劇組辭職。「我充分聽取了大家的意見,認識到了現在就拍攝這樣一部電影,時機不夠成熟,本人決定不再參與這麼一部為大家帶來諸多困擾的電影。」

(取材自澎湃新聞)

紐西蘭總理阿爾登在基督城槍擊案後,前往受害清真寺敬獻花圈並會見伊斯蘭社區領袖。(...
紐西蘭總理阿爾登在基督城槍擊案後,前往受害清真寺敬獻花圈並會見伊斯蘭社區領袖。(Getty Images)

電影 好萊塢 社群

上一則

湯姆漢克斯投書:勿忘土耳沙種族屠殺

下一則

「被偷走的明天」開鏡 劉以豪第三度搭檔娜扎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