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Delta比Alpha毒千倍 佛奇:再有新變種 麻煩就大了

德州預售屋1天賣130棟 中國買家最多「視訊就買了」

娜塔莉波曼、蓋兒賈朵特 以巴戰火下的同族分裂

好萊塢同樣出身以色列的女星娜塔莉波曼(左)與蓋兒賈朵特(右)對於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立場截然不同。(Getty Images)
好萊塢同樣出身以色列的女星娜塔莉波曼(左)與蓋兒賈朵特(右)對於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立場截然不同。(Getty Images)

「應許之地」上綿延世代的以色列與巴勒斯坦血恨,前陣子又爆發戰火,最後在埃及與美國的調停下,雙方已於5月21日清晨宣布停戰。在這場血腥衝突中,除了以色列與加薩的對抗,還切分出更多細微的亂鬥支線,甚至連北美猶太人與以色列猶太人、好萊塢女星娜塔莉波曼(Natalie Portman)與蓋兒賈朵特(Gal Gadot)的立場都出現摩擦與分歧。

雖然以色列與巴勒斯坦近期的這波衝突,是根基於歷史悠久且複雜的種族、政治等問題,但之所以爆發在此時的近因,起源自4月穆斯林齋戒月開始之際的「耶路撒冷衝突」。當時,以色列政府以防疫考量與政治敏感氛圍為由,突然宣布禁止穆斯林在東耶路撒冷舊城區大馬士革門前的古蹟空地聚集。

以色列政府的說詞卻引發巴勒斯坦人與以色列阿拉伯裔青年的反彈,不僅是因為齋戒月群聚對穆斯林的重要性,令人質疑的是,同樣作為宗教儀式,為何先前數個猶太教節日的集會活動都沒有遭到禁止?自此,巴勒斯坦青年開始發動抗議,試圖拆除路障、突破封鎖進入大馬士革門前,警察也進而採取催淚瓦斯與橡膠子彈等鎮壓手段,使得衝突愈趨緊張升溫。

根據以色列媒體的說法,衝突越演越烈的起因,來自於「抖音」的幾部爭議影片,內容中是巴勒斯坦的青年,在街上隨機攻擊落單的猶太居民,因此激怒了在以色列的極右派與猶太屯墾者,在極右派的猶太激進民族主義團體「火焰」(Lehava)的號召下,針對耶路撒冷穆斯林區發動了多次的「暴力突襲」,從4月下旬開始演變成大規模的「集體種族報復」。

圖為5月7日,以色列警察朝阿克薩清真寺丟擲手榴彈驅逐巴勒斯坦人。(路透)
圖為5月7日,以色列警察朝阿克薩清真寺丟擲手榴彈驅逐巴勒斯坦人。(路透)

娜塔莉波曼同情「巴」 被轟叛徒

在5月以巴衝突激化、受到國際關注之際,具有以色列背景的娜塔莉波曼以及蓋兒賈朵特,兩位好萊塢明星分別在社群平台上表達各自的立場並引發論戰。

娜塔莉波曼轉發了一名美國演員的貼文,以懶人包的方式說明耶路撒冷謝赫・賈拉迫遷案到底是怎樣的迫害?對巴勒斯坦人如何不公平?這個表態立刻在社群網路上引起很大漣漪,特別是許多巴勒斯坦人的聲援團體,對娜塔莉波曼的表態感到非常的驚訝甚至感動。同時也引發很多衝突。有以色列演員表示,娜塔莉波曼傷害且背叛同胞,質疑她為什麼都沒有提及哈瑪斯發射火箭?為什麼都沒有認可同胞活在恐懼之中?

雖然娜塔莉波曼的以色列人身分時常受到質疑,即便長期在美國生活,但她確實出生於耶路撒冷並且具有雙重國籍,認可以色列為祖國。過往娜塔莉波曼跟以色列關係十分密切,不僅會回以色列捐贈投資,也為以色列的文化遺產,甚至文化政策提供支持與協助。

蓋兒賈朵特力挺「以」 強調生存

而與之時常一同被討論的,便是神力女超人蓋兒賈朵特。這次的衝突中,蓋兒賈朵特發表了聲明,內容雖然沒有指責巴勒斯坦或哈瑪斯,只是強調以色列也有和平生存的權利、祖國愛好和平,希望這種惡意交集的衝突不要再發生。

但從過往至今的中東衝突,都可以在蓋兒賈朵特的社群網路上,看見相對同情以色列國防軍的內容,也因此招來批評,認為她只是片面強調以色列的被害形象,沒有提及因為以巴衝突而造成巴勒斯坦的死傷與難民問題等。

不過,相比娜塔莉波曼來說,蓋兒賈朵特的背景確實相對單純,在以色列出生、成長,且曾經在國防軍服過兩年兵役,這段經驗在她演藝生涯也不斷被提起,蓋兒賈朵特所發表的內容,也正是反映了她的成長過程或是人生經驗。

蓋兒賈朵特2004年曾代表以色列參加環球小姐大賽。(Getty Images)
蓋兒賈朵特2004年曾代表以色列參加環球小姐大賽。(Getty Images)

美國年輕猶太裔的矛盾

至於娜塔莉波曼的態度,所反映則是美國比較進步派的猶太裔年輕社群,對於以色列抱持著一種矛盾的態度,過往從1948年以色列建國之後,以色列其實是主打希望促成多元的共濟跟扶持:因為大家都是移民,來自各地不一樣的人,在這塊土地上,只有彼此團結才能繼續生存下去。

然而隨著國際局勢的演變,這幾年其實比較主流的政治思想,反而是猶太民族主義——在法律上,以宗教跟血緣的方式,來辨別是否為猶太人。如果不是猶太人,那就不能算是完整的公民。也變成是某種程度上變相承認,以色列是一個宗教、神權的國家,若要成為公民,就必須要是猶太教徒。

以色列所主張的猶太民族主義立場,在近年引發美國猶太裔社群的反彈,其中便包括娜塔莉波曼。

在2018年之後,她多次拒領以色列頒發的和平獎項,過往積極扶植的以色列影視、文化發展。在此之後也都是抱持著相對抵制或抽離的態度。

過往娜塔莉波曼與家鄉以色列關係十分密切,圖為她2016年在加州參加以色列電影節3...
過往娜塔莉波曼與家鄉以色列關係十分密切,圖為她2016年在加州參加以色列電影節30周年慶典晚宴,並接受電影成就獎。(Getty Images)

娜塔莉波曼曾提到,她不認可以色列國家民族法案的推動,並認為以色列已經變成一個種族隔離的國家,藉由壓迫巴勒斯坦人或其他民族而得利。

飾演漫威英雄「綠巨人浩克」的馬克魯法洛(Mark Ruffalo)同樣是這次公開聲援巴勒斯坦的巨星之一,他在個人Twitter上以「#SheikhJarrah」關懷面臨驅逐命運的謝赫.賈拉案,直言「以色列對於巴勒斯坦人的作為已違背良知」、應予以制裁。馬克魯法洛的發言儘管也得到許多人支持,但針對他的質疑意見,也邏輯謬誤地指控他是「反猶太、反以色列」。馬克魯法洛的回應意見,或許也可做為這些針鋒相對的最佳反思:反對以色列政府的暴政,並不代表就是反對猶太人。不認同以色列對巴勒斯坦的作為,但也不表示你可以合理化對猶太人或以色列的種族仇恨。

在大屠殺之後,有很多以色列人的反思認為,不要讓這種事發生,但這句認同的究竟是,我要讓自己強大到沒有人能宰制我的命運,要不擇手段地強調生存權?還是我曾經是受害民族的立場,我永遠都不能坐視世界上,再發生類似的悲劇,儘管是在其他種族身上?這些辯證隨著以巴衝突加劇,在猶太社群仍是難解的命題。

馬克魯法洛是這次公開聲援巴勒斯坦的好萊塢明星之一。(Getty Images)
馬克魯法洛是這次公開聲援巴勒斯坦的好萊塢明星之一。(Getty Images)

娜塔莉波曼、浩克呼籲關注的議題:謝赫.賈拉區拆遷驅逐案

位於東耶路撒冷舊城區北側的「謝赫.賈拉」,自中世紀以來就是阿拉伯穆斯林居住的老城社區。到了18世紀下半葉,許多歐洲猶太財團與「復國基金會」開始群起透過中間人、在耶路撒冷與巴斯坦斯買地。其中一塊的收購屯墾點,就落在耶路撒冷的謝赫.賈拉,由猶太財團於1870年代向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合法買下」。

但這塊被猶太屯墾者合法購得的開發土地,卻在日後的種族衝突中成為不同信仰爭奪的衝突前線。在1948年「第一次以阿戰爭」中,雖然猶太人成功建立了獨立的以色列,但東耶路撒冷卻被約旦率領的阿拉伯聯軍所攻占——包括謝赫.賈拉的猶太人土地在內,全都被併入約旦王國的國土。

由於第一次以阿戰爭造成的族群版塊分離,謝赫.賈拉一帶也被約旦的新統治者重畫,並分配為巴人安置住宅區。但以色列在1967年的「六日戰爭」中全面擊潰了約旦,全面占領了東耶路撒冷與約旦河西岸等地區,如今的以色列版圖自此成形。

雖然以色列重新占領東耶路撒冷,但在聯合國與國際社會的認定上,東耶路撒冷仍是以色列的軍事占領區,按照聯合國安理會決議,以色列必須退回1967戰爭前的邊界,交還東耶路撒冷在內的占領區——而就政治與民族情感而言,歷代以色列政府都堅決不放棄耶路撒冷的完整主權。

謝赫.賈拉的訴訟案,主要針對於幾個1948年後才定居於此的阿拉伯裔家庭。控方認為,此區土地是由猶太財團於1870年「合法收購」,因此無論是產權承認還是戰爭歸鄉權,都應回到1948年以前的狀況,歸猶太屯墾所有;但代表巴人家庭的辯方則認為,留居於此的阿拉伯家庭,也同樣是於1948年後從約旦政府手中合法買地,並且有世代居住於此地的事實證明,當前控方要求的強制驅逐迫遷、把土地交給猶太屯墾者的作法,並不合理。

相關的訴訟議題對於戰爭土地權的的認定也極為混亂與複雜。因為1948~1967年間,此區土地雖然由約旦占領並獲國際承認,但在六日戰爭戰敗後,約旦也於1994年與以色列簽署「關係正常化」的建交和平協議,但約旦卻將東耶路撒冷與約旦河西岸的主權權力轉交給巴勒斯坦政府。但也因此究竟誰有這塊「宗教聖域」的真正主權?自此也變成政治優先於事實法律的各說各話大亂鬥。

謝赫.賈拉的阿拉伯裔家庭會不會被強迫拆遷失去家園,最終纏訟到了以色列最高法院,原本預計在5月10日當天宣佈判決——但目前判決時程,已在以色列司法部的要求下,以「社會秩序維安」問題為由,確定暫停公告往後壓延——唯因該爭議而散布下來的衝突種子早已升溫,並於4月中旬穆斯林齋戒月開始後,逐層引爆失控的仇恨衝突。

(取材自聯合新聞網轉角國際)

圖為左方以色列的鐵穹防禦系統正攔截從加薩發射的火箭彈。 (Getty Image...
圖為左方以色列的鐵穹防禦系統正攔截從加薩發射的火箭彈。 (Getty Images)

以色列 猶太 社群

上一則

陳嵐抱怨想回陸打疫苗 向佐父親節曬全家福:期待重逢

下一則

馬文蓋伊反戰神曲50周年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