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失去了方向感」拜爾絲再退高低槓、跳馬決賽

圖輯/美第16金 女飛魚雷德基800米自由式再封后

Netflix當金主後...韓劇變了

Netflix從2018年起大量投資南韓影視,也參與製作韓劇。(路透)
Netflix從2018年起大量投資南韓影視,也參與製作韓劇。(路透)

好萊塢近年吹起一股韓流熱潮,在南韓名導奉俊昊執導的黑色驚悚片《寄生上流》(Parasite)稱霸去年的奧斯卡獎後,今年韓裔美籍導演鄭李爍的作品《夢想之地》(Minari,又譯米納里),不只囊括包含金球獎最佳外語片等逾70個各大國際獎項,飾演祖母的尹汝貞更拿下奧斯卡最佳女配角。南韓的文化產業除了有政府的大力支持與推動,許多跨國製片公司如Netflix也捧著銀彈合作,無形中改變了當地影視的題材走向。

現今南韓影集的製作「冰火兩重天」成為常態,畢竟電視觀眾不斷流失,本土市場的承載能力也有限。若是小型製片公司製作、非當紅電視台播出,那麼製作經費往往捉襟見肘;而自從2018年Netflix大舉進入南韓,並加大與當地重量級電視台合作後,也參與投資韓劇,這些戲除了在本土電視播放外,也在全球的Netflix平台播出,製作經費上,自然是不差錢了。

因此,這幾年大部分Netflix參與投資的韓劇,16集製作經費都是百億韓元級別的(1億韓元約876萬6000美元)。如果有頂級韓流明星或一線實力派演員參與,那麼製作經費會翻倍(見上表)。近期開播、由宋仲基領銜主演的《黑道律師文森佐》(Vincenzo,下文簡稱《文森佐》),以及曹承佑、朴信惠演出的《薛西弗斯的神話》(Sisyphus: the myth),都是16集,製作經費也都達到200億韓元。

Netflix投資製作的韓劇《黑道律師文森佐》(左)與《薛西弗斯的神話》(右)皆...
Netflix投資製作的韓劇《黑道律師文森佐》(左)與《薛西弗斯的神話》(右)皆超過200億韓元。(取材自IMDb)

大製作 大明星 大野心

這些韓劇也呈現出新的特徵:除了大投資、大製作、大明星外,更關鍵的是內容的轉向更具有國際野心。

在早前韓流橫掃亞洲這一階段,韓劇的主打是言情偶像劇。看似老套的類型劇,南韓編劇們妙筆生花、不斷推陳出新,南韓歐巴的旋風颳過一陣又一陣。玄彬、趙寅成、宋仲基、金秀賢、李敏鎬等韓流巨星,至少都有那麼一兩部爆款偶像劇。

不過當中國政府祭出「限韓令」、Netflix投資進來後,韓劇進入新階段,也多了一個世界級的宣發平台。雖然Netflix首部南韓自製劇《屍戰朝鮮》(Kingdom)編劇金銀姬的說法「Netflix不提意見只給錢」在網路上廣為流傳,但這多少也有誤會的成分,事實是:Netflix的確潛移默化影響韓劇的創作。畢竟對於以「文化立國」的南韓來說,韓流不僅有創造外匯的功能,更承擔著國家形象輸出、文化軟實力建設的使命。

Netflix首部南韓自製劇《屍戰朝鮮》獲得巨大的成功。(取材自IMDb)
Netflix首部南韓自製劇《屍戰朝鮮》獲得巨大的成功。(取材自IMDb)

從2019年宋仲基的《阿斯達年代記》到2021年同樣由宋仲基主演的《文森佐》,Netflix參與出品的韓劇,肉眼可見的一個巨大變化是:它們試圖從南韓走向世界,有了更濃烈的國際化色彩。

從鬥財閥 鬥到跨出國界

《阿斯達年代記》跳脫南韓的範疇,試圖以人類原始時期部落之間的權力鬥爭,探討人類文明的起源——這是一個多麼宏大的命題;《阿爾罕布拉宮的回憶》幾乎都在西班牙拍攝,《浪行驚爆點》有大量戲分在摩洛哥拍攝;在《The King:永遠的君主》的平行世界裡,大韓帝國GDP全球第四,日韓發生戰爭,大韓帝國國王親自出征……。《文森佐》也有著國際化的烙印,宋仲基飾演的文森佐,是義大利黑手黨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法律顧問,在義大利大殺四方。

《阿斯達年代記》以人類原始時期部落之間的權力鬥爭探討文明的起源。該戲為南韓電視劇...
《阿斯達年代記》以人類原始時期部落之間的權力鬥爭探討文明的起源。該戲為南韓電視劇史上拍攝成本最高之作,但收視率不如預期。(取材自IMDb)

在故事主題、敘事模式上,這些韓劇也開始借鑒美劇和好萊塢大片的特色,試圖將故事與南韓本土的背景、人物、熟悉的故事類型進行融合。因此,權鬥、科幻這類主題尤其得到偏愛。

罵財閥、鬥權貴本來就是南韓影視劇的特長,這也是全世界觀眾喜愛的題材。Netflix出品的韓劇只不過是「變本加厲」了,讓權錢勾結的陰謀更駭人聽聞一些。比如《浪行驚爆點》把美國的軍火商也牽扯進來,《文森佐》裡的財閥堂而皇之以研發藥品的名義販毒……都能把海外觀眾唬得一愣一愣的。

科幻主題是跨國界的,這也是Netflix上一些大製作韓劇的嘗試。《阿爾罕布拉宮的回憶》是現實世界與遊戲世界來回穿梭;這一次《薛西弗斯的神話》玩更大,過去與未來來回穿梭,而且其世界觀設定更複雜,反正就是把《魔鬼終結者》(The Terminator)、《時空特警》(Timecop)、《天能》(TENET)等大片中的各種元素一鍋燉了。如果你看導演諾蘭(Christopher Nolan)的《天能》覺得暈,那麼釐清《薛西弗斯的神話》的設定也差不多是一個感受,更可怕的是,它是一部劇集,有著更多冗餘無效的情節。

《文森佐》、《薛西弗斯的神話》的格局都更大了,可惜的是,兩部戲在華語圈的口碑稱不上理想。以它們在中國的口碑為例,宋仲基的《文森佐》的效應遠不如《太陽的後裔》,豆瓣評分也僅是及格;曹承佑的《秘密森林2》封神,《薛西弗斯的神話》讓不少韓粉對黃始木(曹承佑在祕密森林中的名字)的濾鏡都要碎了。

《薛西弗斯的神話》卡司強大,由曹承佑(左)與朴信惠(右)主演。(取材自Netfl...
《薛西弗斯的神話》卡司強大,由曹承佑(左)與朴信惠(右)主演。(取材自Netflix)
《秘密森林》系列由中曹承佑飾演主角黃始木,是許多人心中的偶像。(取材自Netfl...
《秘密森林》系列由中曹承佑飾演主角黃始木,是許多人心中的偶像。(取材自Netflix)

攜電視台 明星重於劇情

如果說活屍劇《屍戰朝鮮》(爛番茄評分96%、紐時評論為2020年最佳國際劇集)與驚悚劇《Sweet Home》(Netflix自開創以來在美最多觀眾收看的劇集第三名)等Netflix原創劇的成功,是因為踐行了「本土的才是世界的」;那麼南韓本土電視台與Netflix合作的巨製韓劇,多少都有些主題先行,本土與世界之間有著很生硬的拼貼感。比如文森佐在義大利放火燒莊園的橋段,就是典型的「韓式意淫」,下一個情節文森佐返韓,立即被不入流的劫匪洗劫一空,讓文森佐的人設顯得分裂。

《薛西弗斯的神話》則處處體現了編劇野心很大、能力不足的尷尬。可以看出編劇看過無數時光旅行的電影,也大量借鑒元素,卻無法落地到一個有效的本土故事框架裡。複雜的設定華而不實,雖然大動作場面目不暇接,故事卻不吸引人。

另外一個問題是,演員、人設大於角色。一部戲裡有新穎的人設、精采的表演可以讓觀眾難以忘懷,但最根本的是,角色在故事中是合理的、融洽的,角色的邏輯並沒有讓位於人設或演員的個人魅力。

驚悚劇《Sweet Home》由新人演員宋江挑大樑,口碑不俗。(取材自Netfl...
驚悚劇《Sweet Home》由新人演員宋江挑大樑,口碑不俗。(取材自Netflix)

Netflix的原創韓劇,沒那麼注重卡司陣容,《Sweet Home》是新人演員挑大樑,口碑不俗;但與電視台合作的韓劇,反倒更側重卡司陣容。一方面,電視台需要藉助大明星招商,另一方面,電視台也需要藉助韓流巨星說服Netflix投資。因此,電視台與Netflix合作的韓劇,都極力在劇集中凸顯韓流巨星的魅力。

公正地說,《文森佐》並不難看,並且劇情也在漸入佳境,收視率不斷攀升。可如果你看過編劇前一部大獲成功的《熱血司祭》(The Fiery Priest),就會對《文森佐》感到失望,因為兩部韓劇的主題與人設基本一致,只不過把金南佶-李荷娜,換成宋仲基-全汝彬,而前者與角色更貼近。《文森佐》讓宋仲基各種擺帥氣造型,帥是真的帥,但演員宋仲基大於角色文森佐。

《薛西弗斯的神話》讓人難言滿意,它是很典型的人設大於角色,導致角色失真的案例。曹承佑飾演的韓泰術有多誇張呢?可以徒手修飛機,是製彈專家,是上市公司量子與時間的創始人,是天才工程師……簡直就是超級英雄附體了。你看他幾近無所不能,每一場死裡逃生也不會帶給你真正的緊張,觀眾沒有辦法與他達成情感上的共鳴。

曹承佑在《薛西弗斯的神話》中神手修飛機。(影片截圖)
曹承佑在《薛西弗斯的神話》中神手修飛機。(影片截圖)

韓劇已經成為Netflix在亞洲最重要的布局。Netflix方面表示,2021年Netflix將在南韓內容製作方面投資5億美元。這無疑是讓人羨慕的,Netflix不僅給韓劇輸血,也為韓流提供了極好的走出去的機會。

不過,它也蘊含挑戰。大製作、大投資、大明星的韓劇固然爆款的機率更大,但歸根結底還是離不開好劇本。編劇中心製,才是韓劇的核心競爭力。如果為了迎合韓流巨星,讓角色與演員本末倒置,讓演員壓過角色,哪怕觀眾為了演員而觀看,也會因為拉垮的劇情選擇棄劇。

(取材自澎湃新聞)

Netflix 韓劇 南韓

上一則

引退已有時間表?周華健爆曾允諾家人「最後期限」

下一則

40歲前終結單身 前「關8」成員澀谷昴宣布閃婚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